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报刊

[非非]十三级台阶(节选) 等
作者:周伦佑

《诗歌月刊》 2006年 第11期

  多个检索词,请用空格间隔。
       
       十三级台阶(节选)
       1
       任意一种先验皆可作为台阶你想起了某一个化
       名
       2
       顺便走上去那些漠然的脸拍翅飞散了不等你开
       口
       第二次回过头来仍然暧昧的手势使你顿时苍老
       百岁
       3
       你为此而来阿戈拉彩色柱廊刻有你的名字你前来
       认领星相学家发现你母亲有希腊血统只是鼻子
       不很
       端庄注定要和一群吉普赛人私奔你保留着她戴
       的指环
       4
       这个夏季没发生什么事。你整天浸在水里。看藻
       类的身段。看鱼插花。按一种哲学方式品茶。很花道地造爱。乞力马扎罗的雪矜持而孤独。你站在
       山顶
       看海。说天空润滑。说猫性感。说所有的高度都
       是深度
       (5-13节略)
       答《诗歌月刊》问
       
       一、请您谈谈非非主义参加“大展”的经过。
       答:非非参加“大展”是很偶然的。记得是在1986年7月(或8月)份,当时《非非》创刊号刚出版不久,我在西昌收到了徐敬亚的来信,信中附有举办“现代主义群体大展”的资料。徐敬亚在来信中热情洋溢地评价了非非同仁的努力,同时,希望非非同仁参加“大展”,说:“非非就小点胃口,先作个流派吧!”我记得“大展”出来时,非非主义是作为头条刊登在《深圳青年报》上的。
       二、您对“大展”有什么样的看法和评价?
       答:那次“大展”的意义可以从积极和消极两个方面来看。正面的意义在于宣布了“朦胧诗潮”的正式终结,促进了诗歌观念的多元化发展,全面确立了以非非主义、“他们”为代表的第三代诗歌。“大展”也带来了一些负面的影响,如:参加的成员和群体太杂(很多是为参加“大展”而临时拼凑的),助长了以逃避崇高,逃避现实为中心理念的“口水诗”的泛滥。
       三、20年后,您认为汉诗诗歌发生了什么变化?
       答:以“利益”、“消费”、“欲望”为主要语码的商业时代的到来,改变了汉语诗歌的生态环境,诗歌不再处于被关注的中心。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许多诗人退出了诗歌:一部份诗人下海经商,变成了商人,一些诗人转向与商业利益挂钩的小说、电视剧、散文写作。诗歌遭遇了空前的危机。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诗歌仍然要继续遭受商业意识形态那无孔不入的幻影之手从内部对诗歌本体的瓦解和破坏。有人说网络开启了诗歌的新时代,这是自欺欺人的说法。网络不过为众多的诗写者提供了一个自我发布、自我炒作、互相对骂的便捷窗口而已。看看网上的东西,大多是粗制滥造的或自娱性的,许多观念都是体制内的。网络并没有提升汉语诗歌的品质,而是降低了汉语诗歌的水准。
       四、请谈谈您近期的写作情况。
       答:2001年以来,我主要在写几首长诗,已完稿《遁辞》、《变形蛋》、《象形虎》三首,还有两首长诗正在写作中。2004年至2005年,我的精力主要用于西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申报艺术学博士点丛书“本土艺术学建构丛书”的撰写、编辑和出版工作。丛书第一辑(四种)已由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今年的大部份时间用于《非非主义编年史纲》的撰著,目前已接近完稿,有望在明年初出版。
       近作二首
       当死鱼游动的时候
       这是我亲历的一个事件
       翻过炭笔的山峰,一个环形的湖
       出现在我的眼前。不是明亮
       是阴郁的陈述,一湖死水的胜利
       迫使莲花与飞鸟灭绝
       湖上漂浮的死鱼
       是作为战利品来炫耀的
       那些翻着白肚、鼓着圆圆的眼睛
       漠然地瞪视着天空的死鱼
       有的肥大,有的瘦小。其中的一条
       铁青着脸,死得很彻底
       背上已开始腐烂了。就在我疑惑时
       这条腐烂的鱼张开嘴,吐出一个气泡
       向前游动了一点点。只是一点点
       整个湖面突然摇晃起来
       开始是轻微的摇晃,接着
       是剧烈的动荡,赤裸的死鱼
       一条跟着一条站立起来,围成圆圈
       在湖面上跳起奇怪的舞蹈
       那是很少见的一种舞姿
       在尾巴击打出的节拍中
       死鱼们扭动身子,发出
       怪异的声音。湖面更剧烈地
       动荡,湖水陡然上涨
       那条腐烂的鱼率先游出水面
       游上了岸边的树梢(是最高那棵树)
       其他的鱼也跟着游上了岸边的树梢
       这时,天空裂开一道口子
       流出很浓的血,把湖染成了红色
       炭笔的山峰轰然崩塌,湖水
       翻转过来,把我压在了湖底
       我在窒息中挣扎着,被恐惧
       扼住的喉咙,发出了一声喊叫……
       墙上的鱼形挂饰兀自摆动着尾巴
       我身上胎生的鱼鳞正一片片脱落……
       猫与老鼠的反游戏
       猫是这样捉老鼠的——
       悄无声息地匍匐在地上
       一动不动地盯视着前方
       只有尾巴
       在凝固的空气中轻轻摇动……
       当老鼠出现,猫突然跃起
       捉住,却并不吃掉它
       用爪子拨弄几下,然后抛出去
       (要让老鼠觉得是自己挣脱的)
       然后再跃起,捉住
       拨弄几下,再抛出去
       (要让老鼠觉得自己又一次逃脱了)
       再捉住,再拨弄
       再抛出去……
       直到老鼠被玩得筋疲力尽
       然后再吃掉它
       猫老是玩这样的游戏
       已经有些厌烦了
       现在,它想换一种玩法
       猫小心地捉住老鼠,并不伤害它
       猫放下老鼠,自己神经质地跳开
       (就象是被老鼠抛出去的一样)
       老鼠被吓了一跳,还没回过神来
       又被猫捉住,老鼠正要装死
       猫突然又神经质地自己跳开
       (就象是被老鼠抛出去的一样)
       如此反复演示,鼠终于明白了:
       猫是想调换一下角色
       让老鼠玩它
       老鼠努力模仿猫的动作
       试着走近猫,捉住猫
       用爪子拨弄几下,然后抛出去
       (其实是猫配合老鼠的力道自己跳开的)
       没等猫站稳,老鼠再次跃起
       捉住猫,用爪子拨弄几下
       又抛出去
       (其实是猫配合老鼠的力道自己跳出去的)
       老鼠再次跃起,捉住猫
       拨弄几下,再抛出去……
       反复几次之后,老鼠
       开始找到做猫的感觉了
       而猫,在被捉的游戏中
       渐渐丧失猫性
       在感觉中变成了老鼠
       游戏进行到这里
       设计这场游戏的老人
       再也坐不住了
       他决定要改变这种情况
       但他不知道自己应该站在哪一边
       因为他已分不清
       在游戏中易位的双方
       哪一只是猫,哪一只是老鼠?
       而游戏是不能终止的
       设计者只能无可奈何地
       听任那只在游戏中膨大的鼠
       把那只丧失猫性的猫
       从容地
       玩弄于
       鼠爪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