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历史
宋会要辑稿
宋会要辑稿 帝系八
清 · 徐松
下载:宋会要辑稿.txt
本书全文检索:
分享到:
       公主
       国朝沿汉唐故事,皇祖姑、皇姑为大长公主,皇姊妹为长公主,皇女为公主。所封或以国名,或以郡名,或以美名,亦有以县为名者。初封多择美名,进封乃以郡国名,至特恩始有兼两国者。初降月俸百五十千,遇恩庆稍增至二百千,至道(宗)[中]复益至三百千。自是封祀行庆,唯褒进宗号及易国封。明道以后,累增献穆大长公主俸,月至千缗,后遂着例云。至崇宁初,燕国大长公主进封秦魏两国,始诏月外更增二百千。政和三年,诏改公主为帝姬,其称大长者依旧为大长帝姬,仍以美名二字易其国号,内两国者以四字。建炎元年六月六日,臣僚上言:「本朝制度多循用前代故事,皇女称公主,姊妹称长公主,诸姑称大长公主。近年一例改作帝姬,臣尝思之,进退无据,亦有妨嫌。古者妇人称姓,故周王姬犹宋子、齐姜之类是也。本朝实为商后,非姬姓也,不可以为称明矣。或者以谓非姓氏之姬,乃姬侍之姬,此尤不可者,岂有至尊之女而下称姬侍乎 若以避忌主字,因有改易,曾不知字有体用,义不相干。天子嫁女不自主婚,以同姓诸侯主之,故称公主。诸侯则自主婚,故汉制,诸侯之女称翁主,言乃翁自主之也。此主字则主簿、主书之主,非国主、家主之主也。况主字不当避忌,往者凡是主字一切除去,是以民间有无主之说;又言姬者饥也,
       亦用度不足之谶。自秦称皇帝以来,未尝独以帝为称号,惟有配谥称帝一事而已,盖取诸礼者『措之庙、立之主曰帝』也。今以帝为称号,委合忌讳。望改正,依祖宗故事。」从之。
       徽宗政和三年闰四月六日,内出手诏曰:「比览神考实录,在熙宁初,有厘改公主、郡县主称名,当时 臣不克奉承,以至今日。近命有司,祗若先志,循沿既久,莫能董正。稽考前世,周称王姬,见于《诗 雅》。姬虽周姓,考古立制,宜莫如周。今帝天下,而以主封臣。可改公主为帝姬,郡主为宗姬,县主为族姬。其称大长(若)[者]可并依旧为大长帝姬,仍以美名二字易其国号,内两国者以四字。」
       八月九日,尚书吏部言:「奉手诏,郡主改为宗姬,县主改为族姬。缘未有大长帝姬女郡主改换名称。」诏:「帝姬女已封郡主者,并换郡夫人,其恩数依旧。」
       宣和五年三月三日,车驾幸贤德懿行大长帝姬宅浇奠。
       靖康元年正月四日,诏罢帝姬宅教授。未见初置年月。
       国朝,公主受封降制,有册命之文,多不行礼,只以纶告进内,至嘉佑始备册礼。仁宗嘉佑二年六月二十三日制:福康公主进封兖国公主,仍令所司备礼册命。二十八日,命参知政事王尧臣充册使,枢密副使田况充副使,端明殿学士、翰林侍读学士、龙图阁学士李淑撰册文并书印。七月二十三日,内降兖国公主册印,宰臣率百官班文德殿行礼。
       其仪:前一日守宫设宰臣、枢密使、应内外文武
       百僚次于朝堂,所司奉公主册、印先进入内。是日,宰臣率文武百僚并常服,早入次。礼官、通事舍人先引中书令、侍中、门下侍郎及奉册印官册印案每案四人对捧,中书门下奏差。并执事人等,并诣垂拱殿门就次,应行官并奉册印官并常服,应事人(降)[绛]衣介帻。以俟内中降册。礼官、通事舍人分引宰臣、枢密使、册印使副、文武百僚入文德殿庭立班,东西相向,北上立定。内臣二员自内中承旨降册印,率执事者以捧册印出垂拱殿。其捧册印官俱搢笏,率执事人导中书侍郎押册,其中书令后从;门下侍郎押册押册:疑作「押印」。,侍中后从。援卫如仪。由东上阁门出,至文德殿庭权置。援卫人等少退立。礼官、通事舍人引使副就成制位立定,次引侍中于使前,西向,称「有制」,典仪曰「再拜」,赞者承传。使副、应在位官皆再拜讫,宣曰:「福康公主进封兖国公主,命公等持节展礼。」宣讫,使副再拜,侍中还位。门下侍郎帅主节者诣使东北,主节者以节授门下侍郎,门下侍郎执节授册使,跪受,兴,付主节幡,随节立于使左。次引中书令、侍中诣册印东北,西向立,中书侍郎引册案立于中书令之右。中书令取册授册使,跪受,兴,置于案。册文曰:「皇帝若曰:二姓合好,肇正人伦;诸女毕封,着于典册。风化自出,物采有庸。惟皇度衷,稽谂故实,揆吉厘降,锡命是彝。咨尔长女福康公主,慧晤哲温,柔嘉敏达。夙凭诒翼之庆,祗蹈婉和之箴。徽智天成,韶华日茂。向胙国邑,期之寿康,而□亮
       自持,庄静逾格。肃侍左右,勤孝尽恭,承颜愿色,纯至非勉。实繄能养,乃底燕宁。朕缅慕先慈,参询福耦,谋及外党,得兹善逑。枚卜休辰,(甲)[申]宠褒数,益地广鲁,龟之蒙疆。公圭主□,率由旧准。今遣使户部侍郎、参知政事王尧臣,副使枢密副使、礼部侍郎田况,持节册命尔为兖国公主。尔其钦师内范,绎敷令猷,动监图史之规,时禀绅褵之戒。懋尔德,慎尔止,尚服祖宗之攸训,永流惠声,不其猗欤!」中书令与中书侍郎退复本班。又门下侍郎引印案于侍中之右,侍中跪取印以授册使,册使跪受,兴,置于案。侍中与门下侍郎俱退复本位立定。典仪曰「再拜」,赞者承传。册使副、应在位文武官皆再拜讫,礼官、通事舍人引使副押册印,持节者前导,捧册印官捧舁,援卫如式。以次出朝堂门,由殿西过,至殿后门出,由宣佑门至内东门,附内臣入进。有司先设册使等幕次于内东门外;内命妇次于公主本位门之外;公主授册印位于本位庭阶下,北向。又设册使位于内东门,副使及给事于其南,差退,并东向;设册印案位于册使之前,南向;内给事位于册使北,南向。自文德殿奉册印将至内东门,内给事诣本位,请公主服首饰(榆)[褕]翟。册印至内东门外褥位置讫,捧册官少退。内臣引内命妇俱入就位,礼直官引册使副等俱就东向位立定,内给事进就南向位。通事舍人、博士引册使就内给事前,东向躬称:
       「册使某、副使某奉制捧公主册印。」退,复位。内给事入诣所设受册印本位公主前言讫,退,兴。内给事进诣册使前,西向,册使跪,以册印授内给事。内给事亦跪,以授内谒者。册使退,复位。内谒者及主当内臣等(特)[持]册印入内东门,内给事从入,诣本位庭〔立〕。又内给事赞公主降诣庭中北向位立定,跪取册,兴,立于公主之右少前,西向。又内给事立于公主之左,少前,东向。又内给事称「有制」,内给事赞公主再拜讫,内给事捧册跪授公主,公主受,以授内给事。捧印授公主,如捧册之仪。内给事赞公主再拜,前引公主升位。以次内臣引内命妇贺,内给事赞言,礼毕,内命妇退。遂引公主谢皇帝后,一如内中之仪。礼毕, 臣进名贺。其册印如贵妃,有匣,文曰「兖国公主之印」。遂为定制。神宗进封邠国大长公主、鲁国公主,皆请免册礼,止进内入内云。
       驸马都尉初谢选尚者,必召见,赐衣一袭、红罗、盘金银线或销金。玉带一、象笏一、乌皮革一、红罗百疋、涂金银倒仙花鞍辔马一,狨毛坐褥,竹鞭副之。谓之系亲。又赐银万两,令办聘财。其进财用函书:玄纟熏五,锦三,五色罗绫十,押函马二,羊百口,酒百瓶,红绫绢三百匹,花二十罩。又细花百枝,烟脂粉二百十盝,果二十盘,银果六百枝,腊面茶二百斤,眠羊卧鹿花饼二十事,金银胜百合,罗画胜百合,银钱二十千,重二千两,头红罗百匹,金钗钏十双,金缠
       二副,真珠、翠毛、玉钗朵六头,真珠、琥珀、玉、水精璎珞五项,
       面花耳环百一十副,缀珠、销金、盘金线绣画衣二十袭,锦绮罗绫纱縠千匹,涂金银器二千两,生绫二千匹,钱二千贯,金合二重三百两。饰房用真珠、琥珀、水精、玉、七宝璎珞、珑璁、钗朵共三百副,冠朵六头,金钗钏十双,金缠二副,缀珠、销金、贴金、戭金生色绣素衣三百七十緉,□帕二百事, 五十袭。又散衣千三十事,鞋真珠戎装□涂金银胜百九十六,杂花六十枝,烟脂粉千四百盝,蜡蠋
       三百条,乳香百斤,小色金银果二十合,金器千三百两,银器万四千两,锦绮罗绫纱縠绢六千疋,钱四千贯,盘合银 器二百。又髹漆器二百、什物五百,绯罗绣画银泥帐幔、图鄣、仰额、壁柱 衣二百十四,锦绣毯褥、纱厨、帘席百四十七,锦绣被五十二,樗蒲子、骰子各一副,马十五疋,玉云鹤撒星鞍辔、涂金银撒星鞍辔各一副,锦榼□玉鞭、玳瑁鞭各一,从人涂金银鞭辔十三副,又从人妆具银三百两。已上并有司供办。真珠翠毛冠朵□十六,真珠、琥珀、水精璎珞六项,玉篦钏五十三,面花
       三十箱,耳环三十只,燕脂粉三百盝,缀珠销金衣二十袭,又散衣千六百七十六件,金器百两,银器千四百两。已上内降。出降日,驸马家来迎者,赐衣着百匹、银器百两。从者赐衣着五十匹,牵栊檐子官七十匹。又给公主涂金银装檐子一,银千两,檐子官十三人,牵栊官十二人,座车一乘。又给方团扇八,行坐鄣四,花二十枝,烛二十笼,戴鬓钗插童子八,前导就第凡主第,皆遣八作工案图□赐,有园林之胜。又引金明涨池,其制度皆同。其日见诸亲如常礼。凡驸马兄,皆宽衣一袭,手帊名纸,衣着三百匹,银器二百两。姊宽衣一袭,手帊名纸,粉三盝,枣豆三囊,衣着百匹,银器百两。弟妹共衣着五十匹,银器五十两。本宅姨已下共衣着五〔十〕匹,银器五十两。军将小底诸色人衣着百匹。又赐宰臣、亲王、枢密、参知政
       事、两制侍从、内职合门祗候以上、诸军副指挥使以上金银钱胜包子各有差。
       太祖同母妹陈国长公主,建隆三年四月,追封陈国长公主。元符三年三月,改封荆国大长公主。政和四年十二月,追封恭献大长帝姬。
       秦国大长公主,建隆元年封燕国长公主。真宗追封大长公主。元符三年改秦国。政和四年改封恭懿大长帝姬。
       太祖六女。申国大长公主,元符三年三月,追封申国大长公主。政和四年十二月,改封安惠大长帝姬。
       成国大长公主,元符三年三月,追封成国大长公主。政和四年十二月,改封显惠大长帝姬。
       永国大长公主,元符三年三月,追封永国大长公主。政和四年十二月改封宣惠大长帝姬。
       魏国大长公主,开宝三年封昭庆,降左卫将军王承衍。太宗即位,进封郑国。淳化元年,改封秦国。至道三年五月,进长公主。大中祥符元年薨,赐谥贤肃。元符元年三月,改封魏国大长公主。政和四年十二月,改贤肃大长帝姬。咸平四年闰十二月六日,增秦国长公主月俸厨料米麦各三十斛。自王承衍卒,主家供亿稍阙,故令增给。六年十二月三日,秦国大长公主为子六宅使世隆求近州刺史,帝曰:「牧守之任,系朝廷公议。」不许。景德五年闰十月八日,帝谓宰臣曰:「顷闻郑国长公主肩舆之出,民有犯其前导者,即捕笞之。朕顷在东宫,有犯第委之府县,未尝辙自笞掠。宜令开封府,自今如此类未得决罚,具名以闻。诸宅勾当使臣严行禁约。」
       鲁国大长公主,开宝五年封延庆,降左卫将军石保吉。太宗即位,进封许国。淳化元年,改晋国。至道三年五月,进长公主。大中祥符二年,进大长公主。薨,赐谥贤靖。元符三年三月,改封鲁国。政和四年十二月,改贤(肃)[靖]大长帝姬。
       陈国大长公主,开宝五年七月封永庆,降右卫将军魏咸信。九年十月,进封虢国。淳化元年正月,改齐国。至道三年五月,进封
       许国长公主。咸平二年四月薨,赐谥贞惠。干兴元年五月,以旧谥上字同仁宗庙讳,改谥恭惠。景佑三年二月,进封大长公主。元符三年三月,改封陈国。政和四年十二月,改封贤惠大长帝姬。
       太宗七女。滕国大长公主,元符三年三月,追封滕国大长公主。政和四年十二月,改封和庆大长帝姬。
