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古典诗词文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卷一百四十 子部五十
清 · 永瑢、纪昀主编
下载:四库全书总目提要.txt
本书全文检索:
       ○小说家类一
       张衡《西京赋》曰:小说九百,本自虞初。《汉书·艺文志》载虞初《周说》,九百四十三篇,注称武帝时方士,则小说兴於武帝时矣。故伊尹说以下九家,班固多注依托也。(《汉书·艺文志注》,凡不著姓名者,皆班固自注。)然屈原《天问》,杂陈神怪,多莫知所出,意即小说家言。而《汉志》所载《青史子》五十七篇,贾谊《新书·保傅篇》中先引之,则其来已久,特盛於虞初耳。迹其流别,凡有三派,其一叙述杂事,其一记录异闻,其一缀辑琐语也。唐、宋而后,作者弥繁。中间诬谩失真,妖妄荧听者固为不少,然寓劝戒,广见闻,资考证者亦错出其中。班固称小说家流盖出於稗官,如淳注谓王者欲知闾巷风俗,故立稗官,使称说之。然则博采旁蒐,是亦古制,固不必以冗杂废矣。今甄录其近雅驯者,以广见闻,惟猥鄙荒诞,徒乱耳目者则黜不载焉。
       △《西京杂记》·六卷(内府藏本)
       旧本题晋葛洪撰,洪有《肘后备急方》,已著录。黄伯思《东观馀论》称此书中事皆刘歆所说,葛稚川采之。其称余者,皆歆本文云云。今检书后有洪跋,称其家有刘歆《汉书》一百卷。考校班固所作,殆是全取刘氏。有小异同固所不取,不过二万许言。今钞出为二卷,名曰《西京杂记》,以补《汉书》之阙云云。伯思所说,盖据其文。案《隋书·经籍志》载此书二卷,不著撰人名氏。《汉书·匡衡传》颜师古注称今有《西京杂记》者,出於里巷,亦不言作者为何人。至段成式《酉阳杂俎·广动植篇》始载葛稚川就上林令鱼泉问草木名,今在此书第一卷中。张彦远《历代名画记》载毛延寿画王昭君事,亦引为葛洪《西京杂记》。则指为葛洪者实起於唐,故《旧唐书·经籍志》载此书,遂注曰晋葛洪撰。然《酉阳杂俎·语资篇》别载庾信作诗用《西京杂记》事,旋自追改,曰此吴均语,恐不足用。晁公武《读书志》亦称江左人或以为吴均依托,盖即据成式所载庾信语也。今考《晋书·葛洪传》,载洪所著有《抱朴子》、神仙、良吏、集异等传、《金匮要方》、《肘后备急方》并诸杂文,共五百馀卷。并无《西京杂记》之名,则作洪撰者自属舛误。特是向、歆父子作《汉书》,史无明文。以此书所纪与班书参校,又往往错互不合。如《汉书》载文帝以代王即位,而此书乃云文帝为太子。《汉书》又载广陵王胥、淮南王安并谋逆自杀,而此书乃云胥格猛兽陷脰死,安与方士俱去。《汉书·杨王孙传》即以王孙为名,而此书乃云名贵。似是故谬其事,以就洪跋中小有异同之文。又歆始终臣莽,而此书载吴章被诛事,乃云章后为王莽所杀,尤不类歆语。又《汉书·匡衡传》匡鼎来句,服虔训鼎为当,应劭训鼎为方,此书亦载是语,而以鼎为匡衡小名。使歆先有此说,服虔应劭皆后汉人,不容不见,至葛洪乃传,是以陈振孙等皆深以为疑。然庾信指为吴均,别无他证。段成式所述信语,亦未见於他书,流传既久,未可遽更。今姑从原跋,兼题刘歆、葛洪姓名,以存其旧。其书诸志皆作二卷,今作六卷。据《书录解题》,盖宋人所分,今亦仍之。其中所述虽多为小说家言,而摭采繁富取材不竭。李善注《文选》,徐坚作《初学记》,已引其文。杜甫诗用事谨严,亦多采其语,词人沿用数百年,久成故实,固有不可遽废者焉。
       △《世说新语》·三卷(内府藏本)
       宋临川王刘义庆撰,梁刘孝标注。义庆事迹具《宋书》。孝标名峻,以字行,事迹具《梁书》。黄伯思《东观馀论》谓《世说》之名肇於刘向,其书已亡,故义庆所集名《世说新书》。段成式《酉阳杂俎》引王敦澡豆事,尚作《世说新书》可证,不知何人改为《新语》,盖近世所传。然相沿已久,不能复正矣。所记分三十八门,上起后汉,下迄东晋,皆轶事琐语,足为谈助。《唐·艺文志》称刘义庆《世说》八卷,刘孝标《续》十卷,《崇文总目》惟载十卷。晁公武谓当是孝标《续》义庆元本八卷,通成十卷。又谓家有详略二本,迥不相同。今其本皆不传。惟陈振孙《书录解题》作三卷,与今本合。其每卷析为上下,则世传陆游所刊本已然,盖即旧本。至振孙载汪藻所云《叙录》二卷,首为考异,继列人物世谱,姓字异同,末记所引书目者,则佚之久矣。自明以来,世俗所行凡二本,一为王世贞所刊,注文多所删节,殊乖其旧;一为袁褧所刊,盖即从陆本翻雕者,虽板已刓敝,然犹属完书。义庆所述,刘知几《史通》深以为讥,然义庆本小说家言,而知几绳之以史法,拟不於伦,未为通论。孝标所注特为典赡,高似孙《纬略》亟推之,其纠正义庆之纰缪,尤为精核。所引诸书,今已佚其十之九,惟赖是注以传,故与裴松之《三国志注》、郦道元《水经注》、李善《文选注》同为考证家所引据焉。
       △《朝野佥载》·六卷(内府藏本)
       旧本题唐张鷟撰。鷟有《龙筋凤髓判》,已著录。此书《新唐书·艺文志》作三十卷。《宋史·艺文志》作《佥载》二十卷,又《佥载补遗》三卷。《文献通考》则但有《佥载补遗》三卷。此本六卷,参考诸书皆不合。晁公武《读书志》又谓其分三十五门,而今本乃逐条联缀,不分门目,亦与晁氏所记不同。考莫休符《桂林风土记》,载鷟在开元中,姚崇诬其奉使江南,受遗赐死,其子上表请代,减死流岭南。数年起为长史而卒。计其时尚在天宝之前,而书中有宝历元年资阳石走事,宝历乃敬宗年号。又有孟宏微对宣宗事,时代皆不相及。案尤袤《遂初堂书目》亦分《朝野佥载》及《佥载补遗》为二书,疑《佥载》乃鷟所作,《补遗》则为后人附益。凡阑入中唐后事者,皆应为《补遗》之文。而陈振孙所谓书本三十卷,此其节略者,当即此本。盖尝经宋人摘录,合《佥载》、《补遗》为一。删并门类,已非原书,又不知何时析三卷为六卷也。其书皆纪唐代故事,而於谐噱荒怪,纤悉胪载,未免失於纤碎,故洪迈《容斋随笔》讥其记事琐屑擿裂,且多媟语。然耳目所接,可据者多,故司马光作《通鉴》亦引用之。兼收博采,固未尝无裨於见闻也。
