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报刊

[探索]谋害运动的兴奋剂
作者:林文龙

《青年文摘(红版)》 2008年 第05期

  多个检索词,请用空格间隔。
分享到:
       肌肉、力量和耐力是运动员决胜赛场的本钱,运动员长年累月地进行艰苦训练和严格的自我约束就是为了增强这些本钱。如果服用合成类固醇能更快更方便地积累本钱,就算它是违禁药物,越来越多的运动员也不惜铤而走险。
       合成类固醇又称蛋白类同化激素,是一类人体雄性激素睾丸酮的化学合成衍生物。
       1935年,生物化学家拉奎首次从动物体内分离得到睾丸酮的结晶,并化学合成出睾丸酮。经过研究,睾丸酮能促进动物体内的蛋白质合成,增加肌肉组织量,还能促发动物体的第二雄性特征。
       科学家试图把睾丸酮的这两种生理作用分离出来,合成了一系列衍生物,它们就是合成类固醇,这些药物的肌肉加强作用显著,但是雄性化作用却无法根本消除。
       合成类固醇究竟对运动成绩有多大影响,研究者各执一词。但就滥用合成类固醇会对运动员造成严重危害一点,他们已经达成了共识。
       1989年,如日中天的乔伊娜突然宣布挂靴退隐,1998年,乔伊娜英年早逝。这似乎证实了她服用合成类固醇的传闻。
       在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获得800米冠军的巴西选手克鲁斯回忆,乔伊娜在1984年时的样子完全是女性化的,而到1988年,“她看起来更像是一个男人”。
       法国体育药物专家蒙德纳也站出来说,从研究者的角度看,乔伊娜服用兴奋剂确定无疑。“即使你每天训练10个小时,甚至15个小时,你也不可能像她那个样子”,兴奋剂给她的心血管造成了损害,这就是她死亡的原因。
       “死亡人数会越来越多。”法国运动医学专家杜瓦莱认为运动员使用合成类固醇是自寻死路。
       杜瓦莱说,合成类固醇有较大的潜在的毒副反应,如果妊娠妇女服用过量合成类固醇,可抑制女性胎儿的发育,造成假两性畸形,甚至造成胎儿死亡。
       本·约翰逊亲眼目睹了惨剧。1996年的初秋,他前往洛杉矶的一家医院去探望老友——一位因为服药而过早退役的女运动员,她即将生下第一个孩子。以往的药物和这次的生育使昔日的女明星痛苦不堪,她的青丝日渐脱落,肺部肿大,呼吸困难,更可怕的是,她产出的婴儿是一个只有一只眼睛和没有肛门的畸形儿。
       1984年,美国彭西尔瓦纳医院的医生在国际医学年鉴上报道,一名26岁的健美运动员死于肝癌。据他的同伴介绍,在此之前,他为增大肌肉量,已连续4年大剂量口服合成类固醇。合成类固醇对人体肝功能有损害,如果长期使用,将有可能诱发肝肿瘤。
       合成类固醇对男性生殖系统也有副作用。一项针对20名健身者和举重运动员的研究表明,长期服用合成类固醇后,他们的睾丸酮分泌水平普遍下降,其中8名人员睾丸萎缩,精子减少。
       合成类固醇还会使人体骨骼骨端在成熟前闭合,青少年大量服用,会限制生长发育,造成侏儒症。它也会损害人体免疫系统,用药者血液中免疫球蛋白IgG、IgM和IgA明显低于正常人,由此而引起的病症目前正在研究中。
       引起心血管系统疾病是合成类固醇的又一潜在副作用,据有关研究报告表明,服用此类药物会引起人体血液中高密度脂蛋白浓度的降低,使人易患心脏病。
       另外,服用合成类固醇,还会对运动员心理造成潜在危害。运动员一旦服用,由于惧怕停药对其运动成绩的影响,而不得不被迫继续用药。有许多研究报告表明,长期用药的运动员,性格暴躁、易怒、攻击性增强,有些甚至会发展为精神分裂。
       尽管因制造新型合成类固醇THG被人称作邪恶化学家的里克·阿诺德,为他的发明蹲了3个月大牢,可是他仍然是美国运动补剂领域的领军人物。
       阿诺德认为公众对合成类固醇科学的看法失于偏颇。合成类固醇不仅可以帮助人实现变得更强壮的梦想,在临床上还被用于治疗贫血。“类固醇并不是坏东西,关键是你怎么使用它。”
       (冯志摘自《新知客》2008年第2期,潘树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