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报刊

[成长]卫哲:寻找人生的短板
作者:纸鸢天涯

《青年文摘(红版)》 2008年 第08期

  多个检索词,请用空格间隔。
       《水浒传》、《三国演义》、《红楼梦》、《西游记》,卫哲用四大名著概括一个成功企业要走的四个阶段。这,同样也适用于他个人。
       用了15年,阿里巴巴网络有限公司CEO卫哲让中国人认识了他。这位中国年轻的高级执行官,如同坐火箭一般完成了“从士兵到将军”的升迁,其职场生涯如同一部将白领染成金领的“卫氏职场史”。美国权威财经杂志《福布斯》称赞卫哲富有远见,将帮助阿里巴巴企业间(B2B)公司成为世界顶级企业。
       如同一个游方僧,到任何一座庙,都是半路出家。不同的是,这个半路和尚,在漂泊江湖中一路悟道。每一次职场转换,都是他克服职场短板后的一次螺旋式跃升。
       小秘书脑袋装着总经理思维
       或许在一般人眼里,他从小就是神童,数学天才。但卫哲自认普通——像其他年轻人那样敏感,面对职业选择也摇摆不定。那时,一部电影都可能改变他的追求。看到一部刘德华主演的关于律师的电影,他决定去做一个律师。他还想过做作家,或者外交家……
       可能是他的中学教育改变了他。那是一家英文教学的寄宿学校——后来证明,这是他职业中取得成功的重要因素,将他定位在中国最优秀和最聪明的人群中。1993年从上海外国语学院毕业之后,他第一份职业是做“小秘书”——在曾被称为“中国证券之父”的万国证券总经理管金生身边做秘书,做一些翻译工作。
       管金生的秘书很少能做满一年,所以公司上下对他也并没有抱很大希望。
       作为秘书,老板的生活琐事都要打理好。在端茶送水这样的小事上,卫哲揣摩出很多技巧:老板喝一杯水要多长时间,讲话多就得勤倒,但是讲话很有激情的时候不要上前打断,什么时候只倒水不加茶叶,什么时候又得带茶叶进去,老板的打火机什么时候没油了,该换个新的,这都得把握。
       一件极普通的事,卫哲都有自己的独到之处。比如为老板作口译。卫哲说,如果逐字逐句翻译,其中一些信息对老板并没有用处,尤其是在商业谈判中,对方言语中流露出来的倾向性远比表面意思重要,但是一些翻译却在翻译过程中把有用的信息给剔除掉了。
       刚开始管金生只是让卫哲翻译年报,剪剪报纸。这种小事,卫哲当成大事,做足了功夫。卫哲注意观察,在那么多的剪报中,哪些是老板看过的,以引导自己下一步工作。到后来,管金生不看剪报就吃不下午饭。
       翻译工作获得肯定之后,老板开始把一些报告、演讲稿的撰写工作也交给他。开始他会出很多错误。“起初80%都会被老板批评要求重写,但是我每次都仔细研究老板不满意的地方,半年后基本不改一字。”
       秘书的工作很烦琐,但是卫哲却从中学到了管理知识。比如文件的传阅,一般的秘书会按照时间先后顺序放在老板的桌子上。卫哲却会按照自己理解的重要性来排序,并且把内容有关联的文件放在一起。
       “不这么做,并没有人认为不对,但是如果能为老板的工作提高效率,那就是你分内的事。”卫哲说,“更重要的是,如果你能以老板的视角,而不是老板秘书的视角来看那些文件,你也就学到了一些管理者的经验。”
       在乎的是细节,因为当你是小人物的时候,能做的只有细节。当这些细节都做好的时候,老板知道,让卫哲再做复印、倒水、剪报等工作,那是屈才了。管金生开始带着他,从政府要员到企业家,认识了很多当时显赫的人物。卫哲学到了很多做人处世的道理,视野开阔。紧接着,24岁的卫哲,出任上海万国证券公司资产管理总部的副总经理,成为当时国内最年轻的副总。
       不断寻找职业规划短板
       “你真的有这个能力吗?”当上副总经理的卫哲这样问自己。那时他感觉到:“杠杆最大,负债也最大。如果能力没有达到那个位置的要求,总有一天要还债。”
       果然,在1995年震惊业界的“3·27”事件中,万国证券因为财务管理问题而元气大伤。从这里,卫哲看到了自己在职场的第一块短板,决定去真正的百年老店补课。
       1995年,卫哲进入了普华永道国际会计公司工作,连降N级学习财务管理。最初,永道的合伙人对于卫哲的职位颇为伤神,卫哲主动提出:“要一个尽可能低的职位,就当财务顾问吧。”
       从前,卫哲是有专车、有秘书的副总经理,现在公司却有了将近30个职位比他高的人。但是卫哲并没有感到委屈,在他看来“这也就相当于有将近30个老师可以教我”。