       △《唐国史补》·三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唐李肇撰。肇有《翰林志》,已著录。此书其官尚书左司郎中时所作也。书中皆载开元至长庆间事,乃续刘餗小说而作。上卷、中卷各一百三条,下卷一百二条,每条以五字标题。所载如谓王维取李嘉祐水田白鹭之联,今李集无之。又记霓裳羽衣曲一条,沈括亦辨其妄。又谓李德裕清直无党,谓陆贽诬于公异,皆为曲笔。然论张巡则取李翰之传,所记左震、李汧、李廙、颜真卿、阳城、归登、郑絪、孔戣、田布、邹待徵妻、元载女诸事,皆有裨於风教。又如李舟天堂地狱之说,杨氏、穆氏兄弟宾客之辨,皆有名理。末卷说诸典故及下马陵相府莲义,亦资考据。馀如摴蒱卢雉之训,可以解刘裕事,剑南烧春之名,可以解李商隐诗。可采者不一而足。自序谓言报应,叙鬼神,徵梦卜,近帷箔,则去之;纪事实,探物理,辨疑惑,示劝戒,采风俗,助谈笑,则书之。欧阳修作《归田录》,自称以是书为式,盖於其体例有取云。
       △《大唐新语》·十三卷(内府藏本)
       唐刘肃撰。《唐书·艺文志》载此书三卷,注曰元和中江都主簿,此本结衔乃题登仕郎守江州浔阳县主簿,未详孰是也。所记起武德之初,迄大历之末,凡分三十门,皆取轶文旧事有裨劝戒者。有自序,后有总论一篇,称昔荀爽纪汉事可为鉴戒者,以为汉语,今之所记,庶嗣前修云云。故《唐志》列之杂史类中。然其中谐谑一门,繁芜猥琐,未免自秽其书,有乖史家之体例。今退置小说家类,庶协其实。是书本名《新语》,《唐志》以下诸家著录并同。明冯梦祯、俞安期等因与李垕《续世说》伪本合刻,遂改题曰《唐世说》,殊为臆撰。商刻入《稗海》,并於肃自序中增入世说二字,益伪妄矣。《稗海》又佚其卷末总论一篇,及政能第八之标题,亦较冯氏姚氏之本更为疏舛。今合诸本参校,定为书三十篇。总论一篇,而复名为《大唐新语》,以复其旧焉。
       △《次柳氏旧闻》·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唐李德裕撰。德裕事迹具《唐书》本传。是书所记皆玄宗遗事,凡十七则。前有德裕自序,大略谓史官柳芳,上元间徙黔中。高力士时亦徙巫州,相与周旋。因得闻禁中事,记为一书,曰问高力士。太和中诏求其书,宰相王涯等向芳孙度支员外郎璟索之不获。而德裕父吉甫及与芳子吏部郎中冕游,尝闻其说,以告德裕,德裕因追忆录进。《旧唐书·文宗本纪》载太和八年九月己未,宰臣李德裕进《御臣要略》及《柳氏旧闻》三卷,盖即其事。惟卷数与今本不合,殆二书共为三卷欤?中如元献皇后服药张果饮堇汁、无畏三藏祈雨、吴后梦金甲神、兴庆池小龙、内道场素黄文事,皆涉神怪。其姚崇、魏知古相倾轧及乳媪以他儿易代宗事,亦似非实录。存以备异闻可也。柳珵常侍言旨(案:此书无别行之本,此据陶宗仪《说郛》所载。)首载李辅国逼胁玄宗迁西内事,云此事本在朱厓太尉所续《桯史》第十六条内,盖以避时事,所以不书也。考德裕所著,别无所谓《桯史》者,知此书初名《桯史》,后改题今名。又知此书本十八条,删此一条,今存十七。至其名《桯史》之义,与所以改名之故,则不可详矣。
       △《刘宾客嘉话录》·一卷(内府藏本)
       唐韦绚撰。绚字文明,京兆人。《唐书·艺文志》载韦绚《刘公嘉话录》一卷。注曰:绚,执谊子也。咸通义武军节度使刘公万禹也。《宋史·艺文志》则载绚《刘公嘉话》一卷,又《宾客嘉话》一卷。《刘公嘉话》当即此书,《宾客佳话》则诸家著录皆无之。当由诸书所引或称《刘公嘉话》,或称《刘宾客嘉话》,故分为二书,又误脱刘字耳。诸史艺文志未有荒谬於《宋史》者,此亦一徵矣。此本载曹溶《学海类编》中。前有大中十年绚自序,称为江陵少尹时,追述长庆元年在白帝城所闻於刘禹锡者。末有乾道癸巳卞圜跋,称《新唐书》多采用之,而人罕见全录,家有旧本,因鋟版於昌化。则此本当从宋刻录出。然赵明诚《金石录》引此书中所载武氏碑失其龟首,及灭去武字事,力辨其妄,而此本无此条。考《太平广记》一百四十三卷引此事,云出《戎幕闲谈》,或明诚以是书亦韦绚所作,偶然误记。(案:《续说郛》载《戎幕闲谈》亦有此条,知为明诚误记,非《太平广记》之误。)至所载昭明太子胫骨一条,人腊一条,卢元公病疸一条(案:此本删去卢字,直作元公),蜀王琴一条,李勉百衲琴一条,碧落碑一条,狸骨方一条,张憬藏书台字一条,张嘉祐改忻州一条,王廙《书画》一条,《戏场刺猬》一条,《汲冢书》一条,牡丹花一条,王僧虔书一条,陆畅《蜀道易》一条,魏受《禅碑》一条,张怀瓘《书断》一条,灊山九井一条,虎头致雨一条,五星浮图一条,宝章集一条,紫芝殿一条,王次仲化鸟一条,李约葬商胡一条,杨汝士说项斯一条,蔡邕《石经》一条,借船帖一条,飞白书一条,章仇兼琼镇蜀日女童为夜义所掠一条,寒具一条,昌黎生改金根车一条,辨迁莺字一条,谢太傅碑一条,《千字文》一条,郑虔《三绝》一条,郑承嘏遇鬼一条,尧女冢一条,白居易补银佛像一条,谢真人上升一条,皆全与李绰《尚书故实》相同,间改窜一二句,其文必拙陋不通。盖《学海类编》所收诸书,大抵窜改旧本,以示新异。遂致真伪糅杂,炫惑视听。幸所搀入者尚有踪迹可寻,今悉刊除,以存其旧。中昌黎生改金根车一条,王楙《野客丛书》引之,辨迁莺字一条,黄朝英《缃素杂记》引之,亦均作刘禹锡《嘉话》,或一事而两书互见。疑以传疑,姑并存之。虽残阙之馀,非复旧帙,然大概亦十得八九矣。
       △《明皇杂录》·二卷、《别录》一卷(兵部侍郎纪昀家藏本)