       徐国大长公主,太平兴国九年正月封蔡国。二月,降左卫将军吴元扆。淳化元年正月,改封魏国。十月薨,赐谥英惠。至道三年六月,追封燕国长公主。景佑三年二月,追封大长公主。元符三年三月,改封徐国。政和四年十二月,改封英惠大长帝姬。太平兴国九年二月二十五日,蔡国公主出降吴元扆,皇后率宫闱掌事者送至第外,命妇咸从。元扆兄元载任诸卫将军、奉朝请,帝令公主拜之。公主,太宗之爱女也。翌日,帝谓宰臣曰:「前代以来,皇子娶妇,皇女出降,固自有典礼,乃为奢僭,岂所宜也。唐太平公主置邑司、备官属;咸通同昌恩泽隆厚,不可胜言,懿宗惑于邪说,穷奢极侈:皆朕所鄙而不取者。当令礼官、博士参酌奢俭之宜,着为永制,以示后世。」
       邠国大长公主,太平兴国七年为尼,号员明大师。八年卒。至道三年六月,追封曹国长公主。景佑三年进大长公主。元符二年三月,改邠国。
       扬国大长公主,至道三年五月,封宣慈长公主。咸平五
       年五月,进封鲁国,降左卫将军柴宗庆。大中祥符二年正月,改韩国。四年七月,改魏国。六年正月,改徐国。天禧三年八月,改福国。干兴元年二月,进封邓国大长公主。明道二年七月薨,追封晋国一作魏国。赐谥和靖。元符三年三月,改封埸国。政和四年十二月,改封和靖一作纯美大长帝姬。真宗景德元年二月二十一日,镇宁军节度使柴禹锡自陕府召赴阙,以其子宗庆尚鲁国长公主,特诏长公主就第谒禹锡以舅姑之礼。禹锡固辞,不得请,贡名马称谢。
       〔雍国大长公主〕,至道三年五月,封贤懿长公主。咸平六年二月,降右卫将军王贻永,进封郑国。景德元年四月薨,赐谥懿顺。景佑三年二月,追封大长公主。皇佑三年七月,追封韩国。元符三年三月,改封雍国。政和四年十二月,改封懿顺大长帝姬。
       卫国大长公主,至道三年五月,封寿昌长公主。大中祥符二年正月,进封陈国,改封吴国,号报慈正觉大师,名清裕。四年七月,改楚国。六年正月,改邠国。天禧二年八月,改建国。干兴元年二月,封申国大长公主。天圣二年五月薨,赐谥慈明。元符三年三月,改封卫国。政和四年十二月,改封慈明大长帝姬。大中祥符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制以皇第七妹陈国长公主进封吴国,赐号报慈正觉大师,赐紫,法名清裕,令所司择日备礼册命。帝将赐主师号
       及紫衣,问宰相当降制否,王旦等言:「降旨有故事,但宣于正衙则非宜。」帝曰:「进封大国,因而降旨,可乎 」旦等曰可。又赐所居院名曰「崇真资圣」,与师名并以四字为称。二十五日,命入内高品二人勾当崇真资圣院事,昭宣使刘承珪提举并主门外事;凡祗应人请给并依亲王宫例。主将入院,帝召而诲以居院宜先清肃内外,勿受请托,勿与诸尼、女冠往还等数事,又手记其大要以赐之。出所记以示宰相曰:「诸妹出降者,朕教以妇道而已;今主出家,自主院事,须为备言。」先一日,又幸其院,命诸主并送之,赐会作乐,宿于院中。又诏诸阇黎授戒,后欲到院者,遇主生日,许腊高者一人到院。
       真宗二女真宗长女惠国公主见后文,应移于此。。升国大长公主,初入道。明道二年十一月,进封卫国长公主,号清虚灵照大师,名志冲。庆历七年五月薨,追封鲁国,赐谥昭怀。元符三年三月,改封升国大长公主。政和四年十二月,改封昭怀大长帝姬。
       仁宗十三女。〔周陈国大长公主〕按周陈国大长公主小传见后文,应移于此。:仁宗宝元二年九月十一日,制皇长女封福康公主,皇次女封崇庆公主,只进纶告,不行册命之礼。先是内降札子:皇长女、次女未有美称,令检寻故事。于美名中点定二名,令王宗道、王洙检讨故事以闻。宗道、洙言:「据《唐会要》,凡公主封,有以国名、郡名,有以美名。惟唐明皇女皆以美名封之,若永穆、常芬、唐昌、太华皆是。唐太宗女晋阳公主,幼而太宗亲加鞠养,此则幼在宫中已有晋
       阳之号。」乃下是命。嘉佑二年六月二十二日,太常礼院言:检详公主礼衣合用内外命妇一品服。诏依定到制度。二十三日,少府监言:「修(制)[到]兖国公主出降法物,内有人、马、地、庄舍、头口等不系修制,乞下合属去处去:疑当作「区」。。马二十疋、牛二十头、二头、羊二百口、地五十顷、庄舍三区、奴婢十房、给使二人、食手四人。」太常礼院言:「上件名色不类当时制度,欲乞更不供应。」诏三司、史院检详旧例以闻。史院言,检详并无体例。诏依国朝旧例不给。五年十月五日诏:「兖国公主宅自今更不置都监,令入内内侍省选内臣年四十以上、三班院使臣年五十以上无私罪者二人为在宅勾当,及选内臣十五以下者二人为入位祗应,并不得与驸马都尉接坐。着为定制。」初,台谏官言,主第内臣多而不自谨。于是都监梁全一、朱士安等十人皆被贬逐,因省其员数。又言:「兖国公主乳母昌黎郡君韩氏出入禁中,尝因公主奏其侄婿于润为右班殿直,典主第服玩器物,而多盗归私家,请下有司推鞠之。」诏润降下班殿侍,韩削封邑。八年五月九日,中书门下言:「请用故事,公主并长公主皆赐告,罢其册礼。」熙宁二年五月二十六日,楚国大长公主以同天节合得霞帔,乞换翰林医官、赐绯石麟章服,许之,今后不得为例。三年正月九日,楚国大长公主薨,帝对辅臣涕泣曰:「公主事神宗至孝。」命谥曰庄孝,仍罢上元朝谒及御楼作乐?
       ǔ挤忠柚钌裼?
       烧香。元丰二年六月二十日,诏:「大长公主下降而薨故者,其子往往已领遥郡,惟秦国庄孝大长公主之后未有显者。皇城使李嗣徽为庄孝之子,而能守官自立,可特加荣州刺史。」徽宗崇宁五年四月七日,诏:故周国大长公主谥庄孝,可特追封周、陈国大长(公主)[帝姬]手诏,改公主为帝姬,其称大长者可并依旧为大长帝姬,仍以美名二字易其国号,内两国者以四字 。以公主乃钦慈皇后旧恩之家故也。政和四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建宁军节度观察留后李嗣徽言:「伏「四字」二字原脱,据本书帝系八之二补。。先妣元系(秦魏)[周、陈]故贤懿大长公主已蒙改封贤懿恭穆大长帝姬,是以旧『贤懿』谥号更将国号易,添『恭穆』二字。况先妣元系 两国大长公主,谥庄孝,准吏部牒,并用谥改称帝姬。伏(秦魏)[周、陈]两国,止蒙以元谥『庄孝』两字为称,合易两国美名四字。」诏庄孝大长帝姬特加谥庄孝明懿大长帝姬。
       徐国大长公主,宝元二年九月封崇庆。庆历二年五月薨,追封楚国。嘉佑四年十二月,追封周国。治平元年五月,追封唐国长公主。元符三年三月,改封徐国大长公主。政和四年十二月,改封庄和大长帝姬。
       邓国大长公主,庆历二年五月封安寿。是月薨,追封唐国。嘉佑四年十二月,追封汉国。治平元年五月,追封魏国长公主。元符三年三月,改封邓国大长公主。政和四
       年十二月,改封庄顺大长帝姬。
       镇国大长公主,庆历三年封宝和。是月薨,追封越国。嘉佑四年十二月,追封秦国。治平元年六月,追封楚国长公主。元符三年三月,改封镇国大长公主。政和四年十二月,改封庄定大长帝姬。
       楚国大长公主,庆历三年八月薨,追封郓国。嘉佑四年十二月,追封魏国。治平元年六月,追封吴国长公主。元符三年三月,改封楚国大长公主。政和四年十二月,改封庄禧大长帝姬。
       商国大长公主,庆历二年八月薨。嘉佑四年十二月,追封鲁国。治平元年六月,追封陈国长公主。元符三年三月,改封商国大长公主。政和四年十二月,改封庄宣大长(公主)[帝姬]。
       鲁国大长公主,庆历四年五月赐号崇因保佑大师,名懿安。是月薨,追封隋国。嘉佑四年十二月,追封吴国。治平元年六月,追封燕国长公主。元符三年三月,改封鲁国大长公主。政和四年十二月,改封庄夷大长帝姬。
       唐国大长公主,庆历四年十二月赐号保慈崇(祜)[佑]大师,名幼悟。五年四月封邓国。是月改齐国,落师号。寻薨,追封韩国。嘉佑四年十二月,追封燕国。治平元年六月,追封秦国长公主。元符三年三月,改封唐国大长公主。政和四年十二月,改封庄慎大长帝姬。张方平《乐全集 皇第八女追封韩国公主石记文》:
       「庆历纪年,龙集作噩,孟夏二十五日辛亥,皇第八女齐国公主薨,出敛于都城西普济佛舍,以须即远。宸衷怆悼,有诏追封于韩,再不视垂拱朝。甲寅,为举哀于后苑。 臣叙班,慰于崇政殿门之外。时皇族楚国太夫人之丧归祔润恭靖王之兆,故因其仪仗,载堲周以軿车。五月丁卯,葬诸永安陵园,本朝之故(曲)[典]也。公主以癸未季冬十日,实启裼衣之庆。生而明秀,自然温靖。每省中建道场,闻梵呗铙磬之音,辄有悦色,以故尝依浮图,法号为保慈崇佑大师。及是疾良美,乃下制改封于邓,再进大国于齐。噫!禀和天粹,托体帝家,以锺念于渊慈,故荐膺于宠数。(故)[胡]不遐寿,永享我福,早岁逝矣,彼苍何哉!不归兜率之宫,亲承受记;必向迦罗之国,还复下生。被旨諲文,用识幽穸。谨记。
       陈国大长公主,嘉佑五年五月封福安。《欧阳修文集 皇第九女封福安公主制》:「门下:朕稽有国之彝章,着皇女之称谓。取其主以同姓,所以见王体之尊;必也锡之美名,所以彰礼命之宠。载涓吉日,敷告在庭。皇第九女岐嶷之姿,有生知之异禀;柔顺之质,得天性之自然。方严保傅之规,以养肃雍之德。俾遵旧典,褒以徽章。嘉乃妙龄,盛哉仪服。考佥言而惟允,非予意之敢私。呜呼!隆仁德以厚亲,兹惟教爱;习图史而循法,繄乃夙成。祗若训言,往膺涣渥(一作命)。可封福安公主。仍令所司择日备礼册命,主者施行。」八年五月,进封康国长公主。治平四年正月,封郑国大长公主。闰三月薨,追封秦国。元符三年三月,封陈国。政和四年十二月,改封庄齐大长帝姬。张方平《乐全集 秦国大长公主墓志铭》:「秦国大长公主,仁宗皇帝第九女也。母曰淑妃董氏。嘉佑四年四月二十五日诞生。嘉佑初,仁宗违裕,淑妃奉侍勤瘁,帝心察而怜之,眷遇甚渥,故主爱亦隆。五年,封福安公主。八年,英宗纂御,进封康国长公主。治平四年,今上践阼,加号郑国大长公主。闰三月二十三日薨,年八岁。主虽妙龄,地居尊(蜀)[属]。在仁宗有允女之宠,于英宗处天妹之重。今上当太主之贵,而太皇太后尽鞠育之慈,皇太后敦诸姑之好。可谓生而极盛,荣之致也。主既终三年之制,复值大行之恤,性资纯孝,情深攀慕,日课佛经,间或 馔。积毁癯瘠,感疾遂浸。三宫轸怀,日就临问,亲尝医剂,奄然无瘳。美玉韬华,明珠晦色。琅函金简,应图课以暂来;矞云景星,见光灵而遽返。中闱伤恸,掖庭哀送。四月二日,菆涂于奉先资福精舍,上为辍视朝五日,(逡)[追]襚秦国大长公主。秋八月,从
       英宗皇帝龙韫,归穸昭陵外(城)[域],别用卤薄仪物以从,盖旧礼也。有诏近臣,刊辞乐石。铭曰:月渚仙(俄)[娥]之仁,密赐拥全之惠。伸福而寿,既安且宁。微灾顿消,妙气来集。」 ,星潢帝女。周美天妹,汉尊太主。初解文褓,承禧紫房。秾华凤彩,秀色龙章。素瑟未工,玉箫方习。黼渥爱隆,云軿回急。三宫慈渥,五陵神隩。逝不可留,吁嗟大早!」《秦国文恭公集 集禧观开启福安公主禳灾道场青词》:「伏以神辇宅中,岳祠峙左。据国阳之胜势,严馆御之尊容。时属仲商,眷惟爱女。粤居 齿,用祷琳庭。虑气运之交乘,或星躔之临烛。特营祠醮,恭致禬禳。仰祈阴
       豫国大长公主,嘉佑六年闰八月薨,追封楚国。《王安石文集 皇故第十三女追封楚国公主制》:「 :先王制礼,有卑尊疏戚之宜,惟至亲〔得〕以致悼痛之恩,惟至贵得以极褒崇之意。皇故第十三女,方在襁褓,尚其有成;位号未正,奄与物化。盖王姬之车服下后一等,而不视其夫,情文之隆,于是为称。则虽夭阏,其(弭)可弭忘 追命启封,胙之全楚。以终天性之爱,且慰幽穸之灵焉。可。」治平元年六月,追封韩国长公主。元符三年十二月,改封豫国大长公主。政和四年十二月,改封庄俨大长帝姬。
