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报刊

[特区广角镜]非婚同床
作者:周宝忠

《故事林》 2006年 第22期

  多个检索词,请用空格间隔。
分享到:
       深圳平安旅行社有个叫赵芳菲的漂亮导游,二十岁出头,不高不矮的个子,匀称的身段儿,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扑闪着,整天乐呵呵的。
       今年“五一”长假,平安旅行社的生意特别红火。赵芳菲一直负责深圳至杭州的旅行热线。这天午夜,赵芳菲率团抵达杭州。杭州这边由一家旅行社的“地陪”张庆江负责接待。
       张庆江二十四岁,一米八。的个头,生得相貌堂堂,英俊潇洒。他热情地将一行人领人事先预定好的酒店里。岂料,安排房间住宿时却发生了意外。
       深圳那边由于多来了—个客人,事先预定的房间被打乱了。按家庭成员及男女性别安排完房问后,剩下的这个房间恰恰是问鸳鸯房,仅有一张双人大床!
       赵芳菲和张庆江面临着同室而眠的现实。
       面对如此窘境,还是赵芳菲爽快,凤眼一眨道:“算了算了,咱俩今晚就住在一起!”
       此言一出,张庆江顿时红了脸,暗想:“还是特区姑娘开放。”眼下深更半夜的,酒店里人满为患,已是别无选择,只能如此了……嘴里说着:“这……能行?”心里却是俊小子娶媳妇——心里美。与这样一位心仪已久的漂亮姑娘同床而眠,真乃艳福不浅!
       早在两年前。张庆江第一次见到赵芳菲时,就被姑娘的青春活泼和美貌气质所吸引。二人工作上相互配合,相互支持,合作得非常愉快。赵芳菲来到杭州,张庆江是“地陪”;张庆江去深圳,赵芳菲是“地陪”。两家旅行社关系搞得好,这对帅哥靓妹的关系也如那温度计掉进热水里——直线上升。
       如今,天赐良机,二人终于有了同床而眠的机会,而且是姑娘主动提出的。美丽的“罗曼蒂克”故事会不会发生?企盼已久的鸳鸯梦会不会做成?想到这些,张庆江心里就像打翻了蜜罐子——嘟嘟地往外冒甜水!见姑娘主动留他,也就不再客气,说声:“芳菲,你真好!”便忙着给姑娘斟茶倒水,献起殷勤来……
       芳菲姑娘娇柔一笑,说声:“我去冲个澡!”给了张庆江一个飞吻,便进了卫生间。
       半晌,姑娘出来了,出浴的她,秀发披肩,面如桃花,更显得光彩夺目,楚楚动人!
       张庆江二目放光,赶紧递上早为她泡好的龙井香茶,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这位天仙般的心上人。
       赵芳菲捧着香茶,羞涩一笑,不由得脸上泛起了红晕,对张庆江道:“今晚这里就咱俩,有什么话,你尽管说!”
       “好好,芳菲,我……我……”激动至极,张庆江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赵芳菲见张庆江如此模样,不由得抿唇一笑:“嘻嘻,你……你怎么了?说呀!”
       “这……这,没什么……没什么……我……”张庆江在姑娘火辣辣的目光注视下,竟慌乱起来,赶紧端起水杯,以掩窘相。
       赵芳菲见状话题一转,问道:“哎,你看过黄宏宋丹丹以前演的小品叫什么来着?就是黄宏弄了一管什么破胶,以粘鞋为名,把他和宋丹丹‘粘’在了一起……”
       “噢,那个呀,看过看过,二人演得都很逗……”
       姑娘点点头,秀发一甩,妩媚中含着娇嗔,道:“眼下,咱俩的情况就像小品里的台词:‘尽管咱们的手粘在了一起,你的心里可不能有啥想法’……”
       张庆江听后脸“腾”地红到了耳根子,赶紧自我解嘲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我……我没啥想法……”
       “这就好!”姑娘“吃吃”笑了起来。放下茶杯,弯腰理着飘散的秀发,眼睛却斜睨着张庆江道:“我给你提个问题,你可要实话实说哟!”
