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报刊

[每月欣赏]孙红雷:十年风火连城
作者:杨易军

《青年文摘(红版)》 2005年 第12期

  多个检索词,请用空格间隔。
分享到:
       
       我的生活准则是演好我的每一个角色。演戏是我的生命,我必须珍惜我的生命。
       2005年9月,中国电影《七剑》参展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中国青年演员孙红雷也随剧组前往威尼斯,他在影片中扮演了一个残暴凶恶的反派人物风火连城。本届电影节主席马科·穆勒看了这部电影,大赞孙红雷的表演,称他塑造了“中国第一坏小子”。
       十年前,孙红雷还只是北方城市哈尔滨的一个寂寂无名的莽撞少年,十年的成名之路,他经历了怎样的艰难坎坷,又有过怎样的儿女情长呢?
       最初的霹雳少年
       1970年,孙红雷出生于哈尔滨。他的父母都是普通教师,家里虽然不算富裕,但对孙红雷的教育,却一刻都没有放松过。在孙红雷的眼里,父亲是个特别坚强的人,无论遇到什么事情,他总是笑呵呵的。但在他18岁那年的一天晚上,孙红雷半夜醒来,突然看到爸爸在哭。他吓坏了,忙问原因,爸爸伤心地说:“孩子,单位分房,我没有分到,你结婚没有房子了。”
       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孙红雷发誓,一定要挣钱买房子,先给父母买,再给自己买。18岁的孙红雷没有去考大学,而是选择了唱歌跳舞,然而,作为教师的父母却希望儿子能考上大学。每天早上,孙红雷跟妈妈说上学去了,就匆匆出了门,而他的书包里装的全是些跳舞用的道具。1988年,在全国霹雳舞大赛中,这个初出茅庐的东北小伙子一鸣惊人,获得了二等奖。获奖后,孙红雷在哈尔滨成了名人。他兴高采烈地随歌舞团到处演出,俨然是个小明星。然而,霹雳舞毕竟是另类舞蹈,难登大雅之堂,不久,歌舞团不再让孙红雷跟团,孙红雷就这样“失业”了。
       父母认定这个孩子“没出息”,希望他回头是岸。但孙红雷没有回头,而是每天晚上躺在松花江边,苦苦地思索着自己的未来。当时,台湾的著名组合“小虎队”非常走红,孙红雷于是如法炮制,组成了一个“小狼队”。为了给“小狼队”找到出路,孙红雷只身南下,到当时音乐最为前卫的广州探路。凭着他的真诚和实力,广州音乐界的朋友给他搜罗了一大摞总谱,都是当时香港和台湾的流行歌曲。要知道,这些总谱的时价可是50元一张啊。
       回到哈尔滨,凭着这些总谱,孙红雷成了各大歌厅的“抢手货”,来找他演出的单位应接不暇。20岁不到,孙红雷成了哈尔滨娱乐界的“一哥”。
       1995年,哈尔滨筹办一台大型晚会,京城大腕儿们纷纷来到哈尔滨。孙红雷应电视台的邀请,负责这些大腕儿们的接待工作。于是,他认识了著名相声演员牛振华,并在牛振华的指点下,决定报考中央戏曲学院。第二天,孙红雷就辞去了娱乐城的工作,带着全部积蓄5000余元,赶到了北京。临行前,他对父母说:“爸,妈,我到北京去了,我要考大学。”
       父母惊讶万分,不知道他是怎么转过筋来的。父亲高兴地说:“好啊,只要你能考上,你的学费我出了。”
       中戏大专班的“戏疯子”
       赶到北京的当天,孙红雷就去了中央戏剧学院。在门口碰到一个老师,他眯着眼睛问孙红雷:“你来干什么?”孙红雷老实地说:“我来考大学。”老师哈哈乐了:“你?不行!”孙红雷急了:“为什么不行啊?”老师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说:“你,太胖,体形不行。”
       当时,孙红雷身高1米79,体重却重达90公斤。老师见孙红雷急得满头大汗,就给他指了条明路:“离考试只有一个月了,你得减20公斤。”
       孙红雷开始了地狱般的减肥。一个月后,他的体重减到了70公斤,顺利地参加了中戏音乐剧班的考试。他使出浑身解数,又是唱又是跳,闹了个满头大汗。考试结果公布了,孙红雷以优异的成绩被录取了。
       在学校,孙红雷没有浪费一分钟时间,记得他的老师们都说,他是这个班上最用功的学生,都管他叫“戏疯子”。
       大专班的学制是两年,孙红雷很快就面临毕业后的求职问题。作为演员,他当然想留在北京,这里有最优越的文化氛围和艺术环境。但想留在北京的人太多了,要求得立足北京的机会绝非易事。
       一天,一个朋友告诉他,中国国家话剧院招收演员,让他去试试。孙红雷还听说,当时有很多当红的明星都报了名,他想自己名不见经传,肯定没戏。但朋友劝他说:“你也学了这么久,我看你能行,为什么不去试试呢?试试能掉一块肉啊!”
       孙红雷笑了,他硬着头皮去报了名,然后跟着一群早已在电视和银幕上看惯了面孔的明星一起走进了考场。因为没有底气,他做了充足的准备。他排了五个小品,好几首歌和几段舞蹈。表演完后,他觉得自己都快要虚脱了:一是累的,二是紧张的。
       几天后,孙红雷正在王府井的一家书店里买书,突然间他的呼机响了。他的心狂跳起来。他借了书店的电话打过去,果然是中国话剧院人事处:“你是孙红雷吗?恭喜你呀,你被录用了。小伙子,不容易啊,那么多人,只录了你一个!快来报到吧。”
       放下电话,孙红雷迫不及待地拨通了家里的电话,是妈妈接的,孙红雷激动地说:“妈,我留在北京了,我有房子,有户口了……”而后,他泣不成声。
       进入国家话剧院后,孙红雷一口气出演了好几部话剧。1998年,孙红雷凭《三毛钱歌剧》获得了第十七届中国戏剧梅花奖。
       孙红雷在演艺界小有名气了,也有一些导演拿着本子来找他,让他出演电视剧中的人物。但孙红雷婉言拒绝了。他不想这么快就进入电视剧,他觉得自己的底气还不够。他认为只有在舞台上游刃有余了,再去演电视剧才能得心应手。朋友们说他迂腐,有钱不懂赚,孙红雷说:“我就知道一个道理,整天想着钱,想着出名,肯定不行。我的生活准则是演好我的每一个角色,踏踏实实的就行了。对我来说,演戏是我的生命,我必须珍惜我的生命。”
       这时,孙红雷有了一个倾心相爱的女友。她非常漂亮,心气也很高,她的愿望是一定要开上红色的宝马跑车。孙红雷一度把女友的心愿当成了奋斗目标。大学毕业了,他觉得自己的爱情也成熟了。他把单位分给他的12平方米的房子装修一新,在墙上挂满了女友的照片。然后,他向女友求婚,女友诧异地问他:“为什么要结婚啊?”孙红雷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只好说:“结了婚,我们单位就能给我分一间大一点的房子了。”女友生气地说:“我不会为了你的房子跟你结婚的。”孙红雷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一个劲地道歉。
       然而,过了没多久,女友还是离开了他。跟女友分手后,孙红雷一个人在那间小房子呆了大半年,每天看着照片发呆,心疼得无法言说。他以为自己就这样完了。但太阳照常升起,生活仍要继续。孙红雷从挂满了女友照片的小房子里出来,就接到了张艺谋的电话。
       幸福落泪的“中国第一坏小子”
       张艺谋请他在电影《我的父亲母亲》中出演儿子一角,是影片黑白部分的男主角。张艺谋对他没有任何要求,就是要让他在一群完全本色的群众演员中让人认不出来,张艺谋换了句话说:“就是让人看了电影后根本不记得你。”孙红雷演了,果然在群众演员中非常本色,影片演完了,至今很少有人记得他在电影里的样子。
       赵宝钢拍电视剧《永不瞑目》时,有人向他推荐了孙红雷。赵宝钢从来没听说过这个演员,但是答应见见他。孙红雷赶到剧组,赵宝钢正忙着,孙红雷就坐在旁边等着,这一等就是6个小时。赵宝钢终于有空了,却只看了他一眼就说:“你不行,我要的是个打手,你的样子太憨厚了。”孙红雷没有急着走。40分钟后,赵宝钢回头一看,见孙红雷还站在那儿,他怒气冲冲地对赵宝钢说:“告诉你,不用我,你会后悔一辈子的!”赵宝钢笑了:“好吧,就是你了。”孙红雷拼死拼活争来的角色只是个打手,还是四个打手中的一个。
       电视剧拍完了,赵宝钢跟孙红雷成了哥们儿,孙红雷那种玩命演戏的劲头跟他玩命拍戏的劲头太像了。他对孙红雷说:“我记着,我欠你一部戏。”
       2000年,赵宝钢筹拍电视剧《像雾像雨又像风》,他信守诺言,在剧中设置了一个名叫阿来的人物,他打电话约孙红雷:“来吧,这个角色是为你量身定制的。”
       孙红雷不负赵宝钢的厚望,把阿来的忠心和痴情演绎得逼真而又感人。《像雾像雨又像风》播出后,阿来这个人物成为孙红雷的代名词,凭着这个人物,他在演艺界一炮而红。
       
