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报刊

[与生活有关]高春林的诗(二首)
作者:高春林

《星星·诗歌》 2007年 第12期

  多个检索词,请用空格间隔。
       
       好时光
       我在平静中活着,从来不曾惊慌
       失措,从来没想到好时光其实不多。
       在某个清晨,没准儿,会忽然抵达墓地,
       或倒在雨泊中,无为地震颤。
       我念想能重新生活:从爱情到飞翔,
       一场盛大的宴会,是为我设计的——
       开场到高潮,我是主角,
       我触摸爱的肌肤,骨骼,我在春天的
       路上或夜晚,把你,你们
       召集在一起,然后在好时光里消失。
       我像梦话一样述说,而这春天的第一天,
       我的一位师长仙死,我呆看着,
       一缕青烟袅袅向西。轮回说起来是多么
       虚无的比喻!这世界,春天还在涌动,
       水中的鱼在水中飞在水中呼吸。
       抛开忧郁,我借岸上的一匹白马,
       或乘一列火车,向未来向好时光
       送去水一样的明澈,宏阔,和玫瑰。
       小 住
       在山谷,花不瘦,词语
       瘦。樱桃是性爱之手,揭温柔的短。
       我啥也不说,也不怀疑。
       风吹我的耳垂,酥。
       风吹我的草,吹我的任性,
       风吹在石头上,石头动了,
       我有小住一段的可能——住在风里,
       用风缝补衣服,用一个夜晚
       抵挡城市生活的借口,用庸倦掩埋速度。
       风吹得哗哗响,吹得樱桃脸红,
       风吹碎时间,吹走暗,
       风吹我,我渴。我没有带饮料,有酒,
       樱桃是下酒菜,是野性的火苗——
       山谷的主角,可以肆意,
       可以哭,可以一次次做城市的逃兵——
       还是个漂亮的女兵。
       风吹她,她不动,直到我到来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