       “噢?提问题?好哇,提吧!”张庆江的精气神儿被逗了起来。
       姑娘狡黠地笑笑,半真半假地问道:“你将来……找个什么样的女孩儿?”
       “噢?你问这个呀!我……我可要学当年的崔永元,实话实话喽……”
       姑娘凤眉一扬:“你少贫嘴,说呗!”张庆江“嘿嘿”地盯着姑娘那迷人的眼睛,故弄玄虚地说道:“我要找哇,就找一个东南沿海的,漂亮开朗的,还必须在‘那个’旅行社当导游的……”
       话没说完,赵芳菲那软绵绵的小拳头便砸在了他的身上:“你……你简直比崔永元还嘎……”
       二人嬉戏了一会儿,赵芳菲首先停了手说:“好了,不闹了,早点休息吧,我累了!”
       “好吧!那……怎么个睡法呢?”
       “你看电视,我先睡,待会儿咱俩再换岗!”
       闻听此言,张庆江心里一下子凉了半截:“噢,闹了半天,她是早有打算啊……”心里这么想,嘴里却不敢这么说,只好随声附和道:“好吧,就……这么办……”
       姑娘甜甜地看了张庆江一眼,和衣而卧,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张庆江没有得到姑娘的默许,自然不敢越雷池半步,只好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为了不影响姑娘休息,他尽量把音量调得很低很低……
       姑娘的鼾声轻微均匀地响着,隆起的胸部起伏着,玉面泛香,如一只熟透的大蜜桃子……张庆江眼在电视上,心却在姑娘身上。他不敢靠近姑娘,更不敢亲吻她,就这么起起坐坐,坐坐起起,好难熬的时光噢!
       夜渐渐深了下来,电视屏幕出现了播音小姐“晚安”的结束语。张庆江也实在是累了,伏在沙发上渐渐睡着了。
       赵芳菲一觉醒来,见张庆江伏在沙发上睡着了,心中很是不安,起身下床道:“庆江,咱俩换岗,你上床休息,我坐在这里。”
       张庆江被唤醒,见姑娘如是说,怎么也不肯答应。自己毕竟是个男子汉,怎好让一个姑娘坐沙发而自己睡床?他诚恳地说道:“芳菲,没什么,你安心睡吧,我守护着美丽的女神,心里美着呢!”
       姑娘脸上现出了灿烂与妩媚,执意道:“好了好了,别硬撑着了,明儿个你还要唱主角儿呢!”
       张庆江见姑娘如是说,更是来了男子汉的豪气劲儿,更要好好地表现自己,给姑娘一份感动,执意睡沙发,让姑娘继续休息。
       赵芳菲见张庆江不动,心里好受感动,只好又回到床上躺下了。
       这回她却怎么也睡不着了。这张床原本是睡两个人的,如今半边空着,而需要它的人却蜷缩在沙发里,赵芳菲心中不安,起身说道:“庆江,你……你过来睡这儿吧……”
       闻听此言,张庆江大喜过望,简直有些受宠若惊了:“芳菲,这是真的?你……”说着,一步跨了过来,一下子坐在了赵芳菲的旁边,伸手就要拉她的手。
       赵芳菲抬手挡回了他,轻轻“嘘——”了声道:“你小子可要放规矩点儿!喏,这枕头就放在床中间,它是咱俩的界山,你在那边给我老老实实地呆着!”
       “这……”张庆江看了看放在床中间的枕头,又看了看一脸矜持的赵芳菲,心里恰如那燃烧的木炭,被泼了一盆水,连连说:“好好,这边是西藏,那边是尼泊尔,枕头就是喜玛拉雅山!”