       荆国大长公主按此为太宗女,应移前「魏国大长公主」条后。,至道三年五月封万寿长公主。大中祥符元年十二月,进封隋国,降右龙武军将军李遵。四年七月,改越国。六年正月,改宿国。天禧三年八月,改鄂国。干兴元年二月,进封冀国大长公主。明道元年十一月,改魏国。皇佑三年六月薨,追封齐国,赐谥献穆。元符三年三月,改封荆国。政和四年十二月,改封献穆大长帝姬。大中祥符六年正月十九日,魏国长公主进封徐国,楚国长公主进封邠国,越国长公主进封宿国。时以圣祖降,帝谓宰相曰:「诸主宜推庆泽,而疏封之名已遍大国,奈何 」王旦曰:「亦有以小国美名升为大国进封者。」帝以为然,遂命更封。大中祥符八年八月五日,命入内副都知张景宗同勾当长公主宅及郡县主诸院公事。初,供备库副使麦守恩管勾,至是守恩请以入内都知兼 其事。
       惠国大长公主按此是真宗长女,应移于前。,元符三年三月,追封惠国大长公主。政和四年十二月,改封静一大长帝姬。
       周、陈国大长公主按周陈国大长公主,仁宗女,前有记事之文,此条当移并。,宝元二年封福康。嘉佑二年,进封兖国,降驸马都尉李玮。七年三月,降沂国。十一月,复岐国。治平四年五月,进楚国大长公室。熙宁三年薨,谥庄孝,追封秦国。徽宗初加周、陈国。政和四年十二月,改封庄孝明懿大长帝姬以上一段,除「七年三月降沂国十一月复岐国」十三字外,均系原稿批补。。韦骧《代刘兵部贺兖国公主出降表》:「臣某言:伏审六月日内降白麻,福康公主进封兖国出降者。礼盛太平,舄奕本朝之事;势荣下嫁,光华旧戚之门。筑馆据乎鲁经,附骑沿于汉制。表正人伦之大,藩维帝祚之长。四方闻风,万古称
       庆。臣某诚驩诚喜,顿首顿首。恭惟尊号皇帝陛下荷祖宗之业,挟尧舜之心。循降女之前规,发慕亲之至德。赐公主以兖国之号,乃陛下爱育之深;归公主于皇舅之家,盖陛下孝思之永。延宠休于勿绝,继欢好而又新。物仪所稽,丰约惟古。义评周什,车服避至后之尊;言采庶臣,资送减先皇之子。圣明一举,慈顺两全。远贻史册之昭章,幽致庙灵之说喜。臣限以官守之在远,不获奔走阙庭,鼓舞称贺,卑情无任瞻天踊跃之至。谨差某奉表以闻。」
       秦、鲁国贤穆明懿大长公主,嘉佑五年封庆寿,进惠国。治平四年五月,进许国大长公主,降右领军卫大将军钱景臻。改韩、周、燕国。徽宗朝进秦、魏两国。政和三年,更封令德景行大长帝姬。建炎初复公主号,改封秦、鲁国。绍兴十五年薨,谥(明)[贤]穆。二十九年,加谥明懿此段亦是原稿批补。。神宗熙宁九年二月十二日,中书门下言:「前诏陈国公主出降王师约,更不升行及令行舅姑之礼。今韩国大长公主降钱景臻,其见行舅姑礼合依此。」帝曰:「大长公主,朕宫中每见必拜,惟皇太后亦叙姑嫂之仪,不可与朕诸妹等也。宜止依兖国公主降李(韩)[玮]之礼。」三月一日,太常礼院言:「皇后居父期服,韩国大长公主出降日,皇后行更不行至第之礼 」诏:贤妃率宫闱掌事送至第外,命妇更不从。熙宁九年三月一日制:许国大长公主进韩国大长公主,令所司备礼册命。三(月)[日],命枢密副使、尚书礼部侍〔郎〕王韶为册礼使,枢密直学士、起居舍人、佥书枢密院事曾孝宽为副使,翰林学士、尚书兵部郎中、知制诰邓绾撰册文并书篆印。四日,中书门下言:「韩国大长公主受
       册法物,虑有司趁备绣作不及,欲权以锦代。」从之。十四日,内降韩国大长公主册印,宰臣率百官班文德殿庭行礼。册文曰:「皇帝若曰:好合二姓,人伦所先;礼隆诸姑,国典惟旧。风化是式,品章有彝。参稽前猷,申锡明命。咨尔许国大长公主,仙源流庆,宝婺分辉。(总)[聪]慧敏明,天姿特异。懿柔端静,姆训弗烦。朕仰惟仁祖之慈,早厚公宫之教。而乃和顺见乎积行,教爱禀乎夙成。性修而愈循,言谨而无择。爰迨及笄之始,载询卜凤之祥。是用进加大国之封,涓选迩辰之吉。君袂备物,公圭主仪,诹循旧章,参酌异数。今遣使枢〔密〕副使、尚书礼部侍郎王韶,副使枢密直学士、起居舍人、签书枢密院事曾孝宽持节册命尔为韩国大长公主。于戏!惟顺为正,式显燕贻之谋;以贵而行,无忘厘(隆)[降]之义。永启来誉,不其美欤!」元丰五年正月十日,诏:韩国大长公主长女钱氏特封宜春郡主。七年九月二十三日,诏以韩国大长公主长男为庄宅副使,赐名忱。绍圣三年闰八月八日,尚书户部言:「周国大长公主长女宜春郡主与侍禁卢珫为亲,合破诸般请给,乞依条施行。」诏依宗女已嫁郡主请给外,每月更特添料钱二十贯。十二月七日,周国大长公主奏:「长女宜春郡主与卢珫为亲,欲依驸马都尉王师约、王诜女郡主除请给外,更支生料钱等。」从之。五年四月九日,三省言:「周国大长公主奏,男西染院
       使钱忱年十六,乞除一使额赴朝参。」诏特迁庄宅使、文州刺史。元符三年三月四日,诏:「宗祖诸女并进封。其殁而已封赠者,自宣祖诸女而下,并复追赠,依昭穆序加长公主、大长公主之号。」徽宗崇宁元年九月十九日,诏:「朕恭惟仁宗皇帝以神器大宝属于英宗,保宗社万世安固之基,为天下得人,泽渐夷夏。知人睿哲,辉焕无前。图报忱诚,不忘寤寐。燕国大长公主乃仁宗皇帝爱女,庄静和懿,徽柔惠恭。动容周旋,率由仪矩。秉心淑谨,迪德肃雍。不有优异褒嘉,何以仰酬盛德 疏疏封两国,超越典彝。(典)[断]自予怀,庸昭施报。可特进封秦、魏两国大长公主。」十一月十一日,秦、魏国大长公主奏:「近封秦、魏两国,出于陛下亲睦之厚。乞依亲王移镇例推恩。」诏与恩泽三人。二十四日,诏:「秦、魏国大长公主第三女钱氏,已与故李玮男承徽议亲,特封信都郡主。所有请给、祗应人并添赐生料、细食等,并依长女宜春郡主例施行。」十二月二十三日,诏:秦、魏国大长公主除见给外,特增月俸二百千。先是大长公主月俸千缗,至是以始兼两国,增俸及春冬衣、奏荐等。崇宁五年十一月二十三日,诏秦、魏国大长公主第五女特封同安郡主;第七女特封齐安郡主;第八女特封建安郡主;第九女特封文安郡主。高宗建炎元年六月二十六日,诏:「仁宗皇帝长女秦、鲁国大长公主驸马都尉、赠太傅钱景臻长女:「长」字当衍,或为「爱」字之误。据《宋史》卷二四八《公主传》,秦鲁国大长公主为仁宗第十女。,忠
       臣之后,昨缘薨逝,一无陈乞。今遇登极赦文,可与赠太师。景臻子、仁宗之甥止有忱等今(生)[在]阙下。忱、愕元任节度使,愐承宣使,依祖宗故事,并与依旧原任官,许持服。」续诏钱景臻还旧官,其环卫官告令吏部拘收毁抹,赠太傅依旧;钱忱、钱愕、钱愐并令检讨官讨论取旨。二年十月十日,秦、鲁国大长公主奏:欲朝见毕,诣名山福地烧香。从之。四年六月五日,诏:「秦、鲁国大长公主本身请给,令所至州军于诸司钱内应副;不足,即许截拨上供钱。其余官吏等并依元降指挥施行。仍具每月请给名色数目申尚书省。内生日支赐并节料之类并权住支。」绍兴元年五月十七日,中(侍)[奉]大夫、宣州观察使、(斡)[干]办秦鲁国大长公主宅郭永锡奏:「大长公主孙钱端英、端、端 并曾孙钱符,并各长立,乞依荫补条格比附,并于文臣内安排。兼契勘大长公主孙已有合补授条格外,有曾孙欲乞比附孙男降等补授。大长公主女之子、应天府进士王博,乞依荫补条格比附,于文臣内安排。」司封检准大观条,特推恩。「大长公主子庄宅副使今系武节郎,孙东头供奉官今系从义郎,女之夫右班殿直今系保义郎。勘会除有大长公主子孙并女之子入条格外,即无大长公主曾孙比附推恩入官条格。兼自来公主遇大礼合荫补亲属,若换文资者,如三代内曾任朝奉郎以上,或身曾预文贡士,依条听于文资
       内安排,亦无比附荫补格换文资法。」诏令吏部依条施行。绍兴六年五月九日六年:疑有误,当是二年或三年。,秦、鲁国长公主奏:「久远宫庭,今自闽中至信州,欲权寄家衢州,止带儿孙赴行在朝见。」诏令绍兴府居住,仰守臣踏逐寺院安泊;其朝见一节候到绍兴府具奏听旨。续有诏:大长公主远涉劳顿,可免朝见。如有申请事件,开具奏闻。六月二十六日,秦、鲁国大长公主奏:「本宅主管事务、武经郎王恻随逐有劳,乞特令再任。」尚书省检会绍兴二年十月三日 :今后除监司、沿边守臣许再任外,余不许,仍令御史台觉察弹奏。诏检坐已降指挥与照会。十一月二十四日,秦、鲁国长公主第五男武功大夫、嘉州防御使钱恺年已及格,依条例合赴朝参。诏许放参。四年八月二十六日,秦、鲁国大长公主奏:「昨于建炎之前首上表奏迎请皇帝登位,未经陈乞推恩。重念妾有子二人,历任三十年,并自诸司副使积官至节钺留务。靖康之初, 授环卫,今已九年,未还旧秩。忱元任检校少保、泸(州)[川]军节度使、充中太一宫使;愐元任光山军承宣使、提举万寿观公事。今来乞用前件恩典,各与改正元任旧官。其请给见支节度、承宣使半俸,止乞依旧支破。」诏:「秦、鲁国大长公主系仁庙之女,忱、愐特各与改正旧官。余依奏。应戚里之家不得援例,如违,重寘典宪。」六年二月十六日,诏差钱愐往台州传宣抚问秦鲁国大长公主,并赐
       银合茶药。七年七月七日,秦、鲁国大长公主乞令钱忱随侍,暂赴行在所起居。诏候至八月起发赴行在所。十月二十三日,上谕宰臣曰:「秦、鲁国大长公主今日入内。朕以仁宗皇帝之女,朕之曾祖姑,待遇加礼,每入内,朕必迎见,先声喏。朕惟仁宗皇帝深仁厚泽,涵育海内,大长公主眉寿康强,亦仁宗盛德遗泽之所致。」闰十月十九日,上曰:「秦、鲁国大长公主昨日入谢,钱忱除开府(义)[仪]同三司。朕因从容语之曰:『大长公主寿考如此,乃仁宗皇帝四十二年深仁厚泽,天下爱戴,锺庆于长主。在家(侍)[待]遇诸子,宜法仁宗之用心,须是均一。』长主曰:『未尝敢不均一也。』」上知愐、恺非主所出,常偏厚于忱,故训喻及之。八年闰十月十三日,制:检校少保、泸(州)[川]军节度使、充中太一宫使、吴兴郡开国公、食邑五千五百户、食实封一千五百户钱忱,可特授开府(议)[仪]同三司,加食邑五百户、食实封三百户。余如故。先是秦、鲁国大长公主奏:长子钱忱历事累朝,自任节钺,逮今十有七年,欲望优赐推恩。诏:「忱,仁宗之甥,近随秦、鲁国大长公主入觐,理宜疏宠,以慰其母心。令三省、枢密院进拟施行。」故有是命。十二月六日,诏钱端礼除直秘阁,先次除授差遣。续有旨,除职指挥更不施行。以臣僚言:「仰惟陛下敦尊祖睦族之义,昨以秦、鲁国大长公主入觐,顾属籍行时无先者,乃疏疏恩其子忱,进升使弼,位亲公(司)[师]。其仪
       物礼秩固已度越彝章。(又)[今]又以其子端礼为直秘阁,恩宠太过,臣切惑之。端礼未有劳 ,非所当得。传之四方,必有讥议。臣尝闻真宗皇帝谓近臣曰:『皇诸亲为族姻求恩,多过有希冀。朕念 臣戮力尽瘁,或远在边防,久历岁时,非功状显著,未尝进一资一级。此若尽遂其请,甚紊公道。』陈尧叟等因言:『如秦国长公主为长子求刺史,诸子岁改官,陛下皆寝其奏。中外之人知陛下推公御人,不以亲疏为异。』臣又尝闻神宗皇帝时,知谏院杨绘请易向传范差遣,以杜外戚侥求。当时执政言:『传范累守郡有政绩,非缘外戚进。』上曰:『得谏官如此言,甚善,可以止异日妄求也。』而况今日艰难之时,所以激励多士者,职名为重。』臣愿陛下深念祖宗成训,不轻畀付。所有钱端礼直秘阁之命,乞赐追寝,以塞舆议。」故有是命。十年七月十九日,秦、鲁国大长公主奏:「妾恭闻皇太后将还宫阙,欲与男钱忱暂赴行在起居。」从之。十二年十一月七日,诏:秦、鲁国大长公主男钱恺特落阶官指挥更不施行。以臣僚札子奏:「陛下敦肺腑之爱,曲徇其欲,然事越旧制,不可为法。钱氏所引,乃潘长卿、粹卿之例,而潘氏有请,缘钱氏启之于前。今各思及其子,不为不均,若又从而求之,则转相攀援,宁有穷已。此例复开,后来者何以拒之 伏望宸断于艺祖之训于:疑误。, 章圣之为,将钱恺落阶官指挥亟赐寝罢。自今尚有似此
