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报刊

[生命]藏獒之死
作者:江淮笔墨

《意林》 2006年 第09期

  多个检索词,请用空格间隔。
分享到:
       一
       深秋的哈苏拉草原犹如巨大无比的唐卡平铺在阿穆阿山脚下,阳光从积雪皑皑的雪峰上空倾泻下来,和煦、温柔,空气中弥漫着牧草散出的醉人的气息。巴特尔躺在草地上,望着天池般湛蓝的天空,洁白的云朵像一群群羊儿在游荡。他翻了一下身子,远处的羊群在枯草中寻觅那还没有被秋霜染黄的牧草,它们臃肿的身子多像天上的云朵,巴特尔有些陶醉了……
       羊群背后,卡王和萨玛正在嬉戏亲热,萨玛快要生了,要不然这两个家伙会丝毫不顾及主人的感受,蓝天白云下激情缱绻,这两个狗东西!巴特尔笑了。到草原上放牧离不开藏獒,草原上经常有野狼出没,卡王和萨玛多次击退野狼的偷袭,曾经不止一次的用它们一剑封喉的凌厉招数咬断野狼的喉咙,长期的生死拼杀使它们的身上积淀了一种神秘的气息,百里之外也足以震慑草原上那群以凶残和狡猾著称的哈苏拉野狼。他们是草原上的英雄,也是巴特尔的骄傲!
       二
       草原的夜晚静谧而安详,巴特尔鼾声如雷,睡梦中他回到了那熟悉又陌生的家中……
       一群野狼在头狼的带领下正在向草原上最后的羊群靠近,那两条高大健壮的藏獒是它们致命的敌人,它们打算采取闪电式的偷袭,抢得到就抢,抢不到就逃。
       等待———
       月亮缓缓的移进了云的峰谷中。野狼们箭一般冲进了羊群,宁静的草原顿时一片混乱,羊群向四下奔散,羊的惨叫声响作一片。在头狼的指挥下,野狼们无声息的叼着俘获的羊迅速而又有秩序的逃离。卡王飞也似的追上野狼,挡住了他们的退路,野狼们被它的神勇骇呆了。它那漆黑的眸子里闪射阴冷犀利的死亡之光,它那低沉的吼声透露出一种无法抗拒的威严,它那尖锐的獠牙在黑夜里白森森的骇魂夺魄,它是草原上至高无上的王者!
       嗷—嗷—嗷—
       头狼的嚎叫惊醒了野狼们,他们丢下猎物,群拥而上。
       一时间,血雨腥风、血光飞溅、血肉横飞。
       嗷———
       一声凄惨的叫声。野狼们突然停了下来,只见萨玛紧紧地咬住了头狼的脖子。野狼们疯了似得冲上去,咬住了萨玛的耳朵、脖子、四腿和尾巴,他们拼命地扯拉,企图救下他们的头领。
       砰—砰—砰—
       巴特尔端着猎枪冲了出来。枪声响过,几条狼应声倒地,野狼们顿时飞也似得逃走了。巴特尔来不及召集羊群,他快步上前,只见萨玛脚下躺着早已断气的头狼的尸首,萨玛身上血肉模糊,断裂的腿骨白森森的裸露着,泪水顿时盈满了这位草原汉子的眼眶……卡王轻轻地舔拭着萨玛身上的伤口,温情的摩挲萨玛的脸庞。突然,卡王用獠牙撕开了萨玛的肚子,血水奔流,萨玛咬紧牙关一声不吭,巴特尔被眼前的突变惊呆了!
       整个世界仿佛凝固了一般,肃穆、庄严……
       呜—呜—
       清脆而嘹亮的声音打破了死一般的沉寂,一个小生命从血水中蹒跚着“走”了出来!
       三
       卡萨———开饭喽!
       小藏獒卡萨憨态可掬地向巴特尔跑来。小家伙已经三个月大了,毛茸茸的,像一只可爱玩具熊,甚是可爱,让你无法把它和草原上最凶猛的斗士联系起来。
       卡萨能活下来是个奇迹,巴特尔试图让哺乳期的母羊给它喂奶,可是没有一头羊愿意,它毕竟和羊羔不同,它的身上还残留着母亲萨玛的煞气,那是藏獒与生俱来的生命气息。巴特尔只好用奶瓶喂它,为了不让它生病,卡萨吃的肉都是煮熟的,连骨头也都被细心地剔除。晚上,巴特尔抱着卡萨睡在床上,连儿子都嫉妒地说,自己还不如一条狗。其实,他哪里懂得父亲的心情,卡萨出生时惨烈的一幕让他永远无法忘怀,他要让卡萨健康地成长起来,这是他的责任!
       看着卡萨贪婪的吃相,巴特尔感到轻松。小家伙正在一天天长大,他希望有一天能带着卡萨到草原上去看看它父母厮杀过的地方,去拜祭它英雄的母亲———萨玛。
       第二年春天,巴特尔和卡王带着羊群出发了,卡萨不知什么时候从家里溜了出来。草原上危机四伏,充满了凶险,岂是小藏獒可以去的?如果有什么意外,他将无脸面对死去的萨玛,他将愧疚一辈子。卡萨被送回了家,巴特尔把负责照看卡萨的妻子和孩子臭骂了一通。他从来也没有发过那么大的火,妻子和孩子被吓呆了。
       秋天,当巴特尔回来的时候,卡萨已长成丰满俊朗的“帅小伙”了,一身干净利落的金黄色的毛发英气逼人,深邃的眼眸闪烁着湖水般澄澈的光芒,四肢修长,体格健壮。
       巴特尔顿时泪眼婆娑,紧紧地抱住了卡萨……
       四
       巴特尔带着卡王、卡萨和羊群向着草原出发了。
       卡萨兴奋得跑前跑后,不时地对着远处放声高歌。它整天呆在屋里,就是院门也很少出去,它所见到的天,只有院子那么大;它所见到的地,也只有院子那么大。这千顷草原,万里碧空,繁花怒放,白云悠悠,一切是那么的美好。
       羊群突然骚乱起来,一群哈苏拉野狼正从远处奔来。这群饿了一个冬天的家伙似乎忘记了危险,不顾一切地扑向羊群。
       卡王看了一眼儿子,孩子,来吧!我们战斗的时刻到了!让它震惊的是,它发现卡萨竟眼露惧色,躲进了混乱的羊群中,像一头胆怯的绵羊。孬种!
       砰———巴特尔的枪声响了,卡王和野狼展开了殊死的搏杀。
       战斗很快结束了,野狼们丢下同伴的尸首,纷纷逃走。卡王发现了躲在羊群里的卡萨,它的腿受伤了,一瘸一拐———混乱的羊群经常发生同伴挤踏。卡王一声不响走过去,惊魂未定的卡萨望着父亲。刚才的一幕太可怕了,美丽的草原上竟然还有这么凶残的动物,它的眼眶里闪烁着晶莹的光。卡王深黑的眼眸里燃烧着愤怒,它一跃而起,一口咬住了卡萨的喉咙,伴随着卡萨的一声惨叫,殷红的血花喷涌而出……
       卡萨死了。
       巴特尔不明白卡王为什么这么残忍,只是在夜里时常能听到卡王那凄厉的哀号。
       (尘中塑摘自《铜陵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