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报刊

[思想着]一团卫生纸
作者:江 岸

《青年文摘(彩版)》 2005年 第01期

  多个检索词,请用空格间隔。
       
       我们意识不到自己病了,是因为四周的人都是相同的病征。
       第一眼看见柳宗文的时候,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狠狠揉了揉眼眶,凝视他良久,确凿无疑,真的是柳宗文。
       柳宗文仿佛是从地底下突然冒出来的,我都有好几年没有见到他了。
       刚冒出来的柳宗文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脸色苍白,瘦削的小脸上凸出一双呆滞无神的大眼睛。我立在路边,注视着柳宗文。他一点点走过来,又好像不是在走,而是随风缓缓飘过来的。
       看到柳宗文,我情不自禁地想起那个游戏,那个曾给我们无聊的岁月带来无穷欢乐的游戏。
       我和柳宗文是高中同班同学。这个和唐朝大文豪柳宗元名字只差一个字的家伙,在学习上也确实是个天才,他的成绩总超出班里第二名一大截。学校要免试推荐他上某重点大学,他不肯。他心中惟一的愿望就是上清华大学,他也确实有这种实力。高考的头两天,他发挥得异常出色,眼看他的一条腿已经迈进令万千考生神往的清华园了!但让我们这些差生拍手称快的是,第三天早晨,他在赶往考场的路上被车撞了,进了医院。
       其实,我们也没有歹毒到如此嫉恨柳宗文的地步。本来,他好他的,我们差我们的,井水不犯河水。可不幸的是,我们都是在同一条胡同里长大的,彼此的父母熟得要命。这样,我们就不得不经常挨骂受气了。父母原本心平气和,可只要一见到柳宗文,回来对我们劈头盖脸就是一通臭骂,让我们把柳宗文恨得牙根儿痒痒。柳宗文不可能不知道这些,于是越来越疏远我们,最后干脆不理我们了,甚至在狭路相逢时看都不看我们一眼。
       从医院里出来,柳宗文就精神失常了,逮谁问谁:“我的录取通知书到了吗?”
       落了榜的我们在街上闲逛,经常看到柳宗文上演这一幕喜剧。我们找到一张白纸,写上“柳宗文同学你已被我校计算机系录取,务必于某月某日报到”的字样,署上“清华大学”的落款,递给他。他接过去一看,马上跳起来,仰天大叫:“我考上了啦!我考上清华大学啦!”然后,高举着白纸,箭一般射出围观的人群,一溜儿烟地往家里跑去。我们就大笑起来:范进中举了!
       我们曾在各种各样的纸上代表清华大学给柳宗文填写过入学通知书,柳宗文接过去之后,每次都大叫着跑回家,无一例外。后来,即使我们在纸上不写任何字,递给他,他也照样大呼小叫地欢腾起来。
       不知是哪一天,柳宗文像是从地球上消失了一样,不再露面了。我们都感到生活缺了点什么,很是失落……
       今天,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让我又碰到了他!
       我迅速搜寻衣兜,想找点纸,可是只有一团皱巴巴的卫生纸。我强忍着笑,把它递给柳宗文。可是,这次他没有接。他竟然没有接!
       我很意外,抬起头,看着他说:“快点,大学录取通知书,清华的!”
       柳宗文一把抢过那团卫生纸,捂在鼻子上,双眼依然直勾勾地盯着我,突然猛地一用劲儿,喷出一摊鼻涕,然后用那团卫生纸擦了擦,扔进旁边的垃圾筒里,转身走了。
       我傻了。这人的病好了。
       (摘自网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