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报刊

[成长]被扔出蜜罐后的奋斗路
作者:张蕾磊

《青年文摘(红版)》 2008年 第03期

  多个检索词,请用空格间隔。
分享到:
       富家子弟突然被扔出了蜜罐,他将怎样生存呢?
       一个不省心的孩子
       上学的日子里,张波不是个好学生,经常打架。初中的时候,去派出所是家常便饭。每次母亲来领人,回家之后就是“男女混合双打”,揍一顿。因此这个叛逆少年张波和父亲的矛盾特别大。“我恨他,甚至有的时候想杀了他。”
       其实,父亲对张波满怀期望,只是他的所做所为让父亲备受打击。
       1999年,高一的张波选择退学,开始“家里蹲”。每天晚上,他一定是在网吧里拼杀“传奇”,白天在空无一人的家里蒙头大睡,醒来了就长时间地盯着天花板发呆。一个月后,张波自己都厌倦了这样的日子。
       张波的父母是晋商,经营图书公司,资产千万。这时母亲给了张波两条路:到家里的公司帮忙,或者到社会上找一个基层的工作,面对真实的社会。张波决定去社会上闯闯。张波不知道怎样的工作算基层,母亲说:“你随便出去看看,给钱越少越好,那是最基层的,但是只有一个条件不能去做保安。”
       面试了两家公司都被拒绝,张波硬着头皮去一家宾馆应聘服务生。因为缺人手,面试后的两个小时,他已经办好了相关手续并开始负责打扫房间,月工资320元。张波是唯一的男服务生,被安排值夜班。第一次正式工作,张波带着年轻人的新鲜感和干劲儿投入其中,有空了就自己琢磨,练习其中的技巧。很快,在宾馆举办的套枕套的比赛中,他拿了第一名。
       张波把宾馆当成自己的家,容不得半点有损宾馆声誉的事情发生。一次,一对住在宾馆的台湾老夫妇打电话要求张波去房间,张波只当客人有要求,没有带任何清洁工具就去了。见到他们才知道卫生间的地面上有些水迹,在对卫生要求苛刻的台湾人看来,这就是服务质量差的表现。他们提出两个解决方法:第一,向宾馆投诉张波失职,并且再也不来这家宾馆;第二,张波必须立即擦干净水迹。张波不能忍受宾馆因为服务不周被客人批评,情急之下他二话没说,脱下衣服把地上的水迹擦干净。
       不知不觉间张波有了很大的改变。有一次,父母吃惊地撞见张波在家刷马桶,要知道儿子以前是甩手大爷,从不叠被子、洗衣服呀。张波淡淡地说:“我看见家里的马桶脏了就顺手刷一下,在宾馆里面习惯了。”父母真是感慨万千。
       在宾馆里,别人能做的工作,张波都做得很好,谁也不知道他家里有钱,但是他有价值10000多元的手机,同事们知道他打车上下班,常在饭店吃饭,这给他带来了一场大麻烦。
       一天早晨,下了夜班的张波正在家里睡觉,就被部门经理的电话催醒:“张波,宾馆出了点事情,你快点儿来一下。”张波一进宾馆门就被人带到一个房间,部门经理开始盘问他昨天晚上的行动:原来,昨晚309房间的客人丢失了2万块钱,部门经理认定张波是第一嫌疑人。经理语重心长地要求他坦白从宽。因为张波的富有早就落在部门经理眼里了。
       警方介入后,嫌疑人张波被带上警车。闻讯而来的母亲同张波在宾馆门口打了个照面,母亲颤抖着问他:“到底是不是你做的?”张波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如果你都不相信我了,谁还会相信我。”一瞬间母亲的神色平静下来:“如果不是你做的,倾家荡产我都把你弄出来……”48小时的拘留,不断提审后终于证明了张波的清白。回到家后,年逾半百的父亲抱着张波老泪纵横,几年以来一直僵持的父子关系缓和下来。“这件事其实是好事,它让我知道父母其实很爱我。”回忆起往事,张波有些怅然。
       随后,他辞职,离开时,他对部门经理说:“我不受这个气。”
       真正后悔没有好好上学
       3个月后,张波经哥哥的朋友介绍进入深圳爱仕得公司,开始做市场督导。经理告诉张波,只要完成规定的任务量就行,没有任何压力。
       每天早晨,完成查库存并向总公司提交前一天手机销售数量后,张波就到太原大大小小的手机店里同店主“聊天”,介绍最近所代理的品牌出的新款手机,或者传达公司的优惠政策,再不然就是送手机模型,到每个手机店张贴代理手机的宣传海报。
