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报刊

[故事快餐]翠花醉酒
作者:魏 鹏

《故事林》 2005年 第16期

  多个检索词,请用空格间隔。
分享到:
       
       翠花从乡下来到省城,尽管受到城里人的歧视和刁难,但总算在多又好大酒店站稳了脚跟。我到酒店做服务生时,翠花已在这里干了快两年了,因我初来乍到,又是老乡,所以翠花与我走得较近,有时酒店打烊之后,还大哥长大哥短的说上几句知心话。
       那天傍晚快到吃晚饭的时候,老板的小老婆突然去向不明。老板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坐卧不宁,哪里还有心思招揽生意?只见他打了几个电话,便匆匆离开酒店,钻进宝马车就向外奔去了。
       说来也巧,那天傍晚客人少得出奇。送走了最后几个客人之后,翠花和我还有其他几个乡下来的打工妹也坐了一桌。翠花提议,让厨师多炒几个菜,大家也开心地喝上几杯。
       三杯白酒刚下肚,翠花就骂起了老板。说老板是个色鬼,还是个吝啬鬼。边骂边喝,边喝边骂,越骂越高兴,越高兴越能喝。后来,又不分青红皂白地把城里人骂了一通。大家你一句,我一句,把老板和城里人骂得一塌糊涂。骂到无话可骂时,就开始笑了,然后又开始哭了。
       终日里看着老板醉、看着客人醉的翠花,今天也醉了。我看她满脸绯红,语无伦次,说话结结巴巴的。但她俨然没醉似的,还打着酒嗝说:“魏大哥,等下和俺到、到、到新街口,买、买、买纯棉夹克衫!”说着就把我从靠椅上拉起来,东倒西歪地走出了酒店。
       我和翠花上了26路公交车,车上只有一个空位,我扶着翠花让她先坐下。她刚坐下又连忙站起,原来车上又上来一个孕妇,翠花就把座位让给这位孕妇了。谁知她其实不是孕妇,她坐下后,从怀里抱出一只雪白的小狗。那“孕妇”对小狗说:“快谢谢阿姨!”于是那小狗就摇着尾巴,向翠花“汪汪”两声,把翠花吓了一大跳。
       到了新街口,我和翠花直奔百货大楼。大楼的一楼摆满了皮鞋和珠宝,我们只看了一眼就开始找女装。女装在二楼,须乘电梯上楼。电梯是阶梯式的,两个电梯并排,一个上去,一个下来。可醉酒的翠花却上错了电梯,她两脚不停地跨着阶梯,却像是在原地踏步。后来被大楼里的保安给拉了下去,还郑重其事地对翠花说:“这是电梯,不是健身器材。想健美请到健身房去!”
       我觉得很对不起翠花,明知她喝醉了,就不该带她来。于是我拉着翠花的手来到了女装柜前。翠花一眼就看到了她早就想买的那款紫红色纯棉夹克衫,然而她却直奔那件价格为夹克衫10倍以上的真丝旗袍。翠花把旗袍穿在身上,仿佛一下子变成了城里人,兴奋得一脸都是阳光。但她仍觉得不满意,试了这件又试那件,穿了脱,脱了穿,几乎把柜台前的样品试遍了。那个极有耐性的营业员再也忍耐不住了,望着一堆被翠花试过的零乱的旗袍问道:“你到底是买还是不买?”
       “买、买……”听到翠花连声说买,营业员的脸上就云散日出、转怒为喜了,然而翠花接着说下去的是:“买是买不起的!”听到这里,营业员感到自己实实在在地被戏弄了一番,就拉住翠花不放,一副强买强卖的架势。我连忙上前解释说:“她喝醉了,对不起,她真的醉了!”
       出了百货大楼,翠花依旧是一脸的阳光。她把嘴附在我的耳边悄声地说:“其实,其实,俺、俺、俺没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