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报刊

[世间感动]爱城故事
作者:[新加坡]王文献

《意林》 2006年 第24期

  多个检索词,请用空格间隔。
       
       我曾在美国的爱荷华城做过约半年的学术研究。爱城不大,但景色优美,尤其是郊外那无边无际的金色麦田,微风拂过,宛如波浪翻滚,给人梦幻的感觉。
       在爱城的时候,租住的是乔安的房子。房子很宽敞,但只有我跟她两个人居住,整日里非常安静。
       有时候要很仔细地听,才听得到一点点乔安走路时衣裙的窸窣声,或是她准备食物时轻微的碗碟碰撞声。
       乔安比我略大,长得很漂亮,但脸色稍微有点苍白,个子不高,非常瘦;她没有出外工作,每天很细心地为我准备三餐,还有茶和点心。我实在忙碌的时候,她也会帮我把衣服放进洗衣机里,然后取出,晾晒在后院里。乔安的照顾总让我很不好意思,她却说,她没有姐妹,很孤单。我来到爱城,有缘跟她一起住,她从心里把我当做了妹妹。
       不过,一到了星期天,她就一整天不见踪影。偶尔我早起,在院子里运动的时候,看到她把很多鲜花和一些水果往车上搬。我上前去帮她,她总是很歉意地说,她得外出,冰箱里有牛奶、果汁、面包、火腿等等……
       我当然安慰她说没关系的,我一定有办法把自己喂饱。然后目送她的车绝尘而去。
       研究接近尾声的时候,我不那么忙了,跟乔安也熟悉了。我们便会坐在一起喝下午茶,聊天。她告诉我,她年幼时,父亲就离家出走,再也没有回来。那以后她一直和母亲相依为命,母女感情非常好。后来,母亲也过世了。她的身体不是很好,不能工作,还好,母亲留下大笔遗产,让她能够生活无忧。
       星期天的时候,乔安照例又要外出。她告诉我,她每个星期天都是去她母亲的墓地,陪伴她。
       我便跟乔安说,如果她不介意的话,我也想跟她去看看,一来向她母亲致意,二来我觉得每次乔安出外回来,都异常疲倦,倒头便睡,到次日下午才能起身。我陪她去,至少可以帮她驾车,让她不那么疲累。
       乔安很意外,也很高兴。我们把她预先准备好的花还有水果搬上车,就驾车出发了。
       穿越了大片金色的麦田,约摸一个多小时,我们便来到了乔安母亲安息的墓园了。墓园里庄严肃穆,洁净安谧,到处都是鲜花,香气弥漫在微风里。我们把墓前风干了的花仔细清理干净,换上新带来的花。秋天的阳光金子一般细碎地洒下来,照在墓碑里镶嵌的照片上。
       从照片上看,乔安的母亲非常年轻,有着灿烂温暖的笑容……
       乔安说,她的母亲是在三十五岁那年,当着她的面,开枪自杀的……
       我不禁愣住,但觉一股寒意,直透心肺。
       这个正当盛年的女子,有着明媚甜美的笑容,有秋水一般美丽的容颜,还有别人羡慕不已的大笔财富,是什么原因让她舍弃这一切,用如此决绝的方式,在惟一的爱女面前开枪自尽?
       “我十四岁那年,被查出晚期肝癌,医生说,惟一的救治方法就是做肝脏移植手术。但合适的肝等来等去,就是等不到。我的母亲偷偷做了检查,得知她的肝很适合移植给我后,就一直哀求医生尽快把她的肝移植给我。到了最后她甚至在恐吓医生。但按照当时的法律,是绝对不能做活体肝脏移植手术的,即使是父母子女之间,也不可以。医生当然不敢听从妈妈的意见,去冒这个险。
       “母亲在生意场上,是个女强人,不到十年时间里,积累了千万元的财富;在这件事情上,也充分显示了她的决心和铁腕作风。她经过周密的部署,在带着我去医生那里复诊的时候,简短地交代过医生,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掏出手枪自杀。让医生不得不在目瞪口呆之后,马上开始为我做肝脏移植手术。医生告诉我,如果再拖半个月,我就没命了,这让母亲意识到,她没有时间再等下去了……
       “上个月我去复诊,医生说,像我这样做了肝脏移植手术,可以活得这么久的病例,非常罕见。我想,没有别的原因,只因妈妈的肝脏与我同在,妈妈的心,也与我同在吧……”
       爱荷华城,简称爱城。它至今仍让我思念怀想不已,很大原因,是因为在爱城,流传着这么一个爱的故事吧……
       (司志政摘自《中外读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