       果然,卫哲以其天分和努力,以及在万国证券锻炼出的良好沟通能力和开阔视野,很快就在新公司脱颖而出。当时永道规定每年升迁不得超过一次,而卫哲一年升了两次。在那里,卫哲学习到了职业经理人的专业素养,养成了理性精神。
       2000年,漫漫熊市开始,卫哲又发现了自己职场规划中的第二块短板。他辞职去了百安居;“从资本市场走向零售行业是弥补执行力的短板。有些短板不能等到发生的那天再去弥补。”
       在一个全新的行业中,卫哲再一次发挥领导才能,仅仅1年时间,就升任百安居中国区总裁。在任的7年时间,他将公司从原有的5家分店、1300名员工,发展为在中国23个城市拥有55家分店和超过1万名员工的大型建材零售超市,使百安居成为中国第三大外资零售企业,年营业额达到近10亿美金。卫哲本人也连续两年被评为“中国零售连锁十大风云人物”。
       对于自己每一次职业跨越的成功,卫哲都归结于他对“时代”的正确分析:“我总是以发展的眼光去衡量职业、衡量得失。每到一个新的地方都是减薪减酬,但我很有自信,基本进去六个月,薪酬就比原来要高。我选择的职业在当时都是冷门的,但我对它的发展充满了信心。事实同样证明,我所投身过的事业都已受到社会的高度重视。”
       在出任百安居中国区总裁之前的十年职业经历中,他有过四家公司的工作经历。平均每个公司工作两年半,卫哲却能保障每次跳槽都得到新的机遇。他透露自己的跳槽秘诀是:“经理人在跳槽的时候,不能全部放弃自己以前的经历,如果冲销掉自己的全部资产,从零做起是一件很难的事。我从证券行业到咨询公司,到首席财务官,再到总裁,并没有重复老路,但彼此都有关联,跨度并不很大,否则也很难成功。”“换行不换岗,换岗不换行。”这是他的十字箴言,也是跳槽时的最低成本。
       经典的卫氏跳槽学
       光环笼罩下的百安居风云突变。2006年7月28日,卫哲突然宣布辞职。
       当时,他向百安居中国区的高管作了离职宣布,然后公司的通告发到了全国各地。瞬间,卫哲就收到了无数的电话和短消息,有的电话带着哭腔从很远的城市打来,卫哲难过地流下了眼泪。但他还是选择了离开:“我问自己,我该补哪块短板了?”
       三个月后的11月20日,卫哲“空降”至阿里巴巴,出任阿里巴巴集团执行副总裁,兼阿里巴巴企业间(B2B)电子商务总裁。
       “今天我来阿里巴巴是弥补电子商务短板的。”卫哲很清楚,“21世纪任何一家企业要成功都离不开互联网。”
       2007年初,履新不久的卫哲很谨慎。他给阿里巴巴所有国际会员发出英文拜年信,很快,8600多封回信塞满了他的邮箱。卫哲记得非常清楚,第一封回信来自阿根廷,那位零售商非常感谢阿里巴巴。不是因为他在中国采购了什么,而是因为他通过阿里巴巴,在墨西哥采购到了需要的商品。
       纯属巧合,11月5日中石油A股上市,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一天之后,阿里巴巴在香港成功上市,成为中国首个市值近200亿美元的互联网公司,成为中小企业的代表。
       从万国证券到永道会计顾问,再从百安居中国区总裁到阿里巴巴企业间(B2B)电子商务总裁,卫哲的跳槽可谓是一环套一环,环环相扣。这种跳槽路线,一方面拓展了自己的职业范围,另一方面又很有效地利用了原来职业的经验和资本,成功地抓住了金融、咨询、零售、互联网等一个个在中国新兴的行业浪潮。每一次跳槽都是那么的经典、成功,“卫氏跳槽学”颇值得职场“跳蚤”们借鉴。
       《水浒传》、《三国演义》、《红楼梦》、《西游记》,卫哲用四大名著概括一个成功企业要走的四个阶段。这,同样也适用于他个人。
       人生的第一阶段首先要从《水浒传》开始,人要想成功。就要“脱颖而出,打破常规”。第二阶段已然形成《三国演义》之势,企业和个人都有了一定的规模,有了强劲的对手;第三阶段就像《红楼梦》,需要管理一个复杂的大家庭;第四阶段就是《西游记》,凡间已无事可做,企业和企业家都进入了一个取经、传经的阶段。
       卫哲计划45岁退休,然后要学《西游记》里的唐僧取经、送经——将自己的管理心得和商海经验,传递给更多的职业经理人,传递给下一代,弥补下一个短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