       唐郑处诲撰。处诲字延美,荥阳人。宰相馀庆之孙。太和八年登进士第。官至检校刑部尚书,宣武军节度使。事迹附见《旧唐书·郑馀庆传》。是书成於大中九年,有处诲自序。案史称处诲为校书郎时,撰次《明皇杂录》三篇,行於世。晁公武《读书志》则载《明皇杂录》二卷,然又曰《别录》一卷,题补阙所载十二事。则史并别录数之,晁氏析别录数之也。叶梦得《避暑录话》曰:郑处诲《明皇杂录记》张曲江与李林甫争牛仙客实封,时方秋,上命高力士以白羽扇赐之。九龄惶恐,作赋以献,意若言明皇以忤旨将废黜,故方秋赐扇以见意。新书取以载之本传。据《曲江集》赋序曰:开元二十四年盛夏,奉敕大将军高力士赐宰相白羽扇,九龄与焉。则非秋赐。且通言宰相则林甫亦在,不独为曲江而设也。乃知小说记事,苟非耳目亲接,安可轻书耶云云。则处诲是书亦不尽实录。然小说所记,真伪相参,自古已然,不独处诲。在博考而慎取之,固不能以一二事之失实,遂废此一书也。《避暑录话》又曰,卢怀慎好俭,家无珠玉锦绣之饰,此固善事。然史言妻子至寒饿,宋璟等过之,门不施箔,风雨至,引席自障,则恐无此理。此事盖出郑处诲《明皇杂录》,而史臣妄信之云云。今本无此一条,然则亦有所有佚脱,非完帙矣。
       △《因话录》·六卷(内府藏本)
       唐赵璘撰。璘字泽章。据《唐书·宰相世系表》,称南阳赵氏,后徙平原。璘即德宗时宰相宗儒之从孙,而昭应尉伉之子也。开成三年进士及第。大中七年为左补阙,后为衢州刺史。并见本书及《唐书·艺文志》。明商濬刻此书入《稗海》,题为《员外郎》,未详所据也。其书凡分五部:一卷宫部,为君,记帝王;二卷、三卷商部,为臣,记公卿百僚;四卷角部,为人,凡不仕者咸隶之;五卷徵部,为事,多记典故,而附以谐戏。六卷羽部,为物,凡一时见闻杂事无所附丽者,亦并载焉。璘家世显贵,又为西眷柳氏之外孙,能多识朝廷典故。《东观奏记》载唐宣宗索科名记,郑颢令璘采访诸家科目记,撰成十三卷上进,是亦娴於旧事之明徵。故其书虽体近小说,而往往足与史传相参。其间如记刘禹锡徙播州刺史一条,称柳宗元请以柳易播,上不许,宰相裴度为言之,始改连州。司马光《通鉴考异》以为宗元墓志乃将拜疏而未上,非已上而不许。又禹锡除播州时,裴度未尝入相,所记皆失事实。又记大中七年诏来年正月一日御含元殿,以太阳当亏,罢之。今考《通鉴》是年文宗实以风疾不视朝,日食在二月朔,不应预罢朝贺,所载亦不免於缘饰。然其他实多可资考证者,在唐人说部之中。犹为善本焉。
       △《大唐传载》·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不著撰人名氏。记唐初至元和中杂事。唐、宋艺文志俱不载。前有自序,称八年夏,南行岭峤,暇日泷舟传所闻而载之。考穆宗以后,惟太和、大中、咸通乃有八年,此书不著其纪元之号,所云八年者,亦不知其在何时也。所录唐公卿事迹言论颇详,多为史所采用。间及於诙谐谈谑及朝野琐事,亦往往与他说部相出入。惟称贞元中郑国、韩国二公主加谥为公主追谥之始,而不知高祖女平阳昭公主有谥已在前。又萧颖士逢一老人,谓其似鄱阳王,据《集异记》乃发冢巨盗,而此纪之以为异人。如此之类,与诸书多不合。盖当时流传互异,作者各承所闻而录之,故不免牴牾也。
       △《教坊记》·一卷(内府藏本)
       唐崔令钦撰。是书《唐书·艺文志》著录,又总集类中载令钦注庾信《哀江南赋》一卷,然均不言令钦何许人,盖修《唐书》时其始末已无考矣。所记多开元中猥杂之事,故陈振孙讥其鄙俗。然其后记一篇,谆谆於声色之亡国,虽礼为尊讳,无一语显斥玄宗,而历引汉成帝、高纬、陈叔宝、慕容熙,其言剀切而著明。乃知令钦此书,本以示戒,非以示劝。《唐志》列之於经部乐类,固为失当,然其风旨有足取者。虽谓曲终奏雅,亦无不可,不但所列曲调三百二十五名足为词家考证也。
       △《幽闲鼓吹》·一卷(内府藏本)
       唐张固撰。固始末未详。是书末有明顾元庆跋,称共二十五篇,与晁公武《读书志》所言合。今检此本乃二十六篇,盖误断元载及其子一条为二耳。元庆又称固在懿、僖间采摭宣宗遗事,则殊不然。书中元和、会昌间事不一而足,非仅记宣宗事也。又称姚文公《唐诗鼓吹》序谓宋高宗退居德寿宫,尝纂《唐宋遗事》为《幽闲鼓吹》。其言不知何据,元庆亦以为疑。今考《唐书·艺文志》,小说家有张固《幽闲鼓吹》一卷,则出自唐人,更无疑义。纵高宗别有《幽闲鼓吹》,亦书名偶同,不得以此本当之矣。固所记虽篇帙寥寥,而其事多关法戒,非造作虚辞,无裨考证者,比唐人小说之中,犹差为切实可据焉。
       △《松窗杂录》·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案此书书名,撰人诸本互异。《唐志》作《松窗录》一卷,不著撰人。《宋志》作《松窗小录》一卷,题李濬撰。《文献通考》作《松窗杂录》一卷,题韦濬撰。历代小史则书名与《通考》同,人名与《宋志》同。盖传刻舛讹,未详孰是。此本为范氏天一阁旧抄,书名、人名并与历代小史同,今姑从以著录,亦三占从二之义也。其文与历代小史所刻大概相同,惟多中宗召宰相一条及姚崇姨母卢氏一条,以司马光《通鉴考异》证之,其中宗一条实原书所有,知小史为佚脱矣。书中记唐明皇事颇详整可观,载李泌对德宗语论明皇得失亦了若指掌。《通鉴》所载泌事,多采取李蘩《邺侯家传》,纤悉必录,而独不及此语,是亦足以补史阙。惟谓中宗召宰相苏环、李峤子进见,二子皆童年,因令奏所通书。颋应曰:木从绳则正,后从谏则圣。峤子亦进曰:斮朝涉之胫,剖贤人之心。上曰:苏瑰有子,李峤无儿云云。案颋於则天长安二年已为御史,瑰为相时,颋为中书舍人,父子同掌枢密,并非童年。故司马光深斥其说,颇不免於诬妄云。
       △《云溪友议》·三卷(内府藏本)
