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报刊

[特区广角镜]找人还是找狗
作者:五斗米

《故事林》 2008年 第24期

  多个检索词,请用空格间隔。
       张博是一家跨国旅游公司中国分公司的员工,口齿伶俐,脑筋灵活,别说同事们,就是公司副总胡欣有什么疑难问题都向他请教,每次张博也都对答如流,让胡欣把头点得像鸡啄米似的。但这天,一个问题却让张博头疼了一阵子。那天他出差回来,见公司的人都不在。这时节虽是旅游淡季,但也不至于全公司都放假呀,这是怎么回事?正要找人询问,胡欣来找他了。他笑眯眯地说:“老总的狗米吉和刘一全都失踪了,公司里的人都出去寻找米吉呢!这段时间,公司的一切由我说了算。找狗算正常上班,要是找到狗,还能得到4000元奖金;找人不算上班,只能算请假了!你是愿意去找人呢!还是愿意去找狗?”
       原来,公司的老总唐纳是一个无儿无女的美国老头。这天,唐纳带着米吉逛街,一不小心把米吉弄丢了。唐纳没找见,就跑回公司发布命令,全体员工立即停下手头工作,全部出动,寻找米吉,谁找到就给谁2000元!
       丢了一只狗,至于这样吗?这你有所不知,美国人原本就敬畏生命。啥叫敬畏生命呢?这么说吧,中国人扛一根扁担进山,刚到山脚,山上鸟兽立马就跑得没影了,为啥,它们以为扛着枪呢!可在美国就不同了,松鼠都敢跑到他们的肩膀上玩耍。何况米吉是他的亡妻在生命的最后一周,硬撑着去狗市给他买来的,是她留给他的唯一有生命的礼物呢!
       可一连找了两天也没找着,唐纳想象着自己心爱的米吉要么饿着肚子流落街头,要么成了谁的盘中餐,越想越心痛,最后竟然吃不下也睡不着,身体和精神状态都不好,只得让胡欣暂时全权处理公司事务。
       胡欣于是全力以赴,把寻狗赏金增加到4000元。可两天之后,米吉不但没找着,公司员工刘一全却在出去找狗之后不再回来,打手机关机,他的亲戚朋友家里也没有任何踪影!
       刘一全是财务科的,是个书呆子,平时一心一意钻研业务,在公司里很受老总器重,而且除了他熟悉的财会工作之外,没有别的技能。他怎么可能就这样跟公司不辞而别呢?出去找狗没有回来,那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失踪了!
       平时刘一全与张博关系最铁。张博没烟了就掏刘一全的裤袋,刘一全没烟了也掏张博的裤袋,话都不用先说。张博头痛了几秒钟,问胡欣:“你为什么不去找人?难道人不比狗重要?”
       胡欣双手一摊,女人似的羞涩一笑,说:“我知道,人是比狗重要,可要是这狗找不回来,弄不好唐纳得完蛋了。他一完蛋,说不定公司也就跟着完蛋,那样一来,我们全都得丢饭碗!我也是为大家着想,才让大家去找狗的嘛!再说,刘一全要是真的失踪了,我们能找得到他吗?要是他没事,不用找他最后也回来了!他是你的朋友,友情无价,我给你个机会,你自己选择吧!”
       这是什么话啊?!张博咬了咬牙,说:“你的理由挺足的,可是我想问一下,假如现在失踪的是你妈,你还会先找狗吗?”
       胡欣的妈也早就失去了老伴,虽然年迈但身体还很好,凭胡欣的关系,在公司里做清洁工。说是清洁工,其实只是偶尔扫扫唐纳和胡欣的办公室而已。
       胡欣听了一愣,想了想说:“这个问题确实比较难回答,可现在该回答问题的是你,因为我妈并没有失踪啊……”
       胡欣那躲躲闪闪的目光,油光闪亮的头发,嬉皮笑脸的嘴脸,让张博一时气急,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他扬手啪地就搧了胡欣一巴掌,狠狠地骂道:“你这个狗奴才!”说完头也不回地冲出门,找刘一全去了。
       在城市里找一个人谈何容易,张博把平时刘一全喜欢去的地方都找个遍,又给他的亲戚朋友打电话,手机都打没电了,还是没有得到一点有用的信息。傍晚时张博肚子饿了只得回公司,刚想去吃饭,忽然一个同事拍了拍他的肩,说:“刚才我在找狗补助费人员的名单上,怎么没见到你的名字?你难道不去找狗吗?”
       张博听了一愣,差点背过气去。原来找狗的人不但算正常上班,还能每天得到50块钱的找狗补助。
       自己辛辛苦苦找人,连工资都拿不到。人家找一条狗,不但有工资还有补助。这胡欣真够狠,简直连狗都不如啊!张博当晚越想越气,翻来覆去没睡着……
       第二天,张博睁着布满红丝的眼睛,又在街上胡乱转悠,一边走一边拿着手机给亲戚朋友打电话,猛然间只听得砰的一声,他就倒在地上,什么也不知道了。等他醒来,一看自己竟然躺在医院门诊室的长椅上,又摸摸额头,上面肿着一个大包。原来自己刚才一不注意,撞在电线杆上昏过去了,结果被一个好心人背到医院。此时好心人见他醒了过来,把一张300块钱的发票和一袋痛肿灵之类的药伸到他面前,说:“医生刚才给你检查了,说你只是保护性昏迷,等醒过来就没事了!这是刚才我帮你付的药费和诊疗费,你要是不相信,我可以让医生作证!”……
