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党史   
聂荣臻回忆录
第八章 长征   突破敌人第一、二、三道封锁线
聂荣臻
下载:聂荣臻回忆录.txt
本书全文检索:
       一九三四年十月,历史上著名的长征开始了。长征之前,一军团在福建打了温坊,奉命回到瑞金待命。我和林彪提前一天赶到瑞金。周恩来同志找我们单独谈话,说明中央决定红军要作战略转移,要我们秘密做好准备,但目前又不能向下透露,也没有说明转移方向。转移之前,要一军团先到兴国抗击和迟滞周浑元纵队的进攻,以便掩护各路红军到预定地域集结。当时保密纪律很严,所以我们也没有多问。听说毛泽东同志这时候也从外地回到瑞金了,我提议去看看他,就和林彪一起去了。毛泽东同志见到我们很高兴,说:“你们为什么到这里来呀!”我说:“我们回来了,接受新任务来了。”毛泽东同志故意反问:“什么任务?”我回答说:“要转移。”当时称长征不叫长征,叫转移。因为并非预定了要走二万五千里,只是要先转移到湘西去,和二、六军团会师,以后再作计议。
       当时,先遣队已提早出发了。七月份,寻淮洲、乐少华、粟裕等同志领导的红七军团组成了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早已首途北上。随后在赣东北与方志敏 ......

   非注册付费用户仅能浏览前500字,更多内容,请 注册或付费

本站图书检索

本书目录

目录

第一章 青少年时期
第二章 留法勤工俭学
   远涉重洋
   留法勤工俭学
   世界观的转变
   在莫斯科的日子里
第三章 回国参加大革命
   到黄埔军校
   北伐战争和在武汉军委
第四章 南昌起义
   从武汉到九江
   在马回岭
   在南昌
   南下
   失利之后
第五章 广州起义
   起义之前
   起义经过
   失败之后
第六章 白区斗争
   在香港广东省军委
   顺直省委
   在上海
第七章 在中央革命根据地
   去中央革命根据地
   到红一军团工作,参加打漳州
   水口战役和乐安、宜黄战役
   到建宁、黎川、泰宁开辟新区,鏖战浒湾
   反第四次“围剿”
   第五次反“围剿”之前
   参加第五次反“围剿”
   政治思想工作
第八章 长征
   突破敌人第一、二、三道封锁线
   奔袭道县,强渡湘江,突破敌人第四道封锁线
   黎平会议和渡乌江
   打开遵义,中央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
   四渡赤水和遵义会议后的余波
   过彝族区,强渡大渡河
   翻越夹金山与四方面军会师
   过草地,与张国焘的斗争
   出腊子口,在吴旗镇打骑兵结束长征
   打直罗镇 献奠基礼
第九章 在陕北
   东征
   西征和红军三大主力会师
   山城堡战斗
第十章 开赴抗日前线
   洛川会议前后
   冒雨出征
   首战平型关
   五台分兵
第十一章 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的初创
   受命之后
   从五台到阜平
   边区党政机构的建立
   开辟冀中平原根据地
   冀东的开辟与反复
第十二章 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的巩固
   人民充分发动起来了
   改造杂色武装
   游击战与歼灭战
   反磨擦斗争
第十三章 晋察冀根据地的建设
   政策是重要保证
   《双十纲领》
   反敌经济封锁的斗争
   边区的文化
   有朋自远方来
第十四章 百团大战
   正太路破袭战
   扩大战果
   胜利中的问题
   大战中的插曲
第十五章 在反“扫荡”的战火中
   “铁壁合围”的破产
   冀中“五一”反“扫荡”
   艰苦的一九四二年
   向“敌后之敌后”挺进
第十六章 在延安的日月
   从敌后回延安
   延安整风
   抗日战争的胜利
   关于创建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的基本经验
第十七章 解放战争前夕
   飞回晋察冀
   在历史的紧要关头
   支援东北
   反击傅作义进犯
   停战前夕的争夺战
第十八章 在解放战争初期
   大同集宁之战
   撤离张家口
   涞源会议前后
第十九章 变被动为主动
   三战三捷
   清风店歼灭战
   乘胜夺取石家庄
第二十章 党中央来到晋察冀
   毛泽东同志来了
   敌机轰炸城南庄
   在整个的棋盘上
第二十一章 在平津战役中
   文章从西线做起
   和平解放北平
第二十二章 建国初期在总参谋部
   我一生中最繁忙的时期
   解放战争的后期作战
   军队的建设
第二十三章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
   判断与决心
   工作重点移向抗美援朝
   抗美援朝中的后勤工作
第二十四章 在科学技术战线上
   简介
   我们面临的困难
   十二年科学规划
   组建机构
   组织队伍
   中苏科技合作中的波折
   坚持攻关
   科学十四条
   丰硕的成果和新的起点
第二十五章 关于林彪的几个问题
   简介
   战争年代林彪的问题
   所谓“杨余傅事件”
   所谓“二月逆流”
   所谓“第一个号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