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报刊

[社会]西式语境下的“西藏问题”
作者:贾 玥

《新华月报(天下)》 2008年 第05期

  多个检索词,请用空格间隔。
       
       [媒体视角]
       
       ■“做人不能太CNN”
       “3·14”事件发生后,德国、英国、美国等西方媒体迎来了一场狂欢盛宴。他们似乎终于等到了来自古老中国的“重大新闻”,“耸动”的新闻标题已经满足不了他们,于是干脆胡编乱造更能吸引眼球的“故事”。拉萨遭遇“藏独”暴徒“打砸抢烧”之后,兴奋的德国人甚至将西藏新闻放在了比他们的总理默克尔赴以色列“谢罪”更显要的位置。有才的中国网民更是将西方媒体此番“新闻闹剧”总结为“做人不能太CNN”,而CNN等西方媒体在报道中歪曲事实的拙劣表演也引起了中国政府的高度关注:4月15日,外交部发言人姜瑜就CNN主持人卡弗蒂辱华言论予以强烈谴责(这位主持人在转播北京奥运圣火在旧金山传递时,曾妄称“在过去50年里中国人基本上一直都是一帮暴民和匪徒”)。4月16日,外交部新闻司司长刘建超在召见CNN驻京分社负责人时,再次要求其对中国人民真诚道歉。
       纵观此次西方一些负责责任的媒体对“3·14”事件的报道,其违背新闻传播原则的行径大致可分为以下几种类型:
       1.“篡改照片、断章取义”。3月17日,CNN和法新社在各自网站上使用了一张描述一辆军车正向两名平民驶来的图片,虽然CNN网站的图片说明写的是“藏人向军车投掷石块”,但图中却看不到类似场景——因为CNN已经将原图中暴徒向军车投掷石块的部分给截掉了。如果仅看这幅被修改过的图片,误读的可能性将大大增大。在遭到中国网民的抗议后,CNN在3月19日发表的声明中仍坚称“刊登的照片是正确的”。
       2.“张冠李戴、漏洞百出”。3月17日,BBC在网站上刊登了题为“藏人描述持续骚乱”的报道,所用配图是西藏当地公安武警协助医护人员将骚乱中受伤人员送进救护车的场景,但BBC给出的图片说明却是“拉萨有很多军队”,似乎完全没有看到救护车上大大的“急救”二字。3月18日,德国《柏林晨报》网站将一张西藏公安武警解救被袭汉族人的照片硬说成是在抓捕藏人;德国N-TV电视台在报道中将尼泊尔警察抓捕藏人抗议者说成是“发生在西藏的新事件”;德国卢森堡广播电视台(RTL)在其网站的新闻栏目登出一幅表现4名挥舞棍棒的警察追打游行者的照片,图片说明为“中国警察在西藏镇压抗议者”,而实际上此照片反映的是3月17日尼泊尔警察在加德满都驱散游行者(3月17日的德国《图片报》和3月18日的美国《华盛顿邮报》犯了同样的“错误”)。无独有偶,美国FOX电视台网站刊登图片称,中国军人将藏人抗议者拉上卡车,但是图片上的军人明明是印度警察。
       3.“掩盖事实、为我所用”。4月12日,1500名华人聚集在苏格兰首府爱丁堡,抗议BBC此前的不公报道。与大肆渲染“藏独”活动铺天盖地的报道不同,英国媒体中只有《爱丁堡晚报》于14日刊登了一条百字简讯,并称“参与人数只有600人”。而同时在英格兰谢菲尔德市举行的华人示威活动,英国媒体更是只字不提。4月14日,数百名华人聚集在美国西雅图华盛顿大学红色广场,他们高举“西藏是中国一部分”、“反对媒体歪曲报道”等标题,抵制达赖于15日在当地做演讲。但美联社不仅视而不见,还饶有兴致地报道“将有数千人前来聆听达赖的演讲”。
       4.“颠倒黑白、恶意揣测”。在海外学子于Youtube上发布自己制作的视频“西藏过去、现在和未来都是中国的一部分”和“西藏骚乱:西方媒体的真实面孔”之后,3月20日的德国《明镜周刊》网络版竟发表题为“数千个真相的战场”的文章,认为Youtube上的两段视频是“由政府雇用的集团分子制作的,用来进行舆论煽动和造势”。3月23日,英国专栏作家迈克尔·波蒂略在《星期日泰晤士报》上发表评论文章《西藏:西方必须把奥运会当作反对北京的武器》,该评论一开始就耸人听闻地提到德国纳粹头子希特勒,并把其与中国进行类比:“希特勒盘算通过举办奥运会来宣扬纳粹主义,但当美国黑人运动员……夺得4枚金牌的时候,希特勒顿时由得意变为狂怒。”(对于英报的大放厥词,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把北京奥运会与1936年的德国奥运会相提并论,是对中国人民的侮辱,也是对世界各国人民的侮辱。)3月29日,在达赖于印度新德里对记者谎称“中国把士兵伪装成喇嘛以造成藏人煽动骚乱的印象”之后,美国《奥克兰新闻报》、德国《西德日报》等个别西方媒体肆意传播这则明显的谣言。德国《明星周刊》在报道时还配发了那张所谓“证据”的图片。
       ■逐步反思的西方媒体
       并不是所有的西方媒体都对“3·14”事件抱有恶意炒作的心态,一些媒体也刊登了颇具份量的理性分析文章。
       1.揭露西方媒体失实报道的背后原因。3月21日,法国《欧洲时报》发表评论文章指出:“部分西方媒体故伎重演,如同炒作‘中国威胁’、‘中国玩具’等议题一样,以‘中国镇压藏人和平示威’等不实之词为由,继续炒作抵制北京奥运会,进一步暴露出其一贯深藏于思维中的对待中国问题的双重标准。”3月24日,德国之声电台网站发表文章《西方媒体的“难处”从何而来》,反思部分西方媒体在报道“西藏事件”中的错误。文章细致分析了这种“难处”的来源:“首先,这是价值观的问题……在中国与另一种力量发生冲突的时候,人们不得不想到这一点,以此作为一个标准;其次,几十年来西方的‘西藏印象’根深蒂固,都停留在上世纪50年代初所谓的中国政府‘非法’占领了西藏。”文章引用德国外交政策协会研究所所长桑德施耐德的话说,“中国在上世纪50年代初‘占领’西藏之后,国际社会并没有对此提出过质疑,而这一点恐怕也没有几个德国人相信”。
       