       不应陈乞而陈乞者,令臣僚施行。庶几少塞幸门,以复先朝旧制。」故有是诏。十五年十一月一日,诏:「秦、鲁国贤穆大长公主上遗表,男降授舒州团练使、知阁门事、兼客省四方馆事钱恺与叙元官,仍转行一官。已有官孙四人、曾孙三人,并转一官;未有官孙四人补宣义郎,曾孙三人并补承奉郎。女夫魏端臣补忠训郎。恺妻王氏特封感义郡夫人。孙女二人并封恭人。玄孙荣祖补承务郎,孙女夫刘度补保义郎。本宗异姓白身亲属共与文武恩泽各三人。」二十五年十月三日,少保、泸川军节度使、充中太一宫使、荣国公钱忱奏:「契勘大长公主孙女出适白身,例封恭人;女夫有官人转一官,选人循两资。今贤穆大长公主幼孙恭人钱氏已出适杨存中长男偰,缘用别恩已封恭人,欲乞将出适恩例,并臣昨自绍兴十三年至二十二年四遇大礼合得陈乞封邑两项恩例,特与加恩郡夫人,杨偰依例与转行一官。」从之。
       兖国大长公主,嘉佑六年三月封永寿。八年五月,进封荣国长公主。治平四年正月,进封邠国大长公主。熙宁九年十一月,改鲁国。十二月,降左领军卫大将军曹诗。元丰六年十二月薨,追封荆国,赐谥贤懿。元符二年,追封秦国。元符三年二月,追封兖国。政和四年六月,特追封贤懿恭穆大长帝姬。〔熙宁〕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制:邠
       国大长公主进封鲁国大长公主,仍令所司备礼册命。二十三日,诏中书门下:「昨制命邠国大长公主进封鲁国,所有合备典礼,累据大长公主面陈,欲得免罢。可依所奏,更不排(辨)[办],止进诰入内。」十一月二十四日,诏:「鲁国大长公主下降,德妃苗氏率宫闱执事人送至私第外,命妇更不从。」元丰六年正月十九日,诏特以鲁国大长公主男庄宅副使曹晔为右骐骥副使,旼为如京副使。陈国长公主男宫苑副使王殊为东染院使,崇仪副使殖为六宅副使。卫国长主公男如京副使张秉渊为庄宅副使。六月五日,诏:韩国、鲁国、魏国大长公主、陈国、卫国、长公主宅,各差禁军十人、节级一人巡宿。十二月二十四日,诏:「故鲁国大长公主自始染疾,干当本院内殿崇班曹新不以闻,降授西头供奉官,特冲替。」绍圣元年八月二日,诏将作监修故荆国贤懿大长公主(彭)[影]堂,毋过七十间。以主第火,中书省为请也。
       燕、舒国大长公主,嘉佑六年三月封宝寿。八年五月,进封顺国长公主。治平四年正月,进封冀国大长公主。元丰五年十二月,改魏国。是月,降开州团练使郭献卿。八年四月,进封楚国。元符三年三月,改吴国。崇宁五年十二月,进封吴、越国。大观二年二月,改封秦、兖国。政和二年正月薨,追封燕、舒国,赐谥懿穆。四年正月,改封懿穆
       大长帝姬。
       英宗四女。魏、楚国大长公主,嘉佑八年五月封德宁。治平三年五月,进封徐国,降左卫将军王师约。四年正月,进陈国(大)[长]公主。元丰八年薨,追封燕国大长公主,谥惠和。元佑四年,追封秦国。徽宗追封魏国。大观六年六月,加韩、魏国,改魏、楚国。政和四年三月,改惠和大长帝姬「英宗四女」以下至此,原为眉批。。
       治平三年十一月十九日,徐国公主降王师约,皇后及皇子颍王、东阳郡王送至第。治平四年二月,诏曰:「朕昔侍先帝,恭闻德音,以『旧制,士大夫之子有尚帝女者,辄皆升行,以避舅姑之称。习行既久,义甚无谓。朕常念此,寤寐不平,岂可以富贵之故,屈人伦长幼之序也!宜诏有司革之,以厉风俗。』朕闻谕之始,钦仰称叹,至于再三。不幸先帝后婴疾疚,其议中寝。朕恭承遗旨,敢不遂行。可中书门下议,降诏有司,发扬先帝盛德。」于是(旨)[以]遗旨为令,自陈国长公主始。十三日,诏曰:「盖闻圣人制礼,造端乎夫妇,所以正人伦;先王立教,莫善于孝悌,所以厚风俗。王姬下降,旧典有仪,于其舅姑,当行盥馈。然历代相沿代:原脱,据《宋大诏令集》卷四○补。,习为矜汰汰:原作「式」,据《宋大诏令集》卷四○补。。至于乱昭穆之序,废长幼之节,是为作法于凉,何以使民兴行 先皇帝暇日,尝以为言,欲申训 ,俾成礼顺「成礼」二字原脱,据《宋大诏令集》卷四○补。。旋属违豫,未皇着于令也。末予冲眇,祗服休命,德音在耳,曷敢昏逾 率循大卞,盍先遗志「率循」二句:原作「率循太不盖先志」,据《宋大诏令集》卷四○改正。。岂曰善继,用彰我昭考,稽古垂宪,足以贻谋后世者。其体兹旨,令有司按典礼奉行。仍令陈国长公主行舅姑之礼,王师约更不(申)[升]行。」公主见舅姑之礼自此始之。熙宁四年十二月五日,太常礼院言:「驸马都尉王师约等奏:『自来长公主凡有表章,不称臣妾,质诸典礼,虑未允当。』参详男子、妇人,凡上所尊,称臣若妾,义实相对。今宗室伯叔近
       亲悉皆称臣,即公主自大长公主而下,理合称妾。况家人之礼,难以施于朝廷。请自大长公主而下,凡上笺表,各据国封,并称妾。」从之。元丰二年四月二十二日,以龙卫废营地赐(卫)[陈]国长公主,地与主第相直也。三年五月二十二日,诏:陈国长公主子王殊、王殖转五资。先是车驾幸其第,乃(是有)[有是]命。哲宗元佑二年六月九日,诏:燕国惠和大长公主长男皇城使、成州团练使王(洙)[殊],特与免依格试,许令朝参。六年闰八月十四日,户部言:「故魏王位影前姨共二十二人,请给自秦国惠和、越国、荆国大长公主宅例,仍旧勘给。」诏:「比旧人数减半,其秦国惠和、越国、荆国大长公主宅亦如之。若秦国庄孝、秦国献穆大长公主宅人数、请给,据见存者给终身,候及半勿补。」绍圣三年六月五日,诏:公主女之子依旧条推恩,其元佑五年六月八日指挥不得行。先是吏部特推恩格:公主女之夫补承奉郎。元佑五年六月八日 :「公主女适夫,与左班殿直;愿就文资者授假承事郎。其已有官人即依旧法。」至是三省奏,以秦国惠和公主亲女永嘉郡主王氏亲男初子通初子通:疑有误。,乞依格施行,而有司以女之子未敢用特恩格,故有是诏。大观三年六月十八日,制以英宗女魏国大长公主进封韩、魏国,以嫠居,用故事加恩也。
       魏国大长公主,嘉佑八年五月封宝安。治平四年正月,
       进封舒国长公主。熙宁二年七月,改蜀国,降左卫将军王诜。元丰三年五月薨,进封越国,赐谥贤惠。元佑元年十一月,追封大长公主。元符三年三月,追封秦国。政和元年三月,追封荆国。二年闰四月,追封魏国。四年三月,追封贤惠大长帝姬。五年正月,改封明惠。熙宁二年七月十二日,太常礼院言:「蜀国大长公主出降,主婚当具雁币玉帛等物,自内东门进入。中宫当率宫闱掌事者及外命妇送至第。又当行亲迎同牢之礼。」从之。二十四日,召辅臣观蜀国长公主下嫁妆奁于集英殿。自是公主下嫁,并宣宰辅观妆奁。孝友同风按:「孝友同风」上当有脱文。。赵国(庄)[贤]惠长公主,英宗第二女,其贤闻天子。方崇养庆寿宫,虽皇太后至尊,犹为姑妇礼,朝夕见,奉上甘肥,候问寒温。凡仁宗、英宗诸女驻车宫东门,岁时朔望庆贺,两宫先后少长柔恭序顺,与与如也。公主长出入帝家,于慈仁孝友,饫闻习识,故不待傅言母教,而动止中礼。宾重其夫,芘其宗族,赒恤其 党。居孀姑卢氏于其侧,给致饔 ,必先择珍异者致之。卢有疾,主日至榻下自和汤剂以进。闻者惊孍,诸家传之,以为法式。
       韩、魏国大长公主,嘉佑八年五月封寿康。治平四年五月,进封祁国长公主。熙宁三年四月,改卫国。五月,降左卫将军张敦礼。元丰八年四月,进封冀国大长公主。绍圣二年十月,改秦国。元符三年二月,改越国。大观元年
       正月,改越国大观元年正月改楚国。二月三日,改魏国。三年七月,进封韩、魏国。政和三年闰四月,特改封贤德懿行大长帝姬。宣和五年三月薨。哲宗绍圣元年闰四月三日,三省言:「冀国大长公主言:长男右骐骥副使张秉渊欲赴朝参,乞依李端悫恩例,特与对改使额。」诏张秉渊除右骐骥使,令赴朝参,免吏部试并短使差遣。后遂为例。二年十一月二十三日,秦国大长公主男赐名楙,亦除庄宅副使。三年正月二十七日,秦国大长公主女张氏特进建安郡主。
       舒国大长公主,元符三年追封。
       神宗十女。周国长公主,熙宁元年三月封延禧公主。元丰元年二月薨,追封燕国。元符三年三月,追封周国长公主,赐谥淑怀。政和四年十二月,改封淑怀长帝姬。神宗女燕国公主仍赐谥「神宗」上疑有脱文。,未受封者并封小国。
       楚国长公主,熙宁三年十二月封宝庆公主。五年七月薨,追封吴国。元符三年三月,追封楚国长公主。政和四年十二月,改封贤恪长帝姬。
       唐国长公主,熙宁八年十二月封淑寿公主。元丰八年四月,进封温国长公主。元佑七年二月,进封曹国。是月,降左卫将军韩嘉彦。元符三年,改冀国。崇宁二年五月,改雍国。大观元年正月,改越国。二年二月改燕国。政和元年十一月薨,追封唐国,赐谥贤穆。四年十二月,改封贤穆长帝姬。元佑四年十二月十八日,诏温国长公主并皇太妃亲属,与五人恩泽。五年四月十八日,将作监言:「温国长公主第已画图进呈,并依温国长公主第修盖温国:疑误。。今踏逐到见住军头司及添展龙卫营东壁地步可以修盖。其间有侵居民税业地步,乞估定价钱,下户部支还。」从之。七年二月四日,诏:「温国长公主下降日,皇太妃率宫闱掌事者送至第外,命妇免从」。二十五日,曹国长公主下降驸马都尉韩嘉彦。绍兴十年正月十二日,诏:「韩恕系唐国大长公主长男,昨两任知合门事,通及十年,罢职未曾推恩。可特落阶官,除正任防御使。」
       潭国长公主,元丰八年四月封康国长公主。绍(兴)[圣]四年
       二月,改定国。闰二月,降左卫将军王遇。元符三年二月,改韩国。崇宁二年五月,进封鲁国。大观元年正月,改陈国。二年二月,改郓国。六月,薨,追封潭国,赐谥贤孝。政和四年十二月,改封贤孝长帝姬。绍圣四年二月十三日,诏:「康国长公主闰二月二十四日下嫁,婉仪宋氏率宫闱掌事人送至第外,命妇免从。」
       郓国长公主,元丰八年二月薨,追封惠国公主。元符三年二月,追封郓国长公主。政和五年正月,改封贤康长帝姬。绍圣八年八月十八日,诏:故惠国、莘〔国〕、申国公主祔葬毕,于奉先资福禅院依故燕国公主例修影堂屋各十间,每位方二十五步。」
       潞国长公主,元丰七年四月薨,追封莘国公主。元符三年二月,追封潞国长公主。政和四年十二月,改封贤穆长帝姬。
       邢国长公主,元丰七年正月薨,追封申国公主。元符三年二月,追封邢国长公主。政和四年十二月,改封贤令长帝姬。
       邠国长公主,元丰八年四月封沂国长公主。十月薨,追封邓国。政和四年十二月,改封贤宜长帝姬。「政和」以下原为眉批。
       兖国长公主,元丰八年四月封嘉国长公主。元佑五年正月薨,追封蔡国。元符三年二月,追封兖国。政和四年十二月,改封贤和长帝姬。
       徐国长公主,元丰八年四月封德国长公主。元符三年二月,封庆国。崇宁二年五月,封益国。三年十二月,降左
       卫将军潘意,封冀国。大观元年正月,封蜀国。二年二月,封徐国。政和三年闰四月,改封柔惠帝姬。政和五年十一月薨,追封贤静长帝姬。
       哲宗四女。陈国公主,绍圣三年五月封德康公主。元符三年二月(追)[进]封荣国。大观二年二月,封瀛国。四年二月,降左卫将军石端礼,封陈国。政和三年闰四月,改封淑和帝姬。政和七年七月薨,追封靖懿帝姬。高宗建炎元年八月十九日,诏靖懿帝姬依旧改封陈国长公主,从驸马都尉石端礼之请也。
