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报刊

[警世钟]花瓷熊猫
作者:路轲瑜

《故事林》 2005年 第07期

  多个检索词,请用空格间隔。
分享到:
       常浩吃完晚饭刚打开电视,便有人笃笃敲门,开门一看,原来是住在楼上的顶头上司余局长。余局长手拿一张电影票,进门就说:“有人给我一张电影票,新光影院,7点10分开映,张艺谋的《英雄》,我一心想去看,可刚接到几个老同学电话,要我跟他们到饭店小聚,实在推不脱,这张票送给你,浪费了可惜。”常浩早就知道《英雄》的效应,他欣然接受,嘴里直说谢谢。
       余局长一走,常浩向妻子阿惠打了招呼,便打的赶往新光影院。
       电影尚未开映,影屏上正在播放一则介绍特区民营宏远建筑公司服务功能、服务质量、服务范围的字幕广告。放映员还在麦克风里说,今晚的电影是由宏远建筑公司提供赞助的,放完电影,该公司要对电影票进行随机抽奖,请大家保管好电影票,看完电影不要急着走,人人都有获奖机会。
       常浩的座位是16排20号,黄金位置。他很快被影片中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所吸引。影片放完,他仍余兴未尽地沉浸在影片的故事中,突然听到麦克风里传来:“16排20号的观众获一等奖,请获奖者到前台,由宏远建筑公司高总经理为其颁奖。”常浩站起来走向前台,将手里攥着的电影票递给站在台左边的一个年轻人查验,年轻人查验后将他领到台中央的一个中年胖汉跟前,胖汉双手捧给他一只50公分高的花瓷熊猫,满脸堆笑地祝贺他好运。
       花瓷熊猫取熊猫食竹坐姿,栩栩如生、釉光照人,但常浩对这奖品并不感到稀罕。因他不久前出差江西景德镇,朋友也送他一只这样的花瓷熊猫。但意外中奖,这是运气的象征,他还是十分高兴。
       捧着花瓷熊猫回到家,妻子阿惠听他说了中奖经过,也挺高兴,随即捧出家中那只花瓷熊猫一对照,一模一样,说:“好事成双,吉兆哩,看来你当科长梦想成真哩!”原来局里有个老科长近来退下了,局长们正在酝酿新科长,常浩是人选之一。他摇摇头:“你怎么相信这玩意?”两人正说话,门口有人轻轻敲门,常浩开门一看,一个陌生的瘦高男人站在门口,不等常浩发问,就神秘地小声说:“我是文物商人,晚上上门收购方便,请问,你家有什么瓷器、字画之类的东西,不管是过去的,现在的,只要出自名家之手,我都收,价格包你满意。”常浩马上想起家里的两只花瓷熊猫,朋友送他时没说价格,影院颁奖也没说,他很想知道它们到底价值几何,于是去房间捧出一只花瓷熊猫,对瘦高男人说:“文物我家没有,但你既然来我家,就请你帮我看看这玩意价值几何。”瘦高男人一看,笑嘻嘻地说:“我前几天收购到一只,花了250元,后来听说它是出自名家之手,而这个名家最近重病在身,如果他命归西天,这种花瓷熊猫将因绝版而涨价。”说到这里,他想了想,又说:“这样吧,我现在就以1000元收下你这只花瓷熊猫,日后赔赚是我的事,怎么样?”常浩十分佩服他对信息的灵通和敢于出手的果断精神,想到自家就靠夫妻俩挣工资,经济一直不宽裕,有心将花瓷熊猫出手,便说:“你……你能不能再加点?”瘦高男人沉吟一下,爽快地说:“好吧,我给你1200元,怎么样?”常浩马上点头:“好,我们成交。”接着又说:“我们家还……”站在一旁的阿惠明白他要说什么,接过去说:“我们家还没卖过这些玩意呢。”并给他使眼色。
       瘦高男子交了钱,将花瓷熊猫装进他带来的一只黑提包,提在手上匆匆离去。
       瘦高男人一走,常浩马上抱怨阿惠:“我想把那只也卖了,你为什么不卖?两只两千四呀,上哪弄这些钱?傻冒一个!”阿惠笑道:“你才傻冒呢,我留下一只自有用途,你们局里不是正在酝酿提拔一个科长吗,你的竞争者肯定要向余局长投饵放血,咱们没那个实力,何不送一只花瓷熊猫给余局长,既有文化品位,又有收藏价值,还有一定经济价值,而且余局长挺喜欢这些。”常浩眼睛一亮:“嗬,人家老婆头发长见识短,我家老婆是巾帼不让须眉哩!”这时,门口又有人敲门,常浩开门一看,原来是余局长,赶紧把他让进屋,余局长脸色微红,略带酒气,进门就问常浩:“《英雄》怎么样?像不像媒体炒作的那样招人?”常浩说:“挺不错,老谋子这爷们挺有能耐!”说着给余局长让座沏茶,余局长说,他是怕常浩把电影票浪费了,顺便问问。常浩赶紧捧出剩下的那只花瓷熊猫往余局长怀里塞,说是不久前去江西景德镇时朋友送的,他不太喜欢这些没生命的东西,余局长盯着花瓷熊猫看几眼,欣然接受:“这玩意挺精致,我谢谢你了!”