       2.挑明达赖集团的真实意图。3月28日,德国《我们的时代》周刊刊文《达赖喇嘛——受蒙蔽的神秘主义者崇拜的对象》,文中评论道:“北京奥运会开幕前,西藏事件当然会降低中国在‘全世界人眼中’的形象……达赖不仅希望得到‘在中国内部对西藏的自治’,这个分裂主义者还寻求利用各种手段——也通过秘密或间接号召僧侣和自己的支持者制造暴力事件——将西藏从中国分裂出去。”3月30日,俄罗斯战略文化基金会网站发表印度尼赫鲁大学俄罗斯与亚洲问题研究中心教授阿伦·莫汉蒂的文章《西藏:有计划的暴力行动》,文中提到:“西藏的抗议并非完全出人意料,但其精心计划的性质以及拉萨暴力行动的规模让人吃惊。不能忽视外国一些机构对挑唆骚乱所起到了作用。”4月2日,西班牙《起义报》发表题为“在西藏的挑衅”的文章,文中说:“达赖集团在不同的场合利用遭挫败的叛乱行为,以及民族主义和西藏僧侣宗教的统一政治需求,对中国发起攻击和诋毁运动,最近的一次破坏活动发生在2008年3月。”
       3.探究事件背后中西方的深层国际问题。3月24日,俄新社在莫斯科发表题为“有人想让西藏失去奥运圣火”的文章,称“……这(西藏)是组织严密的国际网络试图分裂的又一个地区。这个网络既有能力发动武装挑衅,又善于加工处理社会舆论……‘西藏炸弹’不过是目前最有威胁的一枚。” 3月28日,德国《法兰克福汇报》题为“世界扑克游戏中的王牌”的文章点出,“西藏问题能够成为在世界战略扑克游戏中对付中国的一张王牌”。文章说,“西方政治家和达赖保持联系,除了在人权方面会得高分外,也给自己调整同中国的关系带来可能——想对中国示好,就同达赖保持距离;想对中国挑衅,就以接待达赖作威胁”。
       ■中国媒体的多角度反击
       对于“3·14”事件发生后,部分西方媒体的刻意曲解,国内权威媒体纷纷发表文章予以谴责。
       
