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报刊

[历史课]禽流感与第一次世界大战
作者:史鸿轩 张海洋

《青年文摘(彩版)》 2006年 第05期

  多个检索词,请用空格间隔。
分享到:
       1917年,持续了3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进入了关键时期,巨大的战争消耗使协约国和同盟国都精疲力竭。4月,美国正式加入协约国一方与同盟国作战,这对于德国来说不啻于是一个致命的打击。战争优势迅速向协约国一方倾斜。
       然而,就在这一年的11月,俄国爆发了十月革命,退出了战争,德国于是从两面作战的窘境中解脱出来。德军的实际统帅鲁登道夫上将看到了扭转战局的一线曙光。
       1918年3月21日,鲁登道夫集中了所有兵力,发起“米夏埃尔行动”。在德军的猛攻之下,英法联军节节败退。6天后,德军已推进到距巴黎仅几十公里的地方。
       鲁登道夫扭转战局的梦想已近在眼前。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一场意外事件正悄然来临……
       德军的胜利不停地刺激着美国的神经,使整个美国都动员起来。各地的兵营拥挤不堪,其中就包括堪萨斯州的福斯顿军营。
       1918年3月的一个早晨,福斯顿军营的一位炊事兵出现了发烧、头疼、肌肉酸痛的症状,医生怀疑他得了流感,马上对他进行了隔离,但为时已晚,到了午饭时间,医院已收治了107名类似症状的患者。
       同样的情况先后出现在全美各个军营。一场大规模的瘟疫爆发了。
       然而,此时,法国已经到了生死关头,德军兵临城下,法国急需美国的生力军施以援手。由于美军出现流感疫情的消息并未引起有关当局的重视,所以,从1918年3月开始,20多万美军先后开赴到欧洲前线。
       在横渡大洋的过程中,许多美军士兵染病身亡(因为当时的新闻封锁十分严格,外界对此并不知情)。美军登陆欧洲后,大灾难便不可阻挡地开始了。
       最先受害的国家是西班牙。流感几乎在一瞬间就传染到了全国各个角落,包括国王在内,有800万人患病。这种流感,当时被称为“西班牙流感”,有人还给它起了个浪漫的名字—“西班牙女郎”(2005年10月,美国科学家陶本伯格的研究成果表明,“西班牙流感”是禽流感的一种类型)。
       然而,浪漫美丽的名字不能掩盖流感的凶残,在肆虐西班牙之后,这种流感迅速在欧洲大陆传播开来。1个月之内,英军就有3.1万人染病。到了5月份,由于有10%的部队感染了流感,强大的英国海军在整个5月有3/4的时间都无法作战。英国国王乔治五世也患上了流感,丝毫不能动弹。
       法国的情况也不妙,巴黎每周都有1000多人死亡。6月上旬,在德军发动猛攻的当口,近2000名法军因感染流感不得不撤出战场。一时间,法军被搞得手忙脚乱。大量的病患使很多预定战役都无法进行,协约国的军事行动受到了重大影响。
       德国也未能在这次流感中幸免于难。德军因流感而造成的非战斗减员已经占到整个战斗部队的3/10以上。许多德国士兵为了逃避瘟疫,纷纷开小差。1918年3月至8月间,德军在流感和对手的双重打击下,损兵80万,士气一落千丈。从9月开始,其同盟国中的保加利亚、土耳其和奥匈帝国先后退出战争。2个月后,德国在战争和流感的双重压力下决定求和。
       其实,协约国方面也已是强弩之末。当时正值西班牙流感的第二次传播高峰,协约国许多士兵已经把枪支当成了“拐杖”,流感的折磨使大家都支撑不住了。美军的传奇将领麦克阿瑟当时也被流感折磨得奄奄一息,不得不躺在担架上指挥战斗。
       战争显然已无法再进行下去。1918年11月11日,在法国贡比涅森林中的一个小火车站上,协约国代表、法国元帅福煦在自己的火车上接受了德国的无条件投降,第一次世界大战正式宣告结束。
       因此,从某种角度上说,正是禽流感加速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结束进程。
       (岳连城摘自2006年3月2日《湖南日报》,胡毅田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