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报刊

[七色琴弦]阿雅城(组诗)
作者:王成光

《含笑花》 2004年 第05期

  多个检索词,请用空格间隔。
分享到:
       
        马关八寨阿雅城,史志记载为我县人类最先居住、繁衍生息的少数民族群居部落,现虽已成为远古的历史,遗址存物少,遗风依稀,但民间传说颇为神奇,时有游人攀山探考和观光。
       ——题记
       草坡
       沉默而纯净的草坡
       数百年拒绝了
       欲望在草尖上逗留的
       雷声和风的口哨
       一抹陡然地铺展在高度
       任绿浪驮着的气息
       从山口自由来往
       当诗人和一支鸟的目光
       掠过她萋萋的面
       才知道生命 在山之川
       会绿得如此清澈
       当我们站到历史的看台
       才知道龙氏家族 在阿雅牧场
       放养过千万只牛羊
       温厚的草坡
       没有深掘土层的阴谋
       没有向上拔高的志向
       因而也允许你
       在她怀里徘徊和流浪
       我们无法追溯草坡百年的历史
       无法知道芳草养肥多少牛羊
       只知道她绿了又枯 青了又黄
       如人生的过渡
       叠岩
       一层压着一层支撑
       便使土壤得以成山峰
       拉着草坡的衣襟
       固守一隅永久的空间
       流放苍鹰和云雾
       数百年前
       传说中的龙氏家族
       用思想构筑岩的形象
       使崖的险峻维护着城堡
       他的国度得以强盛
       如今 游人和牧童踊跃
       品味你高傲的个性
       阳光扑来丈量
       那细碎枯枝与壮汉的吼声
       充满宽容和力度
       足下的山峦变得年轻
       坚毅的叠岩
       何时能把苍鹰和云雾
       收回家乡
       残墙
       一个受委屈的硬汉
       带着一种淡淡的忧伤
       凝视英雄饮马的地方
       那些跋扈的胡骑
       刀光剑影的争斗
       随风远逝
       龙氏土司也迁徙
       就这汉子仍坚守家乡
       他从历史的长河中
       带着一种拥有走来
       每块石的断面
       深沉的身躯
       都刻画着忠诚的印记
       沿着心中丁点路标
       我们与相隔百年的
       残墙邂逅
       虽然彼此读不懂
       却看到一种存在和记忆
       与这块土地的子民
       相依永恒
       抚摸着残墙断壁
       任联想与历史融合
       诠释岁月的苍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