       
       1.“用事实做最好的回应”。新华社连续发表多篇文章来回击部分西方媒体对于西藏问题的虚假报道。如3月26日《揭穿“藏独”的真面目》
       、3月27日《“西藏文化灭绝”说刻意休矣》、4月2日《拉萨暴力事件背后是一个大阴谋》等。2008年第12期、15期《瞭望》新闻周刊陆续刊文《中央心系西藏发展》《从数字看西藏》,用确凿的数据显示出中央及全国其他地区,一直在财政、金融、税收和物资、技术、人才等方面给予西藏自治区充分的支持与帮助。文章中明确提到,“自1951年和平解放以来,藏族人口翻了一番多”、“西藏的人均财政支出是全国的两倍”、“西藏有237万农牧民享受到了免费医疗标准”,而“6年义务教育覆盖率更是达到了99.4%”。
       2. 从新闻传播角度分析西方媒体歪曲报道的原因。3月24日《国际先驱导报》文章《全球华人抗议西方歪曲报道》援引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史安斌的观点说:“同样是这些西方媒体,在报道巴黎骚乱和更早前的美国洛杉矶黑人骚乱事件时,并没有使用‘镇压’的字眼,但在对西藏的报道之初就先入为主地使用了‘镇压’一词。”史安斌对此评论说:“这已经不是新闻报道,而成了一种道德判断。”3月26日《环球时报》的《别拿希特勒侮辱中国》一文采访了中国人民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蔡雯。蔡教授表示,“西方主流媒体始终以客观报道自居,但在报道国际新闻时,往往会带有一定的主观偏见……或许西方大国并不希望看到中国崛起”。3月28日《世界新闻报》文章《一场意义深远的媒体战》从此事件中看到了中国媒体需要在国际树立话语权的问题,文中提到:“……上世纪初叶,鲁迅先生把中国形容为‘无声的中国’,他期待一个有声中国的出现并为之‘呐喊’……这次的‘西藏事件’对西方媒体报道的反击所去的效果,无疑值得我们思考和借鉴。”4月14日《环球时报》文章《对西方造假记者不能“与人为善”》中分析了某些西方媒体在报道“3·14”事件时违背新闻职业道德的做法:“他们之所以敢在中国问题上撒野,根本原因就在于他们不曾为此付出过任何代价。他们这样做既迎合了少数西方反华势力的需要,同时又可吸引公众注意,从而提高自己的知名度。”作者提醒大家,“我们应该以更加积极主动的姿态,运用法律手段,捍卫中国的国家利益”。
       3.揭露达赖集团和西方政客的险恶用心。3月25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你们真的关心西藏人权吗》一文,文中说,“长期以来,西方某些人士表面上总是装出一副十分关心西藏发展和西藏人权的样子……可实际上,他们对中央政府为西藏建学校、建医院、修铁路,帮助西藏人民发展经济的举措视而不见……”3月31日《环球时报》文章《达赖先生,不要再撒谎了》评论道:“长期以来,达赖总把自己化装成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可这一次,粉饰的油彩正在被暴力犯罪的事实抹去。”4月16日新华社发表《“西藏问题”是什么问题》一文,文中的总结恰好能说明所谓‘西藏问题’的实质:“‘西藏问题’根本不是什么人权问题、宗教问题、民族问题,而是一个涉及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问题,一个关系中华民族核心利益的问题。”
       (作者为本刊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