       唐范摅撰。摅始末未详。《唐书·艺文志》注称为咸通时人。而书中李涉赠盗诗一条,称乾符己丑岁客於霅川,亲见李博士手迹。考乾符元年为甲午,六年为己亥,次年庚子改元广明,中间无己丑。己丑实为咸通十年,疑书中或误咸通为乾符,否则误己亥为己丑,然总之僖宗时人矣。摅自号五云溪人,故以名书。五云溪者,若耶溪之别名也。其书世有二本。一分上、中、下三卷,每条各以三字标题,前有摅自序。一为商濬《稗海》所刻,作十二卷,而自序及标题则并佚之。案陈振孙《书录解题》已称《唐志》三卷,今本十二卷,则南宋已有两本矣。《宋史·艺文志》作十一卷,则刊本误二为一也。此为泰兴季振宜家所藏三卷之本,较商氏所刻为完善,所录皆中唐以后杂事。其中如记安禄山生於邓州南阳,与姚汝能禄山事迹所记生於营州阿轧荦山者不同,殆传闻之误。记李白蜀道难为房琯、杜甫厄於严武而作,宋萧士赟李诗补注已驳之。他如陈子昂为射洪令段简所杀在武后时,章仇兼琼判梓州事在天宝以后,时代迥不相及。杀王昌龄者闾邱晓,杀闾邱晓者张镐,与高适亦不相关。乃云章仇大夫兼琼为陈拾遗雪狱,高适侍郎为王江宁申冤,殊不可解。陈拾遗句下注曰陈冕字子昂,亦与史不符。又周德华唱贺知章杨柳枝词一篇,今本据韦縠《才调集》,《才调集》又据此书。然古词但有月节折杨柳歌,其杨柳枝一调,实兴自中唐白居易诸人,郭茂倩《乐府诗集》班班可考,知章时安有是题?皆委巷流传,失於考证,至於颂于頔之宽仁,诋李绅之狂悖,毁誉不免失当。而李群玉黄陵庙诗一条,侮谑古圣,尤小人无忌之谈,皆不足取。然六十五条之中,诗话居十之七八,大抵为孟棨《本事诗》所未载。逸篇琐事,颇赖以传。又以唐人说唐诗,耳目所接,终较后人为近,故考唐诗者如计有功《纪事》诸书,往往据之以为证焉。
       △《玉泉子》·一卷(内府藏本)
       不著撰人名氏。所记皆唐代杂事,亦多采他小说为之。如开卷裴度一条,全同《因话录》,韩昶金根车事,先载《尚书故实》,不尽其所自作也。案《宋·艺文志》载《玉泉子见闻真录》五卷,与此本卷数不符,似别一书。《书录解题》作《玉泉笔端》三卷,称前有中和三年序,末有跋,称出於淮海相公之孙扶风李昭德家,此本皆无之。然中和乃僖宗年号,而书中有昭宗之文,时代不符,则亦决非此本。《书录解题》又云别一本号《玉泉子》,比此本少数条,而多五十二条,无序跋。录其所多者为一卷。此本共八十二条,或即陈振孙所录之一卷,而《书录解题》讹八字为五字耶。三者之中,此犹约略近之矣。
       △《云仙杂记》·十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旧本题唐金城冯贽撰。贽履贯无可考。其书杂载古人逸事。如所称戴逵双柑斗酒往听黄鹂之类,诗家往往习用之,然实伪书也。无论所引书目皆历代史志所未载。即其自序称天复元年所作,而序中乃云天祐元年退归故里。书成於四年之秋,又数岁始得终篇,年号先后,皆复颠倒,其为后人依托,未及详考明矣。案陈振孙《书录解题》有冯贽《云仙散录》一卷,亦有天复元年序。振孙称其记事造语如出一手,疑贽为子虚乌有之人。洪迈《容斋随笔》、赵与旹《宾退录》所说亦皆相类,然不能指为何人作。张邦基《墨庄漫录》云,近时传一书,曰《龙城录》,乃王性之伪为之。又作《云仙散录》,尤为怪诞。又有李歜注杜甫诗,注东坡诗,皆性之一手,殊可骇笑。然则为王铚所作无疑矣。惟陈振孙称《云仙散录》一卷,此乃作《云仙杂记》十卷,颇为不同。然孔传《续六帖》所引散录,验之皆在此书中,其为一书无疑。卷数则陈氏误记,书名则后人追改也。此本为叶盛菉竹堂所刊,较《说郛》诸书所载多原序一篇。其书未经删削,较他本独为完备,今据以著录焉。
       △《唐摭言》·十五卷(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五代王定保撰。旧本不题其里贯。其序称王溥为从翁,则溥之族也。陈振孙《书录解题》谓定保为吴融之壻,光化三年进士,丧乱后入湖南。《五代史·南汉世家》称定保为邕管巡官,遭乱不得还,刘隐辟置幕府,至刘?僣号之时尚在,其所终则不得而详矣。考定保登第之岁,距朱温篡唐仅六年。又序中称溥为丞相,则是书成於周世宗显德元年以后,故题唐国号不复作内词。然定保生於咸通庚寅,至是年八十五矣,是书盖其暮年所作也。同时南唐乡贡士何晦亦有《唐摭言》十五卷,与定保书同名。今晦书未见,而定保书刻於商氏《稗海》者删削大半,殊失其真。此本为松江宋宾王所录,末有跋语,称以汪士鋐本校正,较《稗海》所载特为完备。近日扬州新刻,即从此本录出。惟是晁公武《读书志》称是书分六十三门,而此本实一百有三门,数目差舛,不应至是,岂商濬之前已先有删本耶?是书述有唐一代贡举之制特详,多史志所未及。其一切杂事,亦足以觇名场之风气,验士习之淳浇,法戒兼陈,可为永鉴,不似他家杂录但记异闻已也。据定保自述,盖闻之陆扆、吴融、李渥、颜荛、王溥、王涣、卢延让、杨赞图、崔籍若等所谈云。
       △《中朝故事》·二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南唐尉迟偓撰。偓履贯未详。书首旧题朝议郎守给事中修国史骁骑赐紫金鱼袋臣尉迟偓奉旨纂进,盖李氏有国时偓为史官,承命所作。李昪自以为出太宗之后,承唐统绪,故称长安为中朝也。其书皆记唐宣、懿、昭、哀四朝旧闻。上卷多君臣事迹及朝廷制度,下卷则杂录神异怪幻之事。中间不可尽据者,如宣宗为武宗所忌,请为僧,游行江表一事,司马光《通鉴考异》已斥其鄙妄无稽,又路岩欲害刘瞻,赖幽州节度使张公素上疏申理一事,考是时镇幽州者乃张允伸,非张公素,所记殊误。又郑畋鬼胎一事,与唐人所作《齐推女传》首尾全同,而变其姓名,尤显出蹈袭。然其时去唐未远,故家文献所记,亦往往足徵。如崔彦昭、王凝相雠一事,司马光《考异》虽摘其以彦昭代凝领盐铁之误,而其事则全取之。与正史分别参观,去讹存是,固未尝不足以资参证也。
       △《金华子》·二卷(永乐大典本)
       南唐刘崇远撰。崇远家本河南,唐末避黄巢之乱,渡江南徙。仕李氏为文林郎,大理司直。尝慕皇初平之为人,自号金华子,因以为所著书名。崇远有自序一篇,颇具梗概。序末题名,具官称臣,不署年月。而书中所称烈祖高皇帝者,乃南唐先主李昪庙号,又有昇元受命之语,亦南唐中主李景纪年,晁公武《读书志》乃以为唐人,陈振孙《书录解题》则泛指为五代人,宋濂《诸子辨》则并谓其人不可考。诸说纷纭,皆未核其自序而误也。其书《宋·艺文志》作三卷,世无传本,惟散见《永乐大典》者蒐辑尚得六十馀条。核其所记,皆唐末朝野之故事,与晁氏所云录唐大中后事者相合。其中於将相之贤否,藩镇之强弱,以及文章吟咏,神奇鬼怪之事,靡所不载,多足与正史相参证。观《资治通鉴》所载宣宗对令狐綯,李景让禀母训、王师范拜县令、王式驭乱卒诸事,皆本是书,则司马光亦极取之。惟其纪刘鄩袭兖州一条以兖帅为张姓,而考之五代欧、薛二史,则当时兖帅实葛从周,不免传闻异词。然要其大致,可信者多,与《大唐传载》诸书摭拾委巷之谈者,相去固悬绝矣。胡应麟《九流绪论》乃以鄙浅讥之。考应麟仍以崇远为唐人,不纠晁氏之误,知未见其自序。又取与刘基《郁离子》、苏伯衡《空同子》相较,是并不知为记事之书,误侪诸立言之列。明人诡薄,好为大言以售欺,不足信也。谨裒缀编次,分为二卷,而以崇远原序冠之简端,以存其略焉。
