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报刊

[读书时空]读起来很美
作者:卢卫红

《博览群书》 2003年 第06期

  多个检索词,请用空格间隔。
分享到:
       
       寂寂寥寥扬子居,年年岁岁一床书,
       唯有南山桂花发,飞来飞去袭人裾。
       “年年岁岁一床书”,他吟咏不绝于口;《年年岁岁一床书》,我读之不愿释手。江晓原教授的新著《年年岁岁一床书》读起来很美。这美是透过文字的一种意境,一种氛围,一种风格,一种态度,让我神往、羡慕、敬佩,让我想起“世外桃源”,“闲云野鹤”。
       此书目录后面所列出的长长的书目,展示给我们一种与世无争的襟抱和气质;一个喧嚣红尘中的精神家园和一颗为了纯粹的文化而进行努力的真诚的心灵。而江晓原教授的这种努力;并非为达成某种特定目的。比如说科学史研究,说它是连结科学与人文的桥梁,是指一种学术努力的成果,但如果在做这一·学术研究时就抱着或者说囿于某种目标,我想,会不会失去研究之原本的意思呢?
       我置身的这个美丽校园,现在“最是一年春好处”。然而,身边匆匆来去的身影,没有多少能够驻足片刻去欣赏这种美,我想,这只是不能,不是不愿,因为人们如此的“忙”。可是,难道能够忙得一生都忘记给自己留一些时间、空间去关注自己的精神家园,去领略另一种美——一个没有功利的纯粹的文化的美吗?
       很多的“学术”,在今天这样一个理工的强势背景下,是在“忙着”追求学术论文的多少,追求SCI上排名的先后,追求国家课题的申请,总之,在追求一种“有用”的看得见的“产出”。这种忙碌和追求,是不是在一点点地忽略文化的真正内涵,我们所谓的“文化”是不是也在一点点地丧失它本身的纯粹性?
       ‘
       所幸,总还有一部分人,他们不隶属于某种体制,不计功利,不求回报,“能”为这种文化的纯粹“献身”,这种“能”,是指既要能够,又要愿意。所以,便有了“驻守边缘”说。江晓原教授便是那些既能够又愿意的人中著名的一位。
       江晓原教授说,文化是“闲”出来的。宁静淡泊,这种令我神往、羡慕、敬佩的境界显现在本书的字里行间。江教授的文字透出深厚的文化底蕴,无论是看他谈文学艺术还是谈性,谈科学史还是科学传播,都能体验到一种阅读和交流的愉悦,这是文化的魅力,也是读书人并写书人人格的魅力。
       任何时代,文化都是奢侈的,学术总是需要被供养、被追求,今天亦如是。因此学术追求“必须不计功利‘不求回报,竭诚尊重之,由衷欣赏之”。这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去做,也不是每个愿意做的人都能够做到的。江晓原教授为了学术而学术的方式令我们何其幸运——我们有很美的书可以读,甚至有科学文化生活能够分享。
       (《年年岁岁一床书——红尘中的科学文化阅读》,江晓原著,河北大学出版社2003年1月版,36.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