       秦国公主,绍圣四年六月封康懿公主康懿:原作「懿康」,据《宋史》卷二四八《公主传》乙。。元符三年二月,进封嘉国。大观二年二月,改庆国。政和元年二月,改韩国,降左卫将军潘正夫。三年闰四月,改封淑慎帝姬。建炎初复公主号,改封吴国。孝宗即位,进封秦国大长公主。隆兴二年薨,谥康懿。「建炎初」以下原为眉批。绍兴二年四月十九日,诏:「吴国长公主所过州县,据所管的确人数批(文)[支]驿券。其人夫、器皿等量行应副,不得过有搔扰。仍札与本宅使臣照会,不得伪冒支请官物。如违,计赃重作施行。」六月十七日,诏:吴国长公主一行请给,依秦、鲁国大长公主自得指挥施行。八月十三日,诏:吴国长公主俸米,许诸司米内取拨;如不足,截拨上供米应副。其都尉并一行官属等请给,令所在州军依条勘给。三年四月二十六日,诏:今后驸马都尉不许出谒及接见宾客。十二月二十一日,〔诏〕:今后驸马都尉潘正夫至所居州军,许与知、通州官相见一次。四年四月五日,吴国长公主奏:「男潘长卿、粹卿系武德大夫,见
       带遥郡。欲乞特与除落阶官。端卿、温卿并系武功郎,乞特与除转大夫带行遥郡。昨(过)[遇]建炎二年郊祀大礼,合奏补亲属白身恩泽,欲乞回授与驸马都尉潘正夫亲弟敦武郎、合门祗候潘尧(大)[夫],于职名上转行。」从之。七月十一日,吴国长公主奏:「与潘正夫儿男骨肉等请给、衣赐、生〔日〕、食粮,并乞依例施行。」诏潘长卿特(衣)[依]粹卿、端卿支破一分料钱。五年二月二十五日,吴国长公主奏:「有男二人,望依男潘粹卿、端卿例赐名授官,支破请给。」〔诏〕吴国长公主二男并依格与补武节郎,赐名令中书舍人训撰。十月十五日,吴国长公主奏:「长男潘长卿,次男粹卿,并昨自武节郎特转武翼大夫、遥郡刺史。有男端卿、温卿二人,各已系大夫,乞特依例,并与带行遥郡。」诏潘端卿、温卿并特除遥郡刺史。七年二月五日,吴国长公主奏:「男武义大夫、文州刺史潘温卿合趁赴朝参,乞依男长卿等例,除一外任宫观。」诏特差(立)[主]管台州崇道观。三月二十一日,吴国长公主乞赴行朝入觐。诏听指挥起发。绍兴七年八月九日,吴国长公主乞驸马都尉潘正夫依石保吉、魏咸信、柴宗庆等及见今宗室士例,除开府仪同三司,并将见任检校少保除落检校二字。诏:「士系任宗司十年,依故事除开府仪同三司。札与本位都监照会,自后不得妄有陈请。」八年六月十六日,上语宰相曰:「吴国长公主数日前到,留宫中三日,
       为驸马都尉潘正夫求恩数。朕语之云:『官爵岂可私许人 须与大臣商量。况近日多事,未暇及此。』」上又曰:「当此极(署)[暑],朕每日着衣服相伴饮食,盖为长(生)[主]是哲宗之女、朕之姊也。」赵鼎曰:「陛下行家人礼于宫中,所以待长主之礼,虽盛暑不废;至于官爵,则不以私予。此帝王之公也。」九月五日,进呈都尉潘正夫乞加恩及援例乞使相。宰执言:「祖宗封石保吉等使相,皆以勋(荣)[劳]显著,非专为懿戚之故也。正夫何功,敢尔为请 」上曰:「在朕敦睦之义,不欲峻却。既于国体有嫌,焉得私 当明谕之,以绝其辞。」十二日,诏:「吴国长公主同驸马都尉潘正夫将带一行,见今在外从便居止。所至州军,仰守臣常切应副请给等,毋令欠阙。」九年十一月十六日,制以检校少保、昭化军节度使、充醴泉观使、驸马都尉潘正夫为开府仪同三司。二十七日,诏:「哲宗皇帝昭慈圣献皇后止有孟忠厚、潘正夫系近亲,余人不得援例。」以臣僚言:「近日戚里除授每加优异,往往不用祖宗故事。岂以比年以来,外族周 ,于是深轸圣慈,务极恩意 此固陛下睦姻之厚德也。陛下之赐者甚寡,而不以为然者天下皆是,此不可不知也。前日孟忠厚以郡王出守镇江,今潘正夫又以驸马都尉除开府仪同三司。是以历考祖宗朝,驸马都尉惟石保吉以履历外任,尝着效成于行营,乃于晚年纔得使相,自余皆无此除。如以郡王出守,则未
       之有也。忠厚、正夫傥于艰难时尝有勋劳在人耳目,则越常制而宠异之,其谁曰不然 今徒以存抚之故,而废祖宗之法,启侥幸于后人,无怪乎舆论之未孚。然开府者既已敷告治廷,日传千里矣;分符者又已就郡。臣亦尝以为请,蒙陛下为臣道其所以矣。臣之区区,固知其无及于事,然执法,臣之职也。陛下尝谓臣:『祖宗之法不可辄改。』臣以谓,上行法则下知所从,上废法则下亦莫之守矣。臣愿陛下特降处分,孟忠厚、潘正夫差除系一时特恩,后人不得援例。仍自今改授,有非祖宗旧制,并许给舍台谏论驳,当不惮改。如此,庶几幸门杜绝,而天下皆知陛下如天之无心也。」故有是命。十二年六月十一日,诏差潘温卿往婺州传宣抚问吴国长公主,并赐银合茶药。可依差钱愐例立定画一指挥施行。八月二日,吴国长公主奏:「伏闻皇太后还阙有期,乞同潘正夫、儿女、官吏等诣行在入觐,并前去迎接。」从之。十五年三月十七日,诏:右武大夫、成州团练使、带御器械潘温卿,特授贵州防御使。以用母吴国长公主合得白身亲属恩泽陈乞也。十七年十月十六日,吴国长公主奏:男舒州观察使、带(御)[御]器械潘温卿昨(斡辨)[干办]皇城司六年,任满,并该遇亲从拣配诸班直了,当依条特转两官,许令回授,本家未有合回授之人,欲望将温卿两官恩例许于见今官上转行一官。」诏潘温卿可特授武宁
       吴国长公主札子,乞长女夫郑珙转行两官,特与升擢,诏从其请。臣窃详所奏,即非用本家合得恩例陈乞,却创自拟定官职,仍乞特与行下,显是过有侥求,未合公议。昔汉馆陶公主为子求郎,明帝止赐之金,而不从所求。盖自古帝王谨惜名器,皆如是也。今吴国有请,若从其自先指定,特与之,则予夺轻重不出于陛下。而此例一开,其将何以禁塞 望追还已降指挥,以称陛下力行公道之意。」上曰:「命下逾两旬,已被受差遣 ,乃始封驳转官词头,恐非故事。可谕与令书读。」宰臣退召贺允中到堂 军承宣使。十九年八月二十一日,吴国长公主入觐,为男潘长卿、粹卿、端卿乞推恩。诏潘长卿特授泉州观察使,粹卿利州观察使,端卿阆州观察使。二十二年十月二十六日,诏:右通直郎、新添差权通判严州郑珙特除直秘阁,合门宣赞舍人潘尧夫特转右武郎。珙系吴国长公主长女之夫;尧夫,长主驸马都尉正夫之弟。皆以累从长主入觐,主为之请,故有是命。二十三年六月八日,吏部言:「吴国长公主奏:有男合赐名授官,女二人合封郡主,并支破请给。诏依例施行。照例,系令中书舍人训撰名讫,依格合补武节郎,合命词给告。」从之。二十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诏:「吴国长公主长女夫右奉议郎、直秘阁、前添差婺州通判郑珙转两官,添差两浙东路安抚司参议官指挥更不施行。」以给事中贺允中奏:「伏宰:原作「追」,据《建炎要录》卷一七八改。,
       面谕圣旨,既而〔允〕中执所见,不欲中易,翌日再进呈。上曰:「虽稍后时,所论极有理,盖虑后来援例者众。当曲从之。」宰臣沈该等奏曰:「谏行言听,使言者得以自安,此盛德事也。当再谕允中以陛下虚怀纳谏之意。」二十八年正月二十八日,吏部言:「吴国长公主〔乞〕孙潘昌衡、昌佐、昌辅、昌朝依秦、鲁国大长公主孙钱端英等,并孙昌期、昌龄等体例,并与补授文资。本部契勘,昨秦、鲁国大长公主奏孙钱端英等并吴国长公主孙潘昌期等补官体例,系是先次依格补授从义郎,后来与依格换授文资。今欲依此施行。」从之。七月九日,诏:「宁江军承宣使、提举台州崇道观潘长卿,昭信军承宣使、提举江州太平兴国宫潘端卿,舒州团练使、提举台州崇道观潘清卿,建宁军承宣使、特差两浙东路马步军副都总管、婺州驻札潘粹卿,并令任满日各与再任。所有长卿、粹卿、清卿并温卿各身分并元随人请受,并与依已降指挥,依见今已请则例支破。」从吴国长公主请也。二十九年四月二十九日,诏:吴国长公主男赐名振卿,与依格补官。六月十七日,诏:「吴国长公主生日合得度牒、紫衣各一十五道,依例系折银三百两,令户部支。」三十年三月七日,吴国长公主乞:「女夫郑珙见添差两浙东路安抚司参议官,男潘温卿见任在京宫观,端卿、清卿各在外宫观,粹卿添差两浙东路马步军副都总管、婺州驻札。
       欲(后)[候]今任满日,各特与再任。粹卿身分请受与依已降指挥,于上供经制钱物内支给。」从之。十月二十八日,兴宁军承宣使、驸马都尉曾夤母普宁郡太夫人郭氏陈乞孙女夫敦武郎徐公选添差差遣。诏令吏部添差合入差遣一次按此条系下文徽宗女嘉德公主传内之文,错简在此。。三十二年五月二十八日,御药院言:吴国长公主生日,合取赐酒壹拾硕,系下驻跸州军应副。诏令临安府依数支供。绍兴三十二年孝宗即位,未改元。八月二十六日,诏:「吴国长公主进封大长公主,有司择日备礼册命。」大长公主言,册命乞赐寝罢。诏曰:「朕诵周诗唐〔棣〕之华,鄙汉室沁园之制。维时懿主,锺庆泰陵。属绍服之云初,岂推尊之可后。爰布褒优之泽,亟加大长之名。诹辰将御于昕朝,备物中颁于涣册。遽观需牍,祈寝祲仪。勉 谦冲,良深嘉孍。所请宜允。」二十八日,诏秦国大长公主女夫右承议郎、直秘阁郑珙特添差两浙东路安抚司参议官,长孙右通直郎潘昌期添差通判严州。并从大长公主所请也。隆兴二年九月二十七日,诏:「故秦国大长公主孙潘昌光、昌辉、昌简、昌锜,并特授右宣义郎;曾孙志、恕并特授右承奉郎。」大长公主遗表来上,从其请也。
       徽宗三十四女。嘉德公主,建中靖国元年六月封德庆公主。大观三年二月,改封嘉福福:原缺,据《宋史》卷二四八《公主传》改。。政和三年闰四月,改封帝姬。五年四月,改封嘉德。五月五日,降左卫将军曾夤曾夤:原作「曹夤」,据本书帝系八之五六改。下同。。徽宗崇宁元年八月五日,诏荣德、嘉德二公主廪给等并特加倍。政和五年五月一日,尚书省言:「嘉德帝姬下降,乞升厌翟车,惟于仪(伏)[仗]内除去四望金根车外,余用皇后仪〔仗〕人数三分之二,以应帝姬下皇后一等之义。仍乘(担)[檐]子至承天门外升车。」并从之。五日,嘉德帝姬下嫁曾夤,诏用嘉礼新仪行盥馈之礼,皇后率宫闱送至第外,命妇免从。先是,上命议《五礼新仪》,既诏皇太子行冠礼,至是复命帝姬行婚礼。车服粲然,中外称庆。其仪制并详见《嘉礼》门。六年二月二十六日,手诏:「朕荷天右序,男女仅五十人,以次成立,建第筑馆,指日有期。而京师民庶栉比,无地可容,深虞移徙居民,使久安之众遽弃旧业。可令有司度国之南,展筑京城,移置官司军营。将来缮修诸王外第,与帝姬下降,并不得起移居民。」绍兴五年三月十二日,枢密院奏:「兴化军承宣使、驸马都尉致仕曾夤母普宁郡太夫人郭氏状:乞将男曾夤昨转蔡州观察使合得(依条恩例)〔恩例,依条〕回授亲侄修武郎郭珙,差钤辖一次。诏特差权发遣福建路兵马都监、泉州驻札。干道七年九月十二日,诏嘉德公主长女〔夫〕徐公选差主管台州崇道观。此条原为眉批。
       荣德公主,建中靖国
       元年十一月封永庆公主。大观二年二月,改封荣福。政和三年闰四月,改封帝姬。政和六年二月,改封荣德。三月三日,降左卫将军曹晟。
       益国公主,崇宁二年三月封顺庆公主。四年三月薨,追封益国。政和四年十二月,改封顺淑帝姬。
       安德公主,崇宁二年三月封淑庆公主。大观二年二月,改封安福。政和三年闰四月,改封帝姬。七年六月,改封安德。十六日,降左卫将军宋邦光。
       茂德公主,崇宁二年三月封延庆公主。大观二年二月,改封帝姬。重和元年十一月,改封茂德。十八日,降宣和殿待制蔡鞗。十一月十七日,太师蔡京言:「今月十八日,茂德帝姬下降。依《新仪》,见舅姑行盥馈之礼。乞赐寝罢。」诏荅曰:「朕以礼貌师臣,眷遇元老,特遣稚女,使联姻娅。而枣栗之体,苹蘩之奉,盖治平、熙宁已行之旧,是遵祖考彝宪,及有诸姬近例。乃亦报施,尚齿贵老,盛事可嘉,卿何辞焉 况《五礼新仪》初颁天下,法行自近始。卿当勉此,以风天下。所乞宜不允。」十八日,茂德帝姬下嫁蔡鞗,淑妃刘氏率宫闱掌事人送至第。二十九日,手诏:「神考治平间亲洒宸翰,洎降诏旨,以王姬下降,躬行舅姑礼。革去历代沿习之弊,以成妇道,以风天下,贻谋后世,甚盛之举也。于是崇宁、大观以来,诏有司讲求典礼,继颁《五礼新仪》,着为永法,遍行天下。近闻自降诏以来,前后