       △《开元天宝遗事》·四卷(兵部侍郎纪昀家藏本)
       五代王仁裕撰。仁裕字德辇,天水人。唐末为秦州节度判官,后仕蜀为翰林学士。唐庄宗平蜀,复以为秦州节度判断。废帝时以都官郎中充翰林学士,晋高祖时为谏议大夫。汉高祖时复为翰林学士承旨,迁户部尚书,罢为兵部尚书,太子少保。周显德三年乃卒。事迹具《五代史·杂传》。晁公武《读书志》曰:蜀亡,仁裕至镐京,采摭民言,得《开元天宝遗事》一百五十九条,分为四卷。洪迈《容斋随笔》则以为托名仁裕,摘其中舛谬者四事:一为姚崇在武后时已为宰相,而云开元初作翰林学士;一为郭元振贬死后十年,张嘉贞乃为宰相,而云元振少时,宰相张嘉贞纳为壻;一为张九龄去位十年,杨国忠始得官,而云九龄不肯及其门;一为苏颋为宰相时,张九龄尚未达,而云九龄览其文卷,称为文陈雄师。所驳诘皆为确当。然苏轼集中有读《开元天宝遗事》四绝句,司马光作《通鉴》亦采其中张彖指杨国忠为冰山语,则其书实在二人以前,非《云仙散录》之流,晚出於南宋者可比。盖委巷相传,语多失实,仁裕采摭於遗民之口,不能证以国史,是即其失。必以为依托其名,则事无显证。刘义庆《世说新语》,刘孝标注往往摘其牴牾,要不以是谓不出义庆手也。故今仍从旧本,题为仁裕撰焉。
       △《鉴戒录》·十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蜀何光远撰。光远字辉夫,东海人。孟昶广政初,官普州军事判官。其书多记唐及五代间事,而蜀事为多,皆近俳谐之言。各以三字标题,凡六十六则。赵希弁《读书后志》以为辑唐以来君臣事迹可为世鉴者,似未睹其书,因其名而臆说也。旧本前有刘曦度序,亦见希弁志。《宋史·艺文志》遂以刘曦度《鉴戒录》三卷、何光远《鉴戒录》三卷分为二书,益舛误矣。书中间有夹注,如判木夹一条云,此答木夹书,元是胡曾与路岩相公镇蜀日修之,非为高骈相公也。何光远误述危乱黜一条云,据《禅月诗集》中此诗自哭涪州张侍郎,非张拾遗,何光远错举证也。四公会一条云,此篇元在《本事诗》中,叙说甚详。何光远重取论说,又加改易,非也。皆驳正光远之说,不知出自何人。此本析为十卷,有朱彝尊跋,称从项元汴家宋本影写,则犹宋人所分也。今观所记,如徐后事一条所载王承旨诗,《后山诗话》以为花蕊夫人作。蜀门讽一条所载向瓒嘲蒋炼师诗,《南唐近事》以为庐山道士,其语大同小异犹可曰传闻异词。鉴冤辱一条,全剽袭殷芸小说,东方朔辨怪哉虫事(案:小说已佚,此条见《太平广记》四百七十三),已为附会;鬼传书一条,不知《水经注》有梁孝直事,更属粗疏。至逸士谏一条,称昭宗何后荒於从禽,考《新唐书·后妃列传》,昭宗奔播岐、梁间,后侍膳,无须臾去。《旧唐书》亦云,后於蒙尘薄狩之中,尝侍膳御,不离左右,安得有畋游之事?且昭宗寄命强藩,不能自保,又安能纵后畋游,恒至六十里外?殊为诬诞。灌铁汁一条,称秦宗权本不欲叛,乃太山神追其魂,以酷刑逼之倡乱,是为盗贼藉口,尤不可以训。特以其为五代旧书,所载轶事遗文,往往可资采掇,故仍录之小说家焉。
       △《南唐近事》·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宋郑文宝撰。文宝有《江表志》,已著录。是书前有自序,题太平兴国二年丁丑,盖犹未仕宋时所作。《宋史·艺文志》作《南唐近事集》,名目小异,未详何据,然《宋史》多舛谬,集字盖误衍也。其体颇近小说,疑南唐亡后,文宝有志於国史,蒐采旧闻,排纂叙次,以朝廷大政入《江表志》,至大中祥符三年乃成。其馀丛谈琐事,别为缉缀,先成此编。一为史体,一为小说体也。中如控鹤致毙一诗,先见蜀何光远《鉴戒录》,乃女冠蒋炼师事,而此以为庐山九空使者庙道士,似不免於牵合附会。又如韩偓依王审知以终,未见南唐之平闽,乃记其金莲烛跋事,亦失断限。然文宝世仕江南,得诸闻见,虽浮词不免,而实录终存,故马令、陆游《南唐书》采用此书几十之五六,则宋人固不废其说矣。书中以庆王宏茂作王宏,严可求作严求,刘存中作刘存忠,所记姓名多与他书不合。又此书之杜业,《江表志》作杜光邺,尤自相违异。殆传抄者有所讹漏,不尽旧本欤。
       (案:偏霸事迹,例入载记。惟此书虽标南唐之名,而非其国记,故入之小说家。盖以书之体例为断,不以书名为断,犹《开元天宝遗事》,不可以入《史部》也。)
       △《北梦琐言》·二十卷(内府藏本)
       宋孙光宪撰。光宪字孟文,自号葆光子。《十国春秋》作贵平人,而自题仍称富春。考光宪自序,言生自岷峨,则当为蜀人。其曰富春,盖举郡望也。仕唐为陵州判官,旋依荆南高季兴为从事。后劝高继冲以三州归宋,太祖嘉之,授黄州刺史以终。《五代史·荆南世家》载之甚明。旧以为五代人者,误矣。所著有《荆台集》、《橘斋集》、《笔佣集》、《巩湖集》、《玩蚕书》、《续通历》等书,自宋代已散佚,惟是书独传於后。其曰《北梦琐言》者,以《左传》称田於江南之梦,而荆州在江北,故以命名,盖仕高氏时作也。所载皆唐及五代士大夫逸事,每条多载某人所说,以示有徵,盖用《杜阳杂编》之例。其记载颇猥杂,叙次亦颇冗沓,而遗文琐语,往往可资考证。故宋李昉等编《太平广记》,多采其文。晁公武《读书志》载光宪《续通历》十卷,辑唐及五代事以续马总之书,参以黄巢、李茂贞、刘守光、阿保机、吴、唐、闽、广、吴越、两蜀事迹。太祖以所记多不实,诏毁其书。而此书未尝议及,则语不甚诬可知矣。世所行者凡二本,一为明商濬《稗海》所刻,脱误殆不可读。近时扬州新刻,乃元华亭孙道明所藏,犹宋时陕西刊版,差完整有绪。故今以扬州本著录,不用商氏本云。