       让常浩意想不到的是,第二天上午临下班,余局长找常浩谈话,说局里已决定提拔常浩当科长。常浩喜出望外,下班一到家就将这事告诉阿惠,激动地抱住阿惠亲一口,说:“你好英明好伟大唷!”阿惠也没想到花瓷熊猫的效应来得这么快,笑得合不拢嘴。午饭时,常浩让阿惠下楼买了瓶“五粮春”,自斟自饮起来,还硬逼阿惠陪他喝两杯。
       刚吃完饭,昨晚登门的那个瘦高男人又来常浩家问还有没有像昨晚卖给他的那样的花瓷熊猫?阿惠说:“没有了,就那只。”瘦高男人又朝常浩看,常浩也摇头说:“没有了,就那只。”瘦高男人说:“没有就算了,有,我还收,还是那价,高出三二百也行。”常浩摆摆手:“没有了,真没有了!”那人失望地退出门去。
       瘦高男人走后,阿惠说:“花瓷熊猫以后肯定升值哩,余局长可能看出这点,不然不会这么快提拔你。”常浩点点头:“余局长懂行哩!”
       午休后,阿惠上班去了。常浩多喝了几杯,还睡得迷迷糊糊,电话铃吵醒了他,他拿起话筒一听,顿时吓出一身冷汗,一个粗嗓门的男人说阿惠被他们请去了,要他赶快将他家的那只花瓷熊猫送到他们指定的地点,否则阿惠性命不保,并且不准向警方报案,也不准向任何人透露。阿惠被绑架了!难道就为那只花瓷熊猫?一只花瓷熊猫竟能让他们愿冒绑架杀人之险?常浩想得头脑发炸也找不出答案,关键是要拿花瓷熊猫赎回阿惠。可它已送给余局长了,怎么弄回来?想借口向余局长索回?刚把东西送给人家,人家也提拔你为科长,你就要索回,这不是不守信用嘛,以后还要不要在人家手下过日子?他思谋再三,决定不做君子做小人,偷!到余局长家将那只花瓷熊猫偷回来,不显山不露水,既可以救阿惠,又可以保全跟余局长的关系,两全其美。他仔细观察,见余局长家通晾台的门正好开着,便通过自家晾台往上攀,爬进余局长家的晾台,进了他家的房间。毕竟第一回做贼,他的心咚咚直跳,手慌脚乱地四处寻找,就是找不着。折腾大半个小时才在余局长的书橱里找到那只花瓷熊猫,他抱起就往门外走。不料这时,门忽然开了,余局长一步跨进门来,身后跟着两名警察。原来,余局长下午上班忘了带手包,包里有下午要用的文件,便返回来取。他正要开锁时听见屋里有动静,判断是贼进了家,便打手机报了110。几分钟后,警察赶来,开门进屋,与常浩撞个正着。霎时,两人都惊呆了。余局长说:“小常,你这是……”常浩说:“余局长,我……”还是余局长沉着,转身对警察拍着肩膀说:“看我这记性,坏透了,是我让小常到我家来取东西的,却忘得一干二净,把你们请了来,真对不起!对不起!”两警察明白他的意思,笑笑,说声“没关系”,就转身走了。
       警察一走,余局长马上严肃起来,剑一般的目光盯住常浩,喝道:“说,你怎么进来的?想干什么?”常浩羞愧难当,嗫嚅半天才说清楚是从晾台爬进来的,想偷花瓷熊猫,但他没说出阿惠遭绑架,绑匪索要花瓷熊猫的事,谎称送他花瓷熊猫的朋友中午打电话说,经有关部门检查,这种花瓷熊猫在涂釉过程中掺和了对人体有害的放射性物质,厂家发出告示让购买者在哪买到哪退货,厂家全额退款。他不好意思告诉余局长这一情况,更不好意思当面索回,送给人的礼品怎么能有害呢?又怎么能索回呢?但又不能不收回,危害余局长一家人的身体可是缺德事,只好出此下策。余局长听罢笑道:“就这么个破事呀,真有你的!”接着把手一挥:“好吧,我体谅你的难处,把花瓷熊猫拿走吧,下次可不准这么干唷,有事就往明里说,什么事都可以说,说明了都好解决。”常浩不好意思地说:“可我才将这玩意送给你,你也才提拔我当科长,我这不是买了货物又索钱嘛!”余局长哈哈大笑:“好你个常浩,你以为你的科长是拿花瓷熊猫跟我换的,真有你的!告诉你,提拔你当科长局领导班子早有意向,也早已上报组织部门,只是上午才批下来而已。哈哈,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