       帝姬下降,虽有奉行《新仪》之名,元无实迹。兼舅姑亦不端坐,及闻反有下拜之礼,(其)[甚]失祖考本意。兼所降《新仪》,殆成虚文。可自今后,帝姬下降,仰恪遵《新仪》,并服褕服、花钗冠升车,并见舅姑。若帝姬沿习,不肯设拜,只责管干官司女相赞者及内谒者。如违,以违御笔论。仍闻帝姬、都尉合髻,所服不经,别无稽据,亦令礼制局讨论以闻。」宣和三年六月十七日,御笔处分,数内一项:皇子、帝姬〔出〕合推恩,合系授官头晬留发,裹头出合五次;帝姬系上头下降。诏皇子系授官裹头出合三次,帝姬系上头下降两次,令推恩外,余并止绝。宣和四年十一月五日,诏茂德帝姬长男蔡愉,依例合奏补武节郎,可特与文资内安排,补授通直郎。
       豫国公主,崇宁三年五月封寿庆公主。五年正月薨,追封豫国。政和四年十二月,改封寿淑帝姬。
       邓国公主。邓国公主,崇宁四年六月封惠庆公主。十月薨,追封邓国。政和四年十二月,改封惠淑帝姬。
       蜀国公主。蜀国公主,崇宁四年七月封安庆公主。大观二年二月改封隆福。三年五月薨,追封蜀国。政和四年十二月,改封安淑帝姬。
       崇德公主,崇宁四年十月封和庆公主。大观二年二月,改封崇福。政和三年闰四月,改封帝姬。宣和元年九月,降左卫将军曹湜。二年五月,封崇德。三年九月薨。二十一日,车驾幸崇德帝姬
       宅浇奠。
       商国公主。商国公主,崇宁五年十一月封康庆公主。大观二年二月,改封承福。二年二月薨,追封商国。政和四年十二月,改封康淑帝姬。
       蔡国公主。蔡国公主,大观元年五月封荣庆公主。二年二月,改封懿福。四年十一月薨,追封蔡国。政和四年十二月,改封荣淑帝姬。
       鲁国公主。鲁国公主,大观元年七月封保庆公主。闰十月薨,追封鲁国。政和四年十二月,改封保淑帝姬。
       成德公主,大观二年五月封昌福公主。政和三年闰四月,改封帝姬。宣和五年六月,改封成德。
       洵德公主,大观三年七月封衍福公主。政和三年闰四月,改封帝姬。宣和六年十一月,改封洵德。
       悼穆公主。悼穆公主,大观四年正月封徽福公主。政和三年闰四月,改封帝姬。政和七年十月薨,追封悼穆。
       显德公主。(显德帝姬初封显德公主,改号帝姬。寻改封显德,下嫁刘文彦。)显德公主,大观四年七月封显福公主。政和三年闰四月,改封帝姬。宣和七年八月,改封显德。下嫁刘文彦。
       华国公主。华国公主,大观四年十一月封熙福公主。政和二年四月薨,追封华国。四年十一月,改封熙淑帝姬。
       泾国公主。泾国公主,政和元年三月封寿福公主。二年三月薨,追封泾国。四年十二月,改封敦淑帝姬。
       顺德公主,政和元年三月封顺福公主。三年闰四月,改封帝姬。靖康元年七月,改封顺德,以
       将下降向子扆故也。
       柔福公主。柔福公主,政和三年四月封柔福公主。闰七月,改封帝姬。
       冲慧公主。冲慧公主,政和三年七月封申福帝姬。四年二月薨,追封冲慧。
       宁福公主。宁福公主,政和四年正月封宁福帝姬。
       庄懿公主。庄懿公主,政和四年二月封保福帝姬。十一月薨,追封庄懿。
       冲懿公主,政和五年九月封贤福帝姬。六年十一月薨,追封冲懿。
       顺穆公主,政和六年九月封仁福帝姬。八年八月薨,追封顺穆。
       和福公主。和福公主,政和七年二月封和福帝姬。
       永福公主。永福公主,重和元年十一月封永福帝姬。
       惠福公主。惠福公主,重和二年正月封惠福帝姬。
       令福公主。令福公主,宣和元年九月封令福帝姬。
       华福公主。华福公主,宣和三年十一月封华福帝姬。
       庆福公主。庆福公主,宣和三年十一月封庆福帝姬。
       仪福公主。仪福公主,宣和六年十一月封仪福帝姬。
       纯福公主。纯福公主,宣和七年十月封纯福帝姬。
       隋国公主,宣和元年七月封恭福帝姬。建炎三年薨,封隋国。
       孝宗女嘉国公主。干道二年十月十四日,诏皇长女永嘉郡主赠嘉国公主。七年九月二十日,诏嘉德公主长女夫、武节郎徐公选差主管台州崇道观按嘉德公主乃徽宗女,已见前,此条应入于嘉德公主条下,以嘉德、嘉国相混而误入于此。。
       帝系 宋会要辑稿 帝系八 宗 女
       宗女
       淳熙十六年二月四日登极赦:「应宗女宗妇见入道或为尼,愿归家者听,元有官封者依旧。」
       绍熙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郊祀赦:「行在及绍兴府见请孤遗钱米宗女宗妇等,其间有未曾引赦添支钱米,可比附两外(可)[司]孤遗体例,籍定名字,将十五岁以上并依前赦例添支,十四岁以下减半添给。」
       五年正月一日庆寿赦:「宗子、宗妇、宗女年八十以上,令大宗正司保明奏闻,与转官加封;未有官封者,特与官封。以上《光宗会要》。
       绍熙五年九月十四日明堂赦:「应宗妇宗女因事令入道尼,如后来能自循省,仰大宗正司保明,特与放令自便;不愿者听。」自后明堂、郊赦并同。
       庆元四年四月五日,诏:「今后宗女因疾愿给度牒者,令礼部先次从实书填讫,方得给付。」以中书门下省言:「宗女有疾愿出家者,得指挥给降度牒,止合自行承受。近来多有巧作名色,意在转卖。」故有是诏。
       主上以孝理天下,遂致在远宗女观感动化有如此者,不敢隐默。乞优加旌赏,仍乞宣付史馆,不唯使宗女知劝,亦足以俾天下凡为人子 开禧元年九月十八日,南外宗正司言:「泉州宗妇李氏染病,有亲生第三女赵氏为见病势危笃,割股饲母,当时痊愈。本司自建炎年间移司泉州,今七十余年,宗室之家如赵氏者,天资纯孝,不爱其身,割股救母于垂死之际,效验昭然,诚为罕见。恭
       者(所有)[有所]激劝。」从之。
       三年五月十四日,又言:「商王宫宗子汝评染患(为)[危]笃,女年一十六岁,割股救父,当时痊瘥。其能体善行孝,皆圣朝广睦族之爱,推锡类之仁,凡蒙褒旌,悉起敬慕。乞优加旌赏,俾知激劝。」诏宣付史馆。以上《宁宗会要》。
       帝系 宋会要辑稿 帝系八 驸 马 \附\\驸\马都尉杂录
       驸马
       (附)[驸]马都尉杂录
       太祖开宝三年六月五日,以忠武军节度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王审琦子内殿供奉官都知承衍为左卫将军、驸马都尉,选尚昭庆公主。
       五年闰二月四日,以故镇安军节度使、中书令石守信子郓州牙内指挥使保吉为左卫将军、驸马都尉,选尚延庆公主,赐袭衣、玉带、涂金鞍勒马。自是尚主者赐率如例。后又加赐绒毛暖座。
       七月十三日,以尚书右仆射魏仁浦子东头供奉官咸信为右卫将军、驸马都尉,选尚承庆公主。
       太宗太平兴国八年八月十一日,以故永兴节度使吴延祚次子元扆为右卫将军、驸马都尉,选尚蔡国公主。
       雍熙三年十二月十三日,以彰国〔军〕节度使、驸马都尉王承衍知大名府,威塞军节度使、驸马都尉石保吉知孟州,慎州观察使、驸马都尉魏咸信知澶州,爱州团练使、驸马都尉吴元扆知郓州。命开封尹、陈王元僖饯承(僖)[衍]等于城北园。
       淳化二年二月十四日,鄯州观察使、驸马都尉吴元扆上言:避所赐魏
       国公主第避:疑当作「还」。,愿尽解所居官,归守先人旧庐。优诏不允。
       真宗咸平三年六月十九日,以镇宁军节度使柴禹(镇)锡(孙)[子]镇宁军都指挥使宗庆为左卫将军、驸马都尉,选尚鲁国长公主。宗庆,禹锡之孙,太子中舍宗亮之子,及尚主,令称禹锡子。
       六年正月十一日,以故太师王溥子贻永下字本音同仁宗庙讳,后改贻清,再改贻永。为右卫将军、驸马都尉,选尚(懿贤)[贤懿]长公主。贻永以祖为父,如柴宗庆例。
       景德元年四月三日,(懿贤)[贤懿]长公主薨。既葬,王贻永三上表乞守茔域,真宗不许。时贻永在公主丧式假,〔故〕有是请。帝(尉)[慰]谕之,令赴朝参。
       二年十二月六日,命柴宗庆、王贻永同于内殿别班起居。
       大中祥符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以故右千牛卫上将军李崇矩子遵为左龙武将军、驸马都尉,选尚万寿长公主。遵以祖为父,如王贻永例。
       十二月二十三日,有司上言:「柴宗庆遇庆恩移郡,不赴便殿告谢,请以违制论。」诏罚两月俸。
       二年六月七日,以左龙武将军李遵领澄州刺史。时遵以疾在假,真宗谓王旦等曰:「朕遣人视其疾,状甚危。且柴宗庆列环卫不久为刺史,遵亦当校月日以闻。」旦等言:宗庆授将军始七月,遇郊祀恩遂领刺史。遵未遇恩,然至今亦七月。」遂命领郡。
       四月九日原有眉批:「四月疑有误」。,左龙武将军、澄州刺史、驸马都尉李遵责授均州团练副使。坐私主之乳母。初,帝以使臣所取遵状示宰相王旦等曰:
       「遵先曾请对,意在归过于人。矫诬如此,缘已经赦宥,姑务恩贷。及有彰露,止令询其端由,而略无畏忌。朕以长公主为性至善,未尝言其失,不欲深行,恐伤其意。」于是中书、枢密院同奏(议)[宜]正朝典,故有是命。
       十一月二十四日,封柴宗庆母穆氏为河南郡君。宗庆以母为嫂,故不得郡封,而卫国长公主累请,故特封之。
       五年六月十三日,柴宗庆言:「自陕西市木至京,望蠲免税筭。」帝曰:「先朝王承衍市木,贩易规利,当时兴讼不已。曩者曾谕宗庆,无得遣人市易,何故复有此奏 」即谕枢密院召宗庆责之,宗庆谢罪,奏云:「年老事多,偶成废忘。」特诏戒约之。帝因谓宰相曰:「卫国长公主近请市所居北邻张氏舍以广其居。张氏即宗室婿。朕语之:『如立券出卖,则可也。』及询张氏,且云仰僦钱。朕戒令不得强市,止赐钱二百万,听他处营置。」
       十月六日,河东路提点刑狱司柴宗庆遣人私于买马州郡市马十九匹,不纳商税。诏捕劾以闻。
       六年三月九日,卫国长公主宅内知客赵惟永宣补右班殿直,主奏留在宅勾当。帝曰:「廷臣岂可更留。」令枢密院召柴宗庆谕之。
       仁宗天圣元年十二月十七日,诏:「驸马都尉等自今不得与清要权势官私第往还。如有公事,即赴中书、枢密院启白。仍令御史台常切觉察,如有违犯,纠举以闻。」
       四年正月二十七日,柴宗庆陈乞使相。宰臣王曾等奏曰:「将相之任,非可陈乞。只如
       先朝石保吉等俱曾履外任行营差遣,前后颇着诚 ,晚年方与使相。」帝令召至中书诫谕。
       庆历四年四月三日,令入内内侍省刘从愿与三司勾当公事陈宗古检点柴宗庆家财现数,约度支给外,官为检校。以宗庆二女尚幼故也。
       七年五月三日,以彰信军节度使、兼侍中李用和子东头供奉官玮为左卫将军、驸马都尉,选尚福康公主。用和,章懿太后弟;公主,上之爱女。以太后故,诏玮选尚。
       嘉佑二年七月五日,濮州团练使、驸马都尉李玮言:「特赐涂金鞍、狨毛暖座及玉带等。今出降有日,欲乞依例乘服趋朝。」诏可。
       八月四日,燕国公主出降。翼日,李玮入谢,宴于禁中。
       五年九月十四日,降驸马都尉、安州管内观察使李玮为和州防御使,仍与外任差遣。玮所生母忤公主,公主夜开皇城门入禁中,玮上表自劾,故责及之。