       △《贾氏谈录》·一卷(永乐大典本)
       宋张洎撰。洎字思黯,改字偕仁,全椒人。初仕南唐为知制诰中书舍人,入宋为史馆修撰翰林学士,淳化中官至参知政事。事迹具《宋史》本传。是书乃洎为李煜使宋时录所闻於贾黄中者,故曰《贾氏谈录》。前有自序,题庚午岁,为宋太祖开宝三年。《宋史·贾黄中传》载黄中官左补阙在开宝初,与此序合,盖其时为洎馆伴也。又序末称贻诸好事,而晁公武《读书志》乃称南唐张洎奉使来朝,录贾黄中所谈,归献其主。殆偶未检此序欤?史称黄中多知台阁故事,谈论亹亹,听者忘倦,故此录所述皆唐代轶闻。晁氏称原书凡三十馀事,明陶宗仪《说郛》所载仅九事,宋曾慥《类说》所载亦仅十七事,惟《永乐大典》所载较曾、陶二本为详。今从各韵蒐辑,参以《类说》,其得二十六事。视洎原目,盖已及十之九矣。原叙一篇,《说郛》、《类说》及《永乐大典》皆佚之,惟《说郛》有其全文,今仍录冠卷首,以补其阙。是书虽篇帙无多,然如牛李之党,其初肇衅於口语,为史所未及,而《周秦行纪》一书,晁公武亦尝据此录以辨韦瓘之诬。他如兴庆宫、华清宫、含元殿之制,淡墨题榜之始,以及院体书、百衲琴、澄泥研之类,皆足以资考核,较他小说固犹为切实近正也。
       △《洛阳缙绅旧闻记》·五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宋张齐贤撰。齐贤字师亮,曹州人,徙居洛阳。太平兴国二年进士,累官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以司空致仕。卒谥文定。事迹具《宋史》本传。是书前题乙巳岁,乃真宗景德二年齐贤以兵部尚书知青州时所作。皆述梁、唐以还洛城旧事,凡二十一篇,分为五卷。《书录解题》目次与此本合,独晁氏《读书志》作十卷。今按自序,明言五卷,而检《永乐大典》所载此书之文,亦无出此本外者,则《读书志》字误明矣。书中多据传说之词,约载事实以为劝戒。自称凡与正史差异者,并存而录之,亦别传外传之比。然如衡阳周令妻报应、洛阳染工见冤鬼、焦生见亡妻诸条,俱不免涉於语怪。又如李少师贤妻一条,称契丹降王东丹,朝廷密害之,非命而死,契丹已知之,李肃奉命护丧柩送归,忧沮不知其计云云。案《通鉴》、《五代史》,东丹即辽太祖长子,太宗之兄,奔唐为昭信节度使,赐名赞华。因太宗助石晋起兵,潞王遣宦者秦继旻、皇城使李彦绅杀之於其第。是东丹之死,实缘潞王以兵败逞忿,旋即灭亡。晋高祖后为之备礼送归。时隔两朝。在晋人本无密害之事,又何所疑嫌而遽形忧沮?此事殆出传闻之讹,殊不可信。至如纪张全义治洛之功,极为详备,则旧史多采用之。其他佚事,亦颇有足资博览者,固可与《五代史阙文》诸书同备读史之考证也。
       △《南部新书》·十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宋钱易撰。旧本卷首题篯后人,盖以《姓谱》载钱氏出篯铿也。易字希白,吴越王倧之子。真宗朝官至翰林学士。是书乃其大中祥符间知开封县时所作。皆记唐时故事,间及五代,多录轶闻琐语,而朝章国典,因革损益,亦杂载其中。故虽小说家言,而不似他书之侈谈迂怪,於考证尚属有裨。晁公武《读书志》作五卷,焦竑《国史经籍志》作十卷。今考其标题,自甲至癸、以十干为记则作十卷为是。公武所记,殆别一合并之本也。世所行本,传写者以意去取,多寡不一。别有一本,从曾慥《类说》中摘录成,帙半经删削,阙漏尤甚。此本共八百馀条,首尾完具,以诸本兼校,皆不及其全备,当为足本矣。
       △《王文正笔录》·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宋王曾撰。曾字孝先,青州益都人。咸平五年乡贡、试礼部、廷对皆第一。官至右仆射,兼门下侍郎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封沂国公。谥文正。事迹具《宋史》本传。此乃所记朝廷旧闻,凡三十馀条,皆太祖、太宗、真宗时事,其下及仁宗初者,仅一二条而已。曾练习掌故,所言多确凿可据,故李焘作《通鉴长编》,往往全采其文。如记李沆为相,王旦参知政事,羽书边奏无虚日,旦以为忧,沆谓他日天下宁晏,未必端拱无事。及北鄙和好,登封行庆,旦疲於赞导,始服李之深识云云。司马光《涑水纪闻》亦载其事,则谓和好既成,而沆独忧之。李焘《考异》谓沆卒於景德元年七月,至十二月和议始成,光盖偶未及考,当以曾说为长。此类皆为能得其实。惟景德改元在其年正月,而曾於王继忠一条乃谓兵罢改元,亦未免有误。又继忠兵败降辽,不能死国,反为所任用,殊亏臣节,虽有启导和好之力,殊不足自赎。曾乃以尽忠两国许之,褒贬尤为失当矣。
       △《儒林公议》·二卷(内府藏本)
       宋田况撰。况字元均,其先京兆人,徙居信都。举进士,又举贤良方正。为太常丞,辟陕西经略判官,入为右正言。历帅秦、蜀,擢枢密使。以观文殿学士提举景灵宫,卒。事迹具《宋史》本传。所著有《奏议》三十卷,久佚不传。是编记建隆以迄庆历朝廷政事及士大夫行履得失甚详,五代十国时事亦间附以一二条。盖杂录而成,故前后多未诠次。其记入阁会议诸条,明悉掌故,皆足备读史之参稽,其持论亦皆平允。《东都事略》称况尝作好名、朋党二论,极以为戒。而是编内范仲淹、欧阳修诸条亦拳拳於党祸所自起,无标榜门户之私,公议之名,可云无忝矣。又况曾为夏竦幕僚,好水川之役,况上疏极论之,竦不出师,盖用况之策。书中虽於竦多恕词,而於富弼诸人竦所深嫉者,仍揄扬其美,绝无党同伐异之见,其心术醇正,亦不可及。盖北宋盛时,去古未远,儒者犹存直道,不以爱憎为是非也。此本末有嘉靖庚戌阳里子柄一跋,不知何许人,论此书颇详,今仍录存之。商濬刻《稗海》,以此跋为宋无名氏作,殊为疏舛。今据旧本改正焉。
