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报刊

[实力组合]露水集
作者:郭野曦

《散文诗》 2008年 第05期

  多个检索词,请用空格间隔。
分享到:
       野百合
       把淡雅的香韵,押在雪白的根里。野百合,我眉清目秀的妹子。
       我踏春的脚步,迈得太小。怕赶不上你初开的情窦;我踏春的脚步,迈得太大。又怕跨出你短暂的花期。
       红杏
       野生音乐的五线谱上,跳动着虫鸣、鸟啼、蛙鼓。
       红杏不是音符,是夹在野生音乐之间的一页撩人的插图。
       音乐
       怎样一种迷失?灵魂找不到肉体,肉体找不到骨头,骨头找不到良心。
       音乐响起。金币掉进口袋的撞击声,美妙、悠扬。
       在偶像坍塌的季节,在天堂和地狱的岔路口上,丧失灵魂和良心的躯壳,沿外圆内方的音阶,走向音乐的深处。
       玻璃
       玻璃,擦得过于干净,是一种善意的欺骗。致使苍蝇一次次撞击,一次次上当。反而对明亮的假象,视而不见。
       头破血流的苍蝇死了。
       玻璃。背对拍窗的雨声,泪流满面。
       恐龙化石
       化石,一副没有散架的骨骼。
       在一万年以后,支撑着华夏的文明,看似举重若轻,实乃岌岌可危。
       蝴蝶
       蝴蝶,用一枚太阳的金币和一枚月亮的银币,换走了我一生的苦难和贫穷。
       当我在人生的旅途上。回过身来,看见一地散落的花辦,方知蝴蝶这个穷光蛋,出卖了沿途的风景。
       麻雀
       一场大雪,屋檐上的巢穴坍塌成废墟。
       几只无家可归的麻雀。蹲在海棠的枝桠上,不飞走,也不鸣啼。瞪着眼睛,不时地东张西望。
       麻雀,大地的弃儿,是等待政府收容,还是指望私人领养?
       兔子
       雪野里,兔子踮起脚跟,机警地环顾周遭的景致。猎枪、陷阱、圈套以及狐狸、野猫和狼,在阴谋中蛰伏。
       兔子,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直到鲜活的肉体在案板上与血淋淋的屠刀不期而遇,孤独的灵魂和一颗悬着的心。才得以安息。
       贮木场
       几声鸟鸣,点破贮木场的空旷和寂静。
       树。删节枝桠的尸体,按尺码的长短排列、堆放。树的噩梦,始于锯的拉扯和斧子的晃动。
       贮木场只是无法醒来的噩梦在行进中的一次叫停。
       贮木场没有门,也没有墙和栅栏。可以拔腿就跑的不是木头,是偷木贼惊慌的表情和消失的背影。
       向日葵
       围着太阳转的向日葵,脑袋被掰掉以后,好像顿悟了什么。
       戳在地上的秆,指着太阳发誓:下辈子只开花,不结果。
       酒
       酒,装在瓶子里,比水老实,也比水清澈。
       酒,倒在杯子里,容易碰出声响,但仍旧举止端庄,正襟危坐。
       酒,灌进肚子里,就不老实了。忘乎所以。信口开河。
       子弹
       镶在骨头里的子弹,在用一蹦一蹦的痛,提醒狼;
       对其恨之入骨的猎人,还端着黑洞洞的枪口,站在山冈上,东张西望。
       一块冰
       一块化不出水来的冰。在贴近死亡的冻土上,坚持着自身的冷和硬。
       即使碾成碎片,也榨不出一滴清澈的水声。
       菊
       高粱秆上的秋天,一节比一节凉了。
       菊,舒展的花辦,像一根根弯曲的手指,将窗台上的阳光和秋色,均匀地摊开。
       在落雪之前,收拾好一帘萧瑟的景致。
       雪人
       雪人流泪了。
       守身如玉的雪人。扇动的鼻翼,像闻到了什么风声。当残破的肉体与桃花水私奔后。
       雪人。面临一场灵魂的雪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