       六年十一月一日,驸马都尉李玮言:「奉诏举官为将领,而臣家有宾客之禁,无由与士人相亲。闻柴宗庆当时得与禁近往还,臣请如宗庆等例。」诏具凡所接宾客以闻。
       七年二月二十五日,李玮出知卫州,诏兖国公主入内。三月四日,降玮为建州管内观察使,落驸马都尉,以与主不相谐也。十一月三日,玮改安州观察使,复驸马都尉,主复还第。
       英宗治平三年五月十九日,以屯田员外郎王克臣子孝庄为左屯卫将军、驸马都尉,赐名师约,选尚德宁公
       主。初,英宗数称唐公主下嫁多名人,及是得师约,故驸马都尉承衍曾孙,而父子皆业进士。令至宰相第试以诗,而以其所业赋一编以进御。至召见清居殿,又谕以无废学,后又出经籍及纸笔砚赐之。以上《国朝会要》。
       神宗熙宁元年四月十九日,李玮请以兄奉宁节度使璋第十一子墦为嗣。诏以为供备库副使,赐名嗣徽。
       二年六月七日,以武胜军节度观察留后、侍卫亲军马军副都指挥使王恺孙右侍禁诜为左卫将军、驸马都尉,选尚舒国长公主。
       十一月十五日,以故屯田郎中张宗雅子丕为左卫将军、驸马都尉,赐名敦礼,选尚祁国长公主。
       三年正月九日,楚国大长公主薨,上幸其第,召辅臣入,恸哭,谕以主久疾,而玮奉主无状。即日责授玮为郴州团练使,〔落〕驸马都尉,陈州安置。
       八年五月十二日,诏驸马都尉今后转官及七年取旨。
       九月十一日,诏:「大长公主当出降,令内外两制以下及监司体访世族子弟有性气温良,仪状秀整,可备选尚者,令乘马赴阙。」
       十二月十六日,以崇信军节度使钱惟(寅)[演]孙景臻为(左)[右〕〔领]军卫大将军、驸马都尉,选尚许国大长公主;侍卫亲军马军都指挥使、定国军观察留后曹琮孙诗为左领军卫大将军、驸马都尉,选尚邠国大长公主。国朝驸马都尉未有除大将军者,以景臻等选尚大长公主,故优命之。
       九年三月十六日,以(左)[右]领军卫大将军、
       (都)驸马都尉钱景臻为秀州团练使,以韩国大长公主下嫁推恩也。
       十二月十七日,以(右)[左]领军卫大将军、驸马都尉曹诗为成〔州〕团练使,以手诏:「鲁国大长公主已有日归馆,其驸马都尉照例改官。」故有是命。
       元丰元年三月九日,诏枢密院:「大长公主大礼,奏荐夫之期亲与判司簿尉。」以枢密院奏拟韩国大长公主奏驸马都尉钱景臻兄景勋等恩泽,与中书不同也。
       二年二月五日,诏:韩国大长公主姑少府监钱暄妻同安郡君胡氏,可特进封永嘉郡夫人。
       十二月二十六日,诏绛州团练使、驸马都尉王诜追两官,勒停。以诜交结苏(试)[轼]及携妾出城与(试)[轼]宴饮也。
       三年四(日)[月]十八日,诏前绛州团练使、驸马都尉王诜可特授庆州刺史,许赴朝参。以长公主故,叙诜官以慰其心。
       ,义不得赦。 七月十六日,责驸马都尉王诜为昭化军节度行军司马、均州安置。手诏:「王诜内则朋淫纵欲,无行;外则狎邪罔上,不忠。」繇是长公〔主〕愤愧成疾,终至弥笃。皇太后圣衷哀念,累月罕御玉食,摭诜之
       十二月二十七日,驸马都尉王师约等〔奏〕:「皇佑《一司》:驸马都尉不与清要榷势官私第往还。臣等凡遇垂拱殿起居,即与修起居注等同合子,虽非私第,亦虑非便。欲望以使相合子二间为臣等侍班处。」从之。
       四年二月六日,诏光州防御使、驸马都尉曹诗所生母杜氏特封安康郡太君。
       五年三月五日,以赠司徒
       (徒)郭崇仁曾孙献卿为左领军卫大将军,选尚冀国大长公主。
       六年正月二十二日,驸马都尉张敦礼以男秉渊选尚第六公主进封,辞免,帝曰:「秉渊有可称采,尽出公议,不但以长公主之故。可更令进学。已有成命,勿复辞也。」次年公主薨,不及成礼。
       三月八日,诏:「自今驸马都尉及七年,令尚书吏〔部〕磨勘,更不取旨。」
       五月二十一日,诏国子监于外舍选年四十以上素有行义学生为郭献卿宅门客。以国子监奏:内舍未有年及四十者。
       闰六月十九日,三省奏:「今后大长公主、长公主、公主下降,驸马都尉骨肉恩例令尚书省立法。」从之。以郭献卿选尚冀国大长公主,其父乞恩例故也。
       十月十六日,中书省奏:驸马都尉曹诗乞以南郊合得骨肉恩泽一名与门客李汉臣理选一官。诏特与郊社斋郎。后诏吏部毋得为例。十二月二十四日,诏:光州防御使、驸马都尉曹诗责授右屯卫将军,落驸马都尉,令家居省过。手诏:「诗不能仰称朝廷选尚爵命恩德,数以帏薄不谨,浼挠鲁国大长公主,致悒怏成疾。又不以时奏请医疗治,终于沉痼不起。」故有是命。
       七年二月十六日,尚书刑部奏:「责授昭化〔军〕行军司马、均州安置王诜已经三年,再遇大礼赦,合依先降指挥取旨。」诏王诜特与诸卫将军,颍州安置。
       十月三日,驸马都尉钱景臻对,因谢父暄除宝文阁待制。帝曰:「暄治郡有声,朝廷自以才
       用。」又谢子忱赐名,帝曰:「公主贤,宜有子也,其勉以学。」
       八年四月二十三日,驸马都尉王师约奏:「燕国大长公主薨,太常寺关本服齐衰杖期「本」下疑有脱字。,给假三十日。臣忝冒宠禄,悉缘选尚,乞令有司别议,特乞假一年。」
       五月六日,诏右监门卫将军、颍州安置王诜免安置。以有司检举累经赦宥故也。
       七月十四日,驸马都尉王师约言:「蒙给假一年,今来特授镇安军节度留后,乞入谢毕,然〔后〕在假。」诏从之,仍给俸。
       哲宗元佑元年二月十六日,诏宣州防御使、驸马都尉张敦礼为密州观察使。以三省言:「自来驸马都尉选尚公主、长公主,并除小将军,下降日除刺史;选尚大长公〔主〕即除大将军,下降日除团练使。」敦礼元选〔尚〕祁国长公主,今已进冀国大长公主,故有是命。
       三年三月九日,驸马都尉王师约奏:「臣父现知郑州,欲乞御前后殿不坐日,每次给假一日前去省觐,仍免辞见,过三日即依自来体例朝见。若非次驾出应合立班之类,并乞下合门照会免赴。」从之。
       四年七月十二日,诏以故司徒、兼侍中韩琦男宣义郎嘉彦除左卫将军、驸马都尉,选尚温国长公主。时嘉彦兄忠彦为尚书左丞,以嘉彦选尚为嫌,乞罢免,不许;再表恳请,诏不允。
       六年九月二十六日,驸马都尉钱景臻以母丧辞起复,再请乃许。元符元年八月,郭献卿以母丧起复,亦三上表辞,从之。
       十月十二日,右朝奉郎韩端彦言:「弟嘉彦尚
       温国长公主,下降有期,私家进财,支费甚多。欲以相州田业契书于在京四抵当所各质钱二千五百缗,依例出息。」诏于抵当所特贷钱万缗,仍限五年还纳。其后韩端彦援元丰中郭献卿例,乞除放所贷钱,从之。
       十二月十七日,驸马都尉韩嘉彦言:「温国长公主下降有日,臣家世以儒进,乞换一近下文资。」不报。嘉彦引晋、唐选尚公主参用文士,及英宗皇帝出嫁皇女,访求儒门为言。其后绍圣间复申前请,不报。
       九年正月十二日,诏:「文州刺史、驸马都尉韩嘉彦于长公主有亏礼不逊,擅宿私家,特降两官,差知黄州。」是日,又命勘会驸马都尉李玮如曾安置,即嘉彦可降两官、蕲州安置。中书〔言〕蕲州犯嘉彦父嫌名。十三日,诏嘉彦降左卫将军,依前驸马都尉、分司南京,黄州居住。仍差御史郭知章押嘉彦即日出门。时忠彦引咎乞罢,赐诏不允。
       绍圣元年十月一日,诏嘉彦赴阙。十六日,落分司,令赴朝参。
       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以通直郎王师古男遇为左卫将军、驸马都尉遇:原作「诜」,据本书帝系八之三一、《宋史》卷二四八《公主传》改。,选尚康国长公主。
       闰九月六日,诏驸马都尉王诜特罚铜三十斤。以诜隐匿妇人刘氏,教令写文字及虚作逃走迹状,自首不实。侍御史石豫言:诜自恃豪贵,抑勒雇人,不畏公法。故有是诏原注:「系元符二年,误编于此。」。
       四年八月三日,诏:降授左卫将军、驸马都尉韩嘉彦可特授持节文州诸军事、文州刺史。
       元符元年十月二
       十九日,诏:武胜军节度观察留后、驸马都尉张敦礼降授左千牛卫将军,特免安置,仍勒住朝参。以三省言,敦礼元佑间上书言退宰臣蔡确,进司马光为上相等事,故有是命。
       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三省、户部言驸马都尉王昨以进财借四抵当所钱五千贯「王」下有脱字。,限二年半还纳。又于宫后门库借钱三千贯,限五年还纳。今乞每月 料钱一百贯。」诏特与除放。
       三年八月九日,保平军节度观察留后、驸马都尉王师约可特授依前官驸马都尉,充枢密院都承旨。
       徽宗建中靖国元年二月二十三日,钱忱特授西上合门使。以燕国大长公主托体仁宗,故褒其后也。
       崇宁元年七月十三日,户部言:「驸马都尉曹诗乞于合破公使钱内先借支二万贯办大长公主影前供物。诏礼部给空名度牒一百道。
       二年七月二十三日,手诏:「朕观前世外戚擅事,终祸乱天下。唯我祖考创业垂统,承平百有余年,外戚之家,未尝预政,厥有典则,以贻子孙。即政之初,以驸马都尉韩嘉〔彦〕兄忠彦为门下侍郎,继除宰相。方朕恭默,弗敢有言。给事中刘拯抗疏论驳,亦不果听。上违祖考成宪,下虞前世祸乱之失。其自今勿复援忠彦例,以戚里家属为三省执政官。世世守之,着为甲令。」
       三年九月十八日,以供备库〔使〕潘孝严男意为左卫将军、驸马都尉,选尚益国长公主。二十三日,管勾益国长公〔主〕出降所状:「勘
       会授官体例(施行),今来潘意尚益国长公〔主〕,宣系,遂具闻奏。」奉御宝批:依例施行。
       五年十月十四日,诏:故昭信军节度〔观察〕留后、驸马都尉郭献卿特赠武泰军节度使,男缜特授皇城副使。
       大观元年正月,以集庆军节度观察留后、驸马都尉张敦礼充建宁军节度使。以车驾幸兴德禅院,特推恩。兴德禅院,英宗、神宗诞育之宫,敦礼所尚,英宗女故也。
       七月二十一日,以建宁军节度使、驸马都尉张敦礼为检校司空、保信军节度使致仕。
       三年六月六日,诏故保信军节度使、检校司徒致仕、驸马都尉张敦礼特赠开府仪同三司。十二日,车驾临奠,支赐银绢各二千疋两,男楙特与庄宅使。
       七月二十七日,以西京左藏库副使石澈男端礼为左卫将军、驸马都尉,选尚瀛国长公主。
       政和二年九月十五日,以右侍禁潘绛男进士正夫为左卫将军、驸马都尉,选尚庆国长公主。
       三年九月十四日,诏:令德景行大长帝姬长男邑州观察使、提举万寿观钱忱,自除正任九年,并不曾推恩磨勘。可特转宁武军节度观察留后。
       四年十二月四日,以故相曾公亮四世孙侄进士夤为左卫将军、驸马都尉,选尚嘉德帝姬。
       十三日,诏曾夤特诣太子少师、枢密府、开府仪同三司郑绅宅相见太子少师:原作「太师少师,据《宋史》卷二○《徽宗纪》政和元年改。又「枢密府」三字疑衍。。
       五年九月十日,以光禄卿曹调男晟为左卫将军、驸马都尉,选尚荣德帝姬。
       六年十一月十七日,以故西头供奉官
       宋景孙邦光为左卫将军、驸马都尉,选尚安德帝姬。
       八年三月十六日,以太师、鲁国公蔡京男鞗为朝散郎、宣和〔殿〕待制、充驸马都尉,〔选〕尚(福康)[康福]帝姬。二十四日,中书省言:「检会蔡鞗已奉御笔除朝散郎、宣和殿待制、驸马都尉,其叙位立班未有指挥。」〔诏〕叙位立班在?
       畲浦稀?