       △《涑水记闻》·十六卷(兵部侍郎纪昀家藏本)
       宋司马光撰。光有《易说》,已著录。是编杂录宋代旧事,起於太祖,讫於神宗,每条皆注其述说之人,故曰记闻。或如张咏请斩丁谓之类,偶忘名姓者,则注曰不记所传,明其他皆有证验也。间有数条不注者,或总注於最后一条,以括上文,或后来传写不免有所佚脱也。其中所记国家大政为多,而亦间涉琐事。案《文献通考·温公日记》条下引李焘之言曰:文正公初与刘道原共议取实录、国史,旁采异闻,作《资治通鉴后纪》。今所传记闻及日记,朔记,皆后纪之具也。光集有与范梦得论修《通鉴长编》书,称妖异有所警戒,诙谐有所补益,并告存之。大抵《长编》宁失於繁,毋失於略云云。此书殆亦是志欤。至於记太祖时宋白知举一事,自注云疑作陶穀。记李迪、丁谓斗阋一事,前一条称上命翰林学士钱惟演草制,罢谓政事,惟演乃出迪而留谓;后一条称诏二人俱罢相,迪知郓州,明日谓复留为相。种世衡遣王嵩反间一事,前一条云间旺荣,后一条云间刚朗。凌招抚保州乱兵一事,前一条云田况,后一条云郭逵。闻见异词,即两存其说,亦仍《通鉴考异》之义也。王明清《玉照新志》曰:元祐初修《神宗实录》,秉笔者极天下之文人,如黄、秦、晁、张是也。绍圣初,邓圣求、蔡元长上章指为谤史,乞行重修。盖旧文多取司马文正公《涑水记闻》,如韩、富、欧阳诸公传及叙刘永年家世,载徐德占母事,王文公之诋,永年、常山,吕正献之评曾南丰,安简借书多不还,陈秀公母贱之类,取引甚多,於是《裕陵实录》皆以朱笔抹之,尽取王荆公《日录》以删修焉,号朱墨本。是光此书实当曰是非之所系,故绍述之党务欲排之。然明清所举诸条,今乃不见於书中,殆避而删除欤?陈振孙《书录解题》亦曰:此书行世久矣,其间记吕文靖数事,吕氏子孙颇以为讳。盖常辨之为非温公全书,而公之曾孙侍郎伋遂从而实之,上章乞毁版。识者以为讥,知当时公论所在不能以私憾抑矣。其书《宋史·艺文志》作三十卷,《书录解题》作十卷。今所传者凡三本。其文无大同异而分卷,则多寡不齐。一本十卷,与陈氏目录合。一本二卷,不知何人所并。一本十六卷,又补遗一卷,而自九卷至十三卷所载往往重出,失於刊削。盖本光未成之稿,传写者随意编录,故自宋以来,即无一定之卷数也。今参稽厘订,凡一事而详略不同,可以互证者,仍存备考。凡两条复见,徒滋冗赘者,则竟从删定。著为一十五卷。其补遗一卷,或疑即李焘所谓日记。案《书录解题》载《温公日记》一卷,司马光熙宁在朝所记。凡朝廷政事,臣僚迁除,及前后奏对,上所宣谕之语,以及闻见杂事皆记之,起熙宁元年正月至三年十月出知永兴而止。此书虽皆记熙宁之事,然无奏对宣谕之语,且所记至熙宁十年,与止於三年亦不符,其非日记明甚。今仍并入此书,共为一十六卷。以较旧本卷数虽殊,要於光之原书无所阙佚也。
       △《渑水燕谈录》·十卷(内府藏本)
       旧本题宋齐国王辟之撰。《宋·艺文志》作王关之,盖以辟关形近而误。《通考》引晁、陈二家书目并作王辟。案魏野《东观集》有赠王衢、王辟同登第诗,则北宋实有其人。然野当真宗之时,与此书年不相及,盖传写脱之字也。《山东通志》载辟之字圣涂,青州人。《书录解题》称其为治平四年进士。《读书志》称其从仕四方,与贤士大夫燕谈,有可取者,辄记,久而得三百六十馀事。今考此书皆记绍圣以前杂事,分十五类。帝德十七条,谠论十一条,名臣五十条,知人四条,奇节十二条,忠孝八条,才识十二条,高逸二十条,官制二十条,贡举二十一条,先兆十七条,歌咏十八条,书画八条,事志三十二条,杂录三十五条,共二百八十五条,与《读书志》所载之数不合。盖此本为商濬《稗海》所刻,明人庸妄,已有所删削矣。所记诸条,多与史传相出入。其间如谁传佳句到幽都一诗,乃苏辙使辽时寄其兄轼之作,而误以为张舜民;又如柳永以夤缘中官,献醉蓬莱词,为仁宗所斥,而以为仁宗大悦之类,亦间有舛讹。然野史传闻,不能尽确,非独此书为然。取其大致之近实可也。
       △《归田录》·二卷(兵部侍郎纪昀家藏本)
       宋欧阳修撰。多记朝廷轶事及士大夫谈谐之言。自序谓以唐李肇《国史补》为法,而小异於肇者不书人之过恶。陈氏《书录解题》曰:或言公为此录未成,而序先出,裕陵索之。其中本载时事及所经历见闻,不敢以进,旋为此本,而初本竟不复出。王明清《挥麈三录》则曰:欧阳公《归田录》初成未出,而序先传,神宗见之,遽命中使宣取。时公已致仕在颍州,因其间所记有未欲广布者,因尽删去之。又恶其太少,则杂记戏笑不急之事,以充满其卷帙,既缮写进入,而旧本亦不敢存。二说小异。周煇《清波杂志》所记,与明清之说同。惟云原本亦尝出,与明清说又不合。大抵初稿为一本,宣进者又一本,实有此事。其旋为之说与删除之说,则传闻异词耳。惟修归颍上在神宗时,而录中称仁宗立今上为皇子,则似英宗时语。或平时劄记,归田后乃排纂成之,偶忘追改欤?其中不试而知制诰一条,称宋惟杨亿、陈尧叟及修三人。费衮《梁谿漫志》举真宗至道三年四月以梁周翰夙负词名,令加奖擢,亦不试而知制诰,实在杨亿之前,纠修误记。是偶然疏舛,亦所不免。然大致可资考据,亦《国史补》之亚也。
       △《嘉祐杂志》·二卷(内府藏本)
       宋江休复撰。休复字邻几,开封陈留人。举进士。充集贤校理,谪监蔡州税。复官历刑部郎中,修起居注。事迹具《宋史·文苑传》。休复有《文集》二十卷,今佚不传。惟此书存。《文献通考》及《宋史·艺交志》皆作三卷,而《稗海》、《唐宋丛书》皆不分卷。明胡应麟《笔丛》云,《江邻几杂志》宋人极推之,今不传。略见《说郛》。然《说郛》所载止十页,而《稗海》、《唐宋丛书》与此抄本皆三倍於《说郛》,应麟殆偶未见也。欧阳修作休复墓志云,休复殁於嘉祐五年。而是书屡记己亥秋冬之事,即休复未殁之前一年,年月亦皆相应。惟书中记其奉使事,《宋史·本传》与墓志皆不载,又刻本皆题云临川江休复,而史与墓志皆云陈留人,颇为舛异。然诸家引用其说,无不称江邻几者,而晁公武《读书志》亦以为《嘉祐杂志》即《江邻几杂志》。盖休复奉使雄州未尝出境,不过馆伴之常事,故墓志本传皆不书。而刻本标题,又后人所妄加尔。其书皆记杂事,故《宋志》列之小说家。姚宽《西溪丛语》摘其象胆随四时一条,误以《酉阳杂俎》为《山海经》。朱翌《猗觉寮杂记》摘其压角一条,误以丞相为直阁,以坐於榻为立於褥。是诚偶误。然休复所与交游,率皆胜流,耳濡目染,具有端绪,究非委巷俗谈可比也。