       这是份辛苦的工作,手机厂家之间竞争激烈。海报的覆盖率很高,通常是他贴好了海报转一圈回来已经被其他手机海报覆盖了,就得重贴。
       做市场督导的4个月,外向好动的张波接触了形形色色的人,心里头格外快乐,店主看他年纪小,都格外关照。冷得要命的冬天他们会给张波递上一杯热水,招呼着他去暖和的房间。“那日子是挺苦的,但是心里头特暖和。”
       张波不是用这些单纯的快乐打发时间,他敏锐地发现,国内手机市场的售后服务是一个空白。张波所代理的西门子初涉手机制造业,无论是在手机价格、性能或者外观上都无法同摩托罗拉或者诺基亚抗衡,售后服务是这款手机走入前台的唯一通道。张波看准方向之后,开始联系太原市所有的手机经销商,要求一旦有用户购买这款手机,在使用过程中机器出现了问题可以退给他,他保证换一部新手机。凭借出色的售后服务支撑,当时山西的手机销量占了全国第一,这款手机曾经一天在太原市销售300多台。张波凭着这份骄人的成绩,当起了区域销售经理。
       兴奋消散了之后,张波自嘲“噩梦”开始了:半路杀出了“拦路虎”—英语。张波在高中的时候英语不错,但是根本无法应付公司发来的传真,不是文章老长,满是专有名词,就是相关报表和市场通知等文件,在每天与规定客户见面、安排好下属工作后,张波一头扎进网吧,逐个单词查找中文释义,翻译文件。牛津字典天天装在包里,随时拿出来翻找。英语有了些许进步。5个月后,张波开创了手机销售的“山西模式”,“促销员”,“试用机”这些概念经他提出后迅速在全国铺开。
       后来,张波接到了西门子公司的电话,请他去上海总部担任市场部经理。在那里,张波接触到了正统的国际公司的商业运作方式,学到了很多东西。比如应该怎样与大客户、公司高层沟通,身为部门经理,出差在外的衣食住行要注意规格,一点点细节都不能放过……
       但是让张波感到最后悔的是没有上完高中。张波不觉得自己比大学毕业生在沟通能力方面差,但英语绝对是他的软肋,很多时候他明白意思但就是词不达意。进入西门子的第一天,张波就发现这个小系统内听不到中文,连电梯报楼层都用英文,德国上司跟他用英语交流时,他有溺水的感觉。张波打算辞职去读MBA,或者是英文班,但是真坐下来读书,他又发现自己做不到。很快,张波接到了父母的“通牒”:回家工作,不然就不要再进家门。几经考虑,张波回到了自家的公司工作,一干就是4年。
       学会做个有人情味的老板
       在手机行业打拼的3年,张波最大的锻炼是学会接触陌生人,从小手机店铺的店主,到手机批发商,到代表西门子公司见大客户……每一次会面后,张波都思忖很久,考虑自己做得是否能得到客户的认可,是否能为公司赢利。同时,张波的棱角被磨平了,他不再是个乖戾叛逆的少年,即使是被顾客骂得想哭,他也只是低着头,忍着眼泪不停地说对不起。“为了公司的利益,我必须学会忍耐。”
       但是,在父母眼里张波还是让人不放心的。尤其是宾馆事件后,他们总是担心张波在外面会出事,张波拗不过父母,回了家族企业。
       刚回来时,张波被父母“绑”在公司的期刊部。他们要张波放手去做,不在乎赚钱与否。当时公司的期刊是最不受重视的一个部门,张波手下只有一个开票收款的女孩子,公司的人看他就是一个成事不足的纨绔子弟。张波不做出成绩不罢休的韧劲再次被激发出来,经过4年的努力,靠着脚踏实地和独到的市场定位,公司的期刊业绩冲到了山西省的前三名,他也成了山西省期刊行业的佼佼者。
       当又一个挑战被摆平后,张波一个人跑到北京,开了一家属于自己的公司。招揽了一群年轻人,不计回报地做自己喜欢的工作,全心投入。在家族企业工作的4年,张波从父母身上学到了新东西,他学着做一个有人情味的老板,在下属忙得四脚朝天时,他会给每一个雇员倒一杯水。“我不是在拉拢人,只是喜欢这样的氛围—大家为了共同的目标努力。”
       虽然家庭经济实力雄厚,张波却想凭着自己的实力干些自己喜欢的事。他梦想过这样一种快乐的生活。
       (郭明摘自《大学生》2008年第1期,胡博综图)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