       四月六日,太师蔡京言:「男鞗已蒙宣系,选尚康福帝姬。检会崇〔宁〕诏书:今后勿复援韩忠〔彦〕例,以戚里家属为三省执政官。乞免五日一赴都堂治事。」诏答不允。是后以帝姬下降毕,再上章乞罢,不允。
       重和元年十二月十六日,手诏:「蔡鞗选尚茂德帝姬,其父京子孙一十一人,内六人白身各补初等官,仍并赐紫章服。」
       二年正月十日,诏:「车驾幸茂德帝姬宅,驸马都尉、朝奉大夫、宣和〔殿〕待制蔡鞗可特转中大夫。」
       宣和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诏曹诱孙湜选尚崇福帝姬,授左卫将军、驸马都尉。
       三年九月十六日,诏:「驸马都尉曾湜粗粗俗无状,素乏誉望,一旦选尚,自以为身出门阀,素处富贵,凶豪肆志。宜示戒惩。可先次勒停,送房州安置,候帝姬堂殡日出门,开封府差人管押前去。父曹戬有失义方,不能训子,与宫观差遣。」
       十月五日,诏:「成州团练使、驸马都尉宋邦光,操纯守正,士行修洁,戢肃闺门,日奉朝请。宜优宠渥,庸示劝奖。可特与转代州防御使。」
       四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诏:「荣州团练使、责授全州别驾、房州安置曹湜已经
       大赦,可以叙复。」续诏曹湜免安(令置)[置,令]居赐第。
       六年三月四日,制以检校少傅、安武军节度使、开府仪同三司、佑神观使、驸马都尉钱景臻为少师,进封康国公。
       四月十七日,诏:通议大夫、保和殿待制、驸马都尉、提举上清宝箓宫蔡鞗自除侍从选尚已六年,可特与除保和殿直学士。
       靖康元年二月二十九日,诏:保和殿直学士、驸马都尉蔡鞗换深州防御使。用侍御史孙觌奏也。
       七月二十一日,诏蔡鞗勒停。以上《续国朝会要》。
       绍兴三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诏:今后驸马都尉潘正夫至所居州军,许与知、通州官相见一次。以上《国朝会要》。
       帝系 宋会要辑稿 帝系八 驸 马 进 马
       进马
       太祖建隆四年六月,诏尚书兵部:每年所补千牛进马,自今左右仗千牛每仗各减两员。其应补人并须年齿合格,试念书精熟。如经覆试引(念)[验],不合元 ,其本司官员并须贬降。干德二年九月,《周易》博士奚屿坐校试所补进马不实,责授干州司户参军,库部员外郎王贻孙责授左赞善大夫,翰林学士承旨、礼部尚书陶谷夺两月俸。旧制,台省六品、诸司五品以上官皆得荫补,岁令兵部、礼部试念书精熟者中选。至是谷子戬求补殿中省进马,而所试未精。屿受谷私祷,以合格闻,事后按之,以屿受请求,而贻孙不之觉,故并黜之。
友荐云推荐

本站图书检索

本书目录

宋会要辑稿 帝系一
宋会要辑稿 帝系二
宋会要辑稿 帝系三
宋会要辑稿 帝系四
宋会要辑稿 帝系五
宋会要辑稿 帝系六
宋会要辑稿 帝系七
宋会要辑稿 帝系八
宋会要辑稿 帝系九
宋会要辑稿 帝系一○
宋会要辑稿 帝系一一
宋会要辑稿 后妃一
宋会要辑稿 后妃二
宋会要辑稿 后妃三
宋会要辑稿 后妃四
宋会要辑稿 崇儒一
宋会要辑稿 崇儒二
宋会要辑稿 崇儒三
宋会要辑稿 崇儒四
宋会要辑稿 崇儒五
宋会要辑稿 崇儒六
宋会要辑稿 崇儒七
宋会要辑稿 道释一
宋会要辑稿 道释二
宋会要辑稿 礼一
宋会要辑稿 礼二
宋会要辑稿 礼三
宋会要辑稿 礼四
宋会要辑稿 礼五
宋会要辑稿 礼六
宋会要辑稿 礼七
宋会要辑稿 礼八
宋会要辑稿 礼九
宋会要辑稿 礼一○
宋会要辑稿 礼一一
宋会要辑稿 礼一二
宋会要辑稿 礼一三
宋会要辑稿 礼一四
宋会要辑稿 礼一五
宋会要辑稿 礼一六
宋会要辑稿 礼一七
宋会要辑稿 礼一八
宋会要辑稿 礼一九
宋会要辑稿 礼二○
宋会要辑稿 礼二一
宋会要辑稿 礼二二
宋会要辑稿 礼二三
宋会要辑稿 礼二四
宋会要辑稿 礼二五
宋会要辑稿 礼二六
宋会要辑稿 礼二七
宋会要辑稿 礼二八
宋会要辑稿 礼二九
宋会要辑稿 礼三○
宋会要辑稿 礼三一
宋会要辑稿 礼三二
宋会要辑稿 礼三三
宋会要辑稿 礼三四
宋会要辑稿 礼三五
宋会要辑稿 礼三六
宋会要辑稿 礼三七
宋会要辑稿 礼三八
宋会要辑稿 礼三九
宋会要辑稿 礼四○
宋会要辑稿 礼四一
宋会要辑稿 礼四二
宋会要辑稿 礼四三
宋会要辑稿 礼四四
宋会要辑稿 礼四五
宋会要辑稿 礼四六
宋会要辑稿 礼四七
宋会要辑稿 礼四八
宋会要辑稿 礼四九
宋会要辑稿 礼五○
宋会要辑稿 礼五一
宋会要辑稿 礼五二
宋会要辑稿 礼五三
宋会要辑稿 礼五四
宋会要辑稿 礼五五
宋会要辑稿 礼五六
宋会要辑稿 礼五七
宋会要辑稿 礼五八
宋会要辑稿 礼五九
宋会要辑稿 礼六○
宋会要辑稿 礼六一
宋会要辑稿 礼六二
宋会要辑稿 乐一
宋会要辑稿 乐二
宋会要辑稿 乐三
宋会要辑稿 乐四
宋会要辑稿 乐五
宋会要辑稿 乐六
宋会要辑稿 乐七
宋会要辑稿 乐八
宋会要辑稿 瑞异一
宋会要辑稿 瑞异二
宋会要辑稿 瑞异三
宋会要辑稿 方域一
宋会要辑稿 方域二
宋会要辑稿 方域三
宋会要辑稿 方域四
宋会要辑稿 方域五
宋会要辑稿 方域六
宋会要辑稿 方域七
宋会要辑稿 方域八
宋会要辑稿 方域九
宋会要辑稿 方域一○
宋会要辑稿 方域一一
宋会要辑稿 方域一二
宋会要辑稿 方域一三
宋会要辑稿 方域一四
宋会要辑稿 方域一五
宋会要辑稿 方域一六
宋会要辑稿 方域一七
宋会要辑稿 方域一八
宋会要辑稿 方域一九
宋会要辑稿 方域二○
宋会要辑稿 方域二一
宋会要辑稿 蕃夷一
宋会要辑稿 蕃夷二
宋会要辑稿 蕃夷三
宋会要辑稿 蕃夷四
宋会要辑稿 蕃夷五
宋会要辑稿 蕃夷六
宋会要辑稿 蕃夷七
宋会要辑稿 兵一
宋会要辑稿 兵二
宋会要辑稿 兵三
宋会要辑稿 兵四
宋会要辑稿 兵五
宋会要辑稿 兵六
宋会要辑稿 兵七
宋会要辑稿 兵八
宋会要辑稿 兵九
宋会要辑稿 兵一○
宋会要辑稿 兵一一
宋会要辑稿 兵一二
宋会要辑稿 兵一三
宋会要辑稿 兵一四
宋会要辑稿 兵一五
宋会辑要稿 兵一六
宋会要辑稿 兵一七
宋会要辑稿 兵一八
宋会要辑稿 兵一九
宋会要辑稿 兵二○
宋会要辑稿 兵二一
宋会要辑稿 兵二二
宋会要辑稿 兵二三
宋会要辑稿 兵二四
宋会要辑稿 兵二五
宋会要辑稿 兵二六
宋会要辑稿 兵二七
宋会要辑稿 兵二八
宋会要辑稿 兵二九
宋会要辑稿 食货一
宋会要辑稿 食货二
宋会要辑稿 食货三
宋会要辑稿 食货四
宋会要辑稿 食货五
宋会要辑稿 食货六
宋会要辑稿 食货七
宋会要辑稿 食货八
宋会要辑稿 食货九
宋会要辑稿 食货一○
宋会要辑稿 食货一一
宋会要辑稿 食货一二
宋会要辑稿 食货一三
宋会要辑稿 食货一四
宋会要辑稿 食货一五
宋会要辑稿 食货一六
宋会要辑稿 食货一七
宋会要辑稿 食货一八
宋会要辑稿 食货一九
宋会要辑稿 食货二○
宋会要辑稿 食货二一
宋会要辑稿 食货二二
宋会要辑稿 食货二三
宋会要辑稿 食货二四
宋会要辑稿 食货二五
宋会要辑稿 食货二六
宋会要辑稿 食货二七
宋会要辑稿 食货二八
宋会要辑稿 食货二九
宋会要辑稿 食货三○
宋会要辑稿 食货三一
宋会要辑稿 食货三二
宋会要辑稿 食货三三
宋会要辑稿 食货三四
宋会要辑稿 食货三五
宋会要辑稿 食货三六
宋会要辑稿 食货三七
宋会要辑稿 食货三八
宋会要辑稿 食货三九
宋会要辑稿 食货四○
宋会要辑稿 食货四一
宋会要辑稿 食货四二
宋会要辑稿 食货四三
宋会要辑稿 食货四四
宋会要辑稿 食货四五
宋会要辑稿 食货四六
宋会要辑稿 食货四七
宋会要辑稿 食货四八
宋会要辑稿 食货四九
宋会要辑稿 食货五○
宋会要辑稿 食货五一
宋会要辑稿 食货五二
宋会要辑稿 食货五三
宋会要辑稿 食货五四
宋会要辑稿 食货五五
宋会要辑稿 食货五六
宋会要辑稿 食货五七
宋会要辑稿 食货五八
宋会要辑稿 食货五九
宋会要辑稿 食货六○
宋会要辑稿 食货六一
宋会要辑稿 食货六二
宋会要辑稿 食货六三
宋会要辑稿 食货六四
宋会要辑稿 食货六五
宋会要辑稿 食货六六
宋会要辑稿 食货六七
宋会要辑稿 食货六八
宋会要辑稿 食货六九
宋会要辑稿 食货七○
宋会要辑稿 刑法一
宋会要辑稿 刑法二
宋会要辑稿 刑法三
宋会要辑稿 刑法四
宋会要辑稿 刑法五
宋会要辑稿 刑法六
宋会要辑稿 刑法七
宋会要辑稿 刑法八
宋会要辑稿 选举一
宋会要辑稿 选举二
宋会要辑稿 选举三
宋会要辑稿 选举四
宋会要辑稿 选举五
宋会要辑稿 选举六
宋会要辑稿 选举七
宋会要辑稿 选举八
宋会要辑稿 选举九
宋会要辑稿 选举一○
宋会要辑稿 选举一一
宋会要辑稿 选举一二
宋会要辑稿 选举一三
宋会要辑稿 选举一四
宋会要辑稿 选举一五
宋会要辑稿 选举一六
宋会要辑稿 选举一七
宋会要辑稿 选举一八
宋会要辑稿 选举一九
宋会要辑稿 选举二○
宋会要辑稿 选举二一
宋会要辑稿选举二二
宋会要辑稿 选举二三
宋会要辑稿 选举二四
宋会要辑稿 选举二五
宋会要辑稿 选举二六
宋会要辑稿 选举二七
宋会要辑稿 选举二八
宋会要辑稿 选举二九
宋会要辑稿 选举三○
宋会要辑稿 选举三一
宋会要辑稿 选举三二
宋会要辑稿 选举三三
宋会要辑稿 选举三四
宋会要辑稿 仪制一
宋会要辑稿 仪制二
宋会要辑稿 仪制三
宋会要辑稿 仪制四
宋会要辑稿 仪制五
宋会要辑稿 仪制六
宋会要辑稿 仪制七
宋会要辑稿 仪制八
宋会要辑稿 仪制九
宋会要辑稿 仪制一○
宋会要辑稿 仪制一一
宋会要辑稿 仪制一二
宋会要辑稿 仪制一三
宋会要辑稿 舆服一
宋会要辑稿 舆服二
宋会要辑稿 舆服三
宋会要辑稿 舆服四
宋会要辑稿 舆服五
宋会要辑稿 舆服六
宋会要辑稿 运历一
宋会要辑稿 运历二
宋会要辑稿 职官一
宋会要辑稿 职官二
宋会要辑稿 职官三
宋会要辑稿 职官四
宋会要辑稿 职官五
宋会要辑稿 职官六
宋会要辑稿 职官七
宋会要辑稿 职官八
宋会要辑稿 职官九
宋会要辑稿 职官一○
宋会要辑稿 职官一一
宋会要辑稿 职官一二
宋会要辑稿 职官一三
宋会要辑稿 职官一四
宋会要辑稿 职官一五
宋会要辑稿 职官一六
宋会要辑稿 职官一七
宋会要辑稿 职官一八
宋会要辑稿 职官一九
宋会要辑稿 职官二○
宋会要辑稿 职官二一
宋会要辑稿 职官二二
宋会要辑稿 职官二三
宋会要辑稿 职官二四
宋会要辑稿 职官二五
宋会要辑稿 职官二六
宋会要辑稿 职官二七
宋会要辑稿 职官二八
宋会要辑稿 职官二九
宋会要辑稿 职官三○
宋会要辑稿 职官三一
宋会要辑稿 职官三二
宋会要辑稿 职官三三
宋会要辑稿 职官三四
宋会要辑稿 职官三五
宋会要辑稿 职官三六
宋会要辑稿 职官三七
宋会要辑稿 职官三八
宋会要辑稿 职官三九
宋会要辑稿 职官四○
宋会要辑稿 职官四一
宋会要辑稿 职官四二
宋会要辑稿职官四三
宋会要辑稿 职官四四
宋会要辑稿 职官四五
宋会要辑稿 职官四六
宋会要辑稿 职官四七
宋会要辑稿 职官四八
宋会要辑稿 职官四九
宋会要辑稿 职官五○
宋会要辑稿 职官五一
宋会要辑稿 职官五二
宋会要辑稿 职官五三
宋会要辑稿 职官五四
宋会要辑稿 职官六五
宋会要辑稿 职官六六
宋会要辑稿 职官六七
宋会要辑稿 职官六八
宋会要辑稿 职官六九
宋会要辑稿 职官七○
宋会要辑稿 职官七一
宋会要辑稿 职官七二
宋会要辑稿 职官七三
宋会要辑稿 职官七四
宋会要辑稿 职官七五
宋会要辑稿 职官七六
宋会要辑稿 职官七七
宋会要辑稿 职官七八
宋会要辑稿 职官七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