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报刊

[社会]夜半钟声
作者:赵丽宏

《意林》 2005年 第23期

  多个检索词,请用空格间隔。
分享到:
       前几天去杭州,和一位刚认识的朋友聊天,不知怎么谈起了夜半钟声,这位一直笑嘻嘻的朋友,突然沉下脸来,语气也一下子变得沉重了:“我不愿意听那夜半的钟声!”
        “为什么?”我感到奇怪。
        “心里难受。为一群冤死的溺水者难受。”
        “什么?溺水者?”我更为大惑不解。
        于是朋友讲了一段故事:
        “十年前,我在一家医院里当护士。一天夜里,突然紧急集合,说是长江里翻了一条客船,要我们赶去抢救溺水者。汽车飞驰到江边,又坐汽艇到江心。还没有看见沉船,就已听到一片叮叮当当的声音。在静悄悄地夜里,这急促而又杂乱的声音惊心动魄,传得很远。我们靠近了沉船才明白是怎么回事。那条客船已在水里翻了个身,船底朝天,但还没有沉下去。那叮叮当当的声音,就是从船的底舱里传出来的。听声音,起码有上百个人在同时敲打船底,听得都让人揪心!那声音,是困在底舱里那些垂死挣扎的溺水者在喊救命啊!只有把船底割开,才能把他们救出来。救生船一艘一艘开来,围在客船的四周,所有人都急得眼睛里冒火。几个拿着电割枪的小伙子已经爬到叮叮当当的船底上,只等一声令下。但命令却迟迟不下来,说是指挥部的人正在研究抢救方案。船底下的敲击声渐渐稀落,可命令还是不下来。指挥部还在为抢救方案争论不休,说割开船底会使客船突然翻过身来,会危及救护人员的生命……一个多小时过去了,船底下的敲击声越来越稀,越来越弱,只剩下不多的几个人在敲了。但,指挥部的会还是没开完!一个在翻船时打碎舷窗死里逃生的乘客,顾不得满脸满身的血,在一条救生船上又哭又喊:“为什么还不救人?为什么见死不救?你们全都疯了!你们疯了!”抢救队里也有人急得哭起来。到后来,船底下只剩下两三个人的敲击声了。而且是敲一下,停一会,再轻轻地敲一下……终于,那断断续续的敲击声停止了,江面上死一般静寂,露出水面的船底不祥地浮动着,像溺水者临死前的颤抖……突然,船底下又有人重重地敲了两下——当!当!像是两下钟声,在黑咕隆咚的江面上回旋。此后,什么声音也没有了。这时,天已经微微发亮,指挥部这才决定割开船救人。切开船只花了几分钟。从底舱里捞出来三个活人,其余的全都是尸体。这些被淹死的人,曾经用最后一点力气拼命敲打船壳,但他们却没能得救!
        朋友讲完了她的故事,我们怅然对视着,沉默了很久。
        这几天夜里,我失眠了。当钟声在寂静的黑暗中突然响起来时,我的心为之震颤。当年在指挥部里开了一夜会议的那些人,不知会不会在这深夜的钟声里失眠?
       (春江水摘自《赵丽宏散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