       人家找狗,不但拿工资还拿补助,我找人,不但什么也没有,还倒贴300元外加额头上一个大包,难道真的是好心没好报?或者是自己太不现实了?从医院出来后,张博正胡思乱想,忽然看见一个女孩牵着一条狗从面前一闪而过。张博立马一个激灵:米吉的额头上有一圈醒目的黑毛,这只狗的额头上也有,难道它就是米吉?张博不由自主地紧跟几步,叫了一声“米吉”,果然那条狗闻声马上回过头来。张博心中狂跳不已: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等我把狗送给唐纳,不但4000块赏金到手,说不定还能受到唐纳的器重,从此飞黄腾达!算了,刘一全,你既然不出来,就先在那儿呆着吧!等我把狗送给了唐纳,再来找你不迟!
       张博正想着,忽然一辆大卡车冲了过来,车尾喷出的滚滚浓烟把他和牵狗姑娘隔开了,等烟尘散去时,姑娘早没了踪影。
       当天晚上张博又是拍大腿又是掐腮帮,还是一夜没睡着。天一亮,他就急不可耐地来到昨天碰上米吉的地方,在街边的石凳上坐了下来,眼睛盯着来来往往的行人。他想说不定那姑娘就住在附近呢!
       也真是巧了,张博坐下还不到一个钟头,那个姑娘牵着狗出现了。张博一看狗的额头,果然是一圈醒目的黑毛。
       张博赶紧上前截住姑娘,颤声问道:“姑娘,这狗是不是米吉?”
       姑娘点点头,问他怎么了。张博笑了笑说:“这条狗是你的吗?”
       姑娘一听警惕地朝四周看了看,沉着脸说:“什么意思?这狗不是我的,难道是你的?”
       张博一看姑娘的神态,明白了,这年头什么古怪心理的人都有,曾经有报道说有个白领不缺钱,可硬是做小偷,因为只有做小偷他才觉得舒服!这街上到处都是寻找米吉的广告,这姑娘知道了却不把狗还给唐纳,八成是因为太喜欢米吉了,说不定还是因为太喜欢而把它偷走呢!
       可现在说她是小偷显然没根据,而且说不定还引来麻烦。该怎么办呢?张博眉头一皱计上心头,装出非常诚恳的样子对姑娘说:“姑娘,不是这意思,实际上是这样的……”
       张博编了一套故事说,他父亲养有一条叫米吉的狗,跟姑娘的这条狗长得一模一样,前几天走丢了,父亲非常伤心,以致生了大病。如果姑娘愿意,他想把姑娘手上的这条狗买回去,骗骗父亲,让他的病好起来。
       姑娘开始坚决不同意,但在张博的苦苦哀求下,终于同意了,说:“好吧!不过没有2000块钱,你别想带走它!”
       赏金四千,除去这两千,还有两千呢!张博想到这里,二话没说就把狗买了下来。可当他抱着米吉,吹着口哨来到公司时却傻了眼,原来此时公司的休闲草地上围满了人。刘一全站在人群中,正笑容满面地看着草地中央的两个人。那两个人是唐纳和胡欣的母亲。他俩正一起开心地逗着一条狗玩,而那条狗的额头上有一圈极醒目的黑毛。
       张博看了一眼怀中的狗,明白了,他上了那个姑娘的当了!原来那姑娘的狗也叫米吉,长得跟唐纳的米吉有点相似,看着满天飞的米吉的相片和满大街寻找米吉的人,那姑娘陡生歪念,把她的米吉化妆成了唐纳的米吉模样,然后牵着它在街上转悠,没想真让张博上当了。
       张博正想偷偷把“米吉”扔掉算了,没想刚转身,胡欣就像是从地底下冒出来似的,把他拉到一个偏僻的角落,然后笑眯眯地打量着他怀中的“米吉”,笑道:“怎么回事?你不是说去找人吗?怎么最后还是找狗去了?”
       张博一听脸红到耳根,嗫嚅着说:“别提了!你还是快告诉我,米吉和刘一全是在哪里找到的吧!”
       胡欣哈哈大笑说:“其实,刘一全根本就没有失踪,在你出差回来那天,米吉也早就找到了,之所以有后面这些事,都是因为我有两个小阴谋!如果你愿意保密的话,我可以告诉你。”
       张博一头雾水,忙说绝对可以保密。胡欣笑了笑说:“第一个阴谋,那是为了我妈。自从我妈做了清洁工,跟唐纳接触后,我就觉得他俩好像有点那个意思,我觉得唐纳这老头重感情,假如让他跟我妈做伴肯定不错。可这老头一有空就带着米吉去遛,两人没有相处的机会。那天米吉丢了后,刘一全很快就找到了。但看到唐纳急出病来,我就让刘一全躲了起来,假装失踪,然后以全公司都去找狗为借口,让我妈去照顾他,借以培养他俩的感情。现在你也看到了,我的目的基本上达到了!”
       “原来如此,那第二个阴谋呢?”张博问。
       “我觉得你业务挺不错!早想提拔你做营销部经理了,可一直没有找到一个能很好地考察你的为人的机会。那天你回来后,我就想到,找人还是找狗,这是一道最好的题!”
       原来如此,没想到一个飞黄腾达的机会就这样飞了!张博一听软了半截,蚊子叫似的低声说:“可惜了!这道题我得了个鸭蛋!”
       没想到胡欣摸了摸腮帮,又拍了拍张博的肩,说:“不,这经理还是让你当!虽然你最后还是去找了狗,但在这个年头,你能给我一巴掌,这已经很不容易了!”
       张博一听,只觉酸甜苦辣一起涌上心头。
       (责编:锦平 图:张永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