       2001年,孙红雷接拍了电影《周渔的火车》。见过导演孙周后,孙红雷得知,这部戏的女主角是大名鼎鼎的国际巨星巩俐。虽然算起来巩俐是他的师姐,可孙红雷心里有点犯嘀咕:这么个大人物,别是架子特大吧?
       一天,孙周打电话给他,说巩俐从香港到北京来了,让他去见一面,谈谈戏。孙红雷一听,激动得浑身不自在。这个国际巨星,从前可一直是在银幕上高高在上的,如今能见到“真人”了。他换了十几套衣服,都觉得不对。最后,他挑了一件夹克衫,配上铁灰色的牛仔裤,穿着就去了。巩俐像一阵清风一样出现在他面前,她穿着一件绿色的裙子,整个人清爽秀丽。孙红雷傻了,看着美女不知说什么才好,半天才说了一句:“你,你长得可真年轻啊!”
       后来相熟之后,巩俐才告诉他当天对他的感觉,他那身衣服看得她难受了半天,大夏天的,都不知道他是怎么穿衣服的。
       继《周渔的火车》之后,孙红雷又拍摄了《军歌嘹亮》、《征服》、《浮华背后》、《我非英雄》等电视剧,成为国内当红的一线男演员。
       2005年,孙红雷接拍了香港导演徐克的电影《七剑》,他在其中饰演一个大恶人风火连城。他把这个性情残暴的反派演得入木三分,让人看得恨不能食之肉而后快。
       9月,孙红雷随《七剑》剧组赴威尼斯,参加威尼斯电影节。威尼斯电影节主席马科·穆勒看完电影后,评价孙红雷的表演时说:“他塑造了‘中国第一坏小子’。”听了这个评价,孙红雷的眼圈红了:“作为一个中国演员,我终于感到了幸福。”
       (杨平摘自《知音》第2005年2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