       姑娘给了张庆江一个媚笑,说声:“睡觉!”就再也不说话了。
       张庆江乖乖地躺在了姑娘的身边,心里却烈焰翻腾。平生以来,他还是第一次与一个姑娘肩并肩睡在一张床上。姑娘那诱人的体香阵阵飘来,搅得他怎么也静不下心来。他珍惜着这床上的分分秒秒,眼睛睁得大大的,目不转睛地盯着近在咫尺的姑娘,心里那份甜甜的期盼渴望,海潮一般汹涌澎湃着……
       赵芳菲身边躺着个异性,如何能睡得着!中间虽有“喜玛拉雅山”隔着,心中却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她闭眼佯装睡觉,第六感官却在警觉着身边这个男人
       的一举一动……
       急促的喘息声中,她忽觉张庆江的大手向她的脸上摸来。赵芳菲一阵紧张,刚想躲避,这只大手却在空中停住,接着缩回去了。赵芳菲绷紧的神经不由得松弛下来。
       一会儿,只觉张庆江翻身爬了起来,将火辣辣的嘴唇向自己的额头吻来……赵芳菲心儿咚咚,浑身的血管不由得都膨胀了起来,不知是该接受还是该拒绝。
       正犹豫间,张庆江那火辣辣的嘴停下不动了。只听得一声轻轻叹息,张庆江的身子又回到了原处……
       这多半夜,二人谁也没有睡好。
       天很快就亮了,游客们纷纷起床洗漱,准备开始新一天的生活。
       自从这一夜后,赵芳菲与张庆江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伶牙俐齿的她,似乎少了许多话语,也不像以前那样与张庆江说说笑笑了,常常以一种异样的目光注视着张庆江,对他是不冷不热,若即若离。
       对于赵芳菲这一明显变化,张庆江不安起来。反复检点着自己昨夜的言行,不知哪儿冒犯了圣洁的姑娘。导游的空闲,他将赵芳菲叫到一旁,问她怎么了?
       赵芳菲并不作答,眨着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久久地注视着他,欲言又止。两潭深不可测的秋水中,蕴含着万语千言,令张庆江颇费猜想。
       三天的旅游生活很快便结束了,赵芳菲率团返回了深圳。
       不久,张庆江收到了赵芳菲的一封来信。展开一看,顿时喜得他一蹦三尺高,原来姑娘已向他敞开了爱的心扉——
       庆江:
       你好!这些天来,我一直在思考着爱的深层含义,对爱做着抉择。杭州一夜,你交了一份合格的答卷,我寻寻觅觅,终于找到了心可相托之人!
       这两年多,你对我的爱,我一直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但我一直没有向你做出过回应。我在用心解读你:你是爱我的容貌,还是爱我的全部?
       我是个理想主义者,虽然我生长在特区,也受到过一些外来腐朽文化的侵蚀与影响,但我的内心世界,特别是对待爱情的价值观上,却始终恪守着理想主义的信条。我自幼爱好文学,特别喜欢读琼瑶的爱情小说,对男女间那种纯真的爱情,充满了憧憬与向往。杭州那个夜晚,我怀着十分复杂的心情,借机对你的爱情观进行了考验……你懂得尊重,懂得体贴,也懂得爱的真谛——心灵的融通,你用你的实际行动,诠释了你对爱的理解……我相信我的眼睛,我的心灵,正如一首歌中所唱的“爱我所爱,无怨无悔”……
       张庆江一口气把信读完,不由得引发万千感叹!对活泼漂亮的赵芳菲又有了一层更新更深的认识与了解。她虽然处在开放的前沿城市,外来的腐朽文化尽管对传统的中国文化有了不小的冲击与影响,但赵芳菲的婚姻观、爱情观、道德观,却还固守着那份纯洁与神圣。可见,变化的只是形式,不变的却是根——中华民族之根!
       张庆江心潮滚滚难平,即刻提笔给心仪的姑娘复信。他要与她商量,待新婚之日,他们仍去那家酒店,仍要那个房间,仍在那张见证了他们纯真爱情的大床上,圆成他们的鸳鸯梦……
       (责编:锦 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