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报刊

[汉诗]黑发的藏族姑娘
作者:■北 野

《人民文学》 2001年 第05期

  多个检索词,请用空格间隔。
分享到:
       黑发的藏族姑娘
       
       你说你的家乡在青海
       我便想起白云般的羊群和羊群般的白云
       以及落日里孤单的骑影
       以及地平线上
       悠远苍凉的歌声
       你说你的奶奶是个藏族姑娘
       我便相信 你的那混血儿的父亲
       一定很英俊,而你的母亲
       一定也长着你的黑头发
       和你那纯情明亮的眼神
       在一个异乡的黄昏
       你说出了你的土伯特血统
       我静脉里的雅鲁藏布便开始汹涌
       我们都是失散的种子,故乡遥远
       如喑哑的风铃
       回不去了,永远回不去了
       就连你美丽的眼睛我疼痛的歌喉
       也将在匆匆的一闪间
       彼此失踪
       八月的第一支歌
       孩子们玩耍的声音
       从窗外高楼下的薄暮里传来
       像蝙蝠的尖叫
       像上帝的灵在水面上运行
       涩涩的北风没有带来雨意
       妇女们冒着虚汗
       男人们铁石心肠
       一只浪迹街头的狗躲避着车轮的
       挤压
       在山的南面
       洪水驱赶着羊君正向坟地转移
       而追赶太阳的葵花
       把头垂下
       在洪水和黑夜的近旁
       孩子们的黑眼睛闪闪发亮
       而成年男子的琴声
       流淌着星星和桤木的疼痛
       夜听库车民歌
       羯皮鼓轻轻点了一下
       悲怆的维吾尔男子便像塔里木起伏的
       沙漠
       汹涌着汹涌着
       生命中一望无际的干渴
       沙它尔为那悲歌上下盘旋
       都它尔为之一咏三叹
       风沙弥漫的嗓子
       空阔孤寂的路程
       胡大啊!
       人生为何这般荒凉
       谁能把受苦的人直接带进天堂
       这就是我们世世代代居住的家园啊
       河流通向沙漠
       老人通向麻札
       男人的悲伤像夜火照亮了村庄
       所有的乐器都加入了合唱
       滚滚不息的热泪
       对着天上的安拉流淌
       沙巴依甩得丁当响
       颤抖的乐手闭着眼摇晃
       石头也被敲起来
       哑巴也张着嘴放声高唱
       唉,过路的人啊
       停下你的脚步好好想一想
       人的一生竟是如此难熬
       喊破了嗓子也驱不尽荒凉
       正是一年中牛羊转场的时节
       正是一年中牛羊转场的时节
       河水渐凉 雨雾迷茫
       阴的空气中马的嘶鸣湿漉漉
       越过了山冈
       远方城市放学的一群孩子叽叽喳喳
       涌到了红绿灯下,他们东张西望
       停在了湍急的河边上
       但愿我的马驹不在其中!
       而我的孩子,那命中注定的城市孤儿
       但愿他们,不再走山羊的路
       住狐狸的窝!
       正是一年中牛羊转场的时节
       河流献出了石头 山林献出了松果
       而运送酸雨的云块也从草原上空
       忍痛经过
       而冷杉树下的一头小牛正将童年的口水
       咀嚼
       而牧人的歌声先于炉火在毡房里熄灭
       而我,骄傲伴随着心碎,淋着雨爬上了
       望不见亲人的山坡
       但愿我的诗歌还流淌着牧业的奶香!
       但愿浓重的烟雾还没有熏黑我的心脏!
       但愿你们,死去的先人和活着的亲人们
       还能够听见,我这浑身湿透了的歌唱!
       〔责任编辑 陈永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