       △《东斋记事》·六卷(永乐大典本)
       宋范镇撰。镇字景仁,华阳人。事迹具《宋史》本传。是书据其自序,乃元丰中作。《宋·艺文志》作十二卷,《文献通考》作十卷,旧本久佚,未能考其孰是。今采辑《永乐大典》所收,以类编次,厘为五卷。又江少虞《事实类苑》、曾慥《类说》亦多引之。今删除重复续为补遗一卷。虽未必镇之完书,然以《宋志》及《通志》所载卷数计之,几於得其强半矣。王得臣《麈史》载是书为镇退居时作,故所记蜀事较伙,晁公武《读书志》称崇观间以其多及先朝故事,禁之。今观其书多宋代祖宗美政,无所谓诽讪君父,得罪名教之语。特以所记诸事皆与熙宁新法隐然相反,殆有寓意於其间。故镇入党籍,而是书亦与苏、黄文字同时禁绝。迨南渡以后,党禁既解,其书复行。是直蔡京以王安石之故,恶其异议耳,非真得罪於朝廷也。今所存诸条句下,如张绘,注曰京版作张纶之类,凡有数处,是当时刊本且不一而足矣。镇与司马光相善,惟论乐不合,此书所记尚龂龂相争。而於阴瑗、阮逸,词气尤不能平,盖始终自执所见者。他如记蔡襄为蛇精之类,颇涉语怪;记室韦人三眼,突厥人牛蹄之类,亦极不经;皆不免稗官之习,故《通考》列之小说家。然核其大纲,终非《碧云騢》、《东轩笔录》诸书所能并论也。
       △《青箱杂记》·十卷(内府藏本)
       宋吴处厚撰。处厚字伯固,邵武人。皇祐五年进士,初为将作丞。以王珪荐,授馆职,出知汉阳军。后擢知卫州,卒。其书皆记当代杂事,亦多诗话。晁公武《读书志》谓所记多失实,又讥其记成都置交子务,误以寇瑊为张咏。案处厚以干进不遂,挟怨罗织蔡确车盖亭诗,骤得迁擢,为论者所薄,故公武恶其人,并恶其书。今观所记,如以冯道为大人之类,颇乖风教不但记录之讹。然处厚本工吟咏,《宣和画谱》载其题王正升隐景亭诗一首,《剡史》载其自诸暨抵剡诗二首,皆绰有唐人格意。故其论诗往往可取,亦不必尽以人废也。
       △《钱氏私志》·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旧本或题钱彦远撰。或题钱愐撰,或题钱世昭撰。钱曾《读书敏求记》定为钱愐。其说曰,愐为彭城王第三子,昭陵之甥,故记熙宁尚主玉仙求嗣事独详。其称大父宝谟阁知台州回者,乃冀国公讳暄,字载阳,以父荫累官驾部郎中,知抚州,移台州进少府监,权盐铁副使时也。彭城王讳景臻,字道邃,冀国公第九子,建炎二年追封,故称先王。俗子以为起居舍人彦远之笔,不知彦远乃忠逊之孙,翰林学士易之子,与彭城为再从叔侄。世次犁然,安得反有先王之称?所辨良是。然此书末有钱世昭序,谓叔父太尉昭陵之甥。凡耳目之所接,事出一时,语流千载者,皆广记而备言之。世昭敬请其说,得数万言,叙而集之,名曰《钱氏私志》。据此,则是书固非彦远所为,亦非尽愐所纂。盖愐尝记所闻见,而世昭序而集之尔。序称叔父太尉,则世昭愐之犹子也。《宋史·秦鲁国大长公主本传》,主为仁宗第十四女,以景祐五年封庆寿,即是书中所云钱某可尚庆寿公主。而《通考》前列秦鲁国大长公主适钱景臻,后列庆寿公主而不言所适,则以庆寿公主与秦鲁国大长公主分为二人,证以是书,与《宋史》相合,可知《通考》之误。惟其以《五代史·吴越世家》及《归田录》贬斥钱氏之嫌,诋欧阳修甚力,似非公论。然其末自称皆报东门之役,则亦不自讳其挟怨矣。
       △《龙川略志》·十卷、《别志》·八卷(内府藏本)
       宋苏辙撰。辙有《诗传》,已著录。案晁公武《读书志》载《龙川略志》六卷,《别志》四卷。称辙元符二年夏居循州,杜门闭目,追惟平昔,使其子远书之於纸。凡四十事,其秋复纪四十七事。此本《龙川略志》作十卷,《别志》作八卷,《略志》凡三十九事,较晁公武所记少一事。《别志》则四十八事,较晁公武所记又多一事。盖商维濬刻本,离析卷帙,已非其旧。又误窜《略志》中一事入《别志》中,并辙序所称十卷之文亦维濬所追改也。《略志》惟首尾两卷,纪杂事十四条,馀二十五条皆论朝政,盖是非彼我之见,至谪居时犹不忘也。然惟记众议之异同,而不似王安石、曾布诸日录动辄归怨於君父。此辙之所以为辙欤。《别志》所述,多耆旧之馀闻。朱子生平以程子之故,追修洛、蜀之旧怨,极不满於二苏,而所作《名臣言行录》,引辙此志几及其半。则其说信而有徵,亦可以见矣。
       △《后山谈丛》·四卷(内府藏本)
       宋陈师道撰。师道字无己,后山其别号也。彭城人。以荐为棣州教授。徽宗时官至秘书省正字。事迹具《宋史·文苑传》。陆游《老学庵笔记》颇疑此书之伪,又以为或其少时作。然师道《后山集》前有其门人魏衍附记,称《谈丛》、《诗话》别自为卷,则是书实出师道手。又第四卷中记苏轼卒时太学诸生为饭僧,考轼卒於徽宗建中靖国元年六月,师道亦以是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从祀南郊,感寒疾卒。则末年所作,非少年所作审矣。洪迈《容斋随笔》议其载吕许公恶韩范富一条,丁文简陷苏子美以撼杜祁公一条,丁晋公赂中使沮张乖厓一条,张乖厓买田宅自污一条,皆爽其实。今考之良信。然迈称其笔力高简,必传於后世,不云他人所赝托。迈去师道不远,且其考证不草草,知陆游之言未免失之臆断也。
       △《孙公谈圃》·三卷(内府藏本)
       宋临江刘延世录所闻於孙升之语也。升字君孚,高邮人。元祐中官中书舍人。绍圣初谪汀州。延世父时知长汀,得从升游,因录为此书。升为元祐党籍,多述时事。观其记王安石见王雱冥中受报事,则不满於安石。记苏轼以司马光荐将登政府,升言轼为翰林学士,其任已极,不可以加。如用文章为执政,则赵普、王旦、韩琦未尝以文称。王安石在翰林为称职,及居相位,天下多事。若以轼为辅佐,愿以安石为戒。又记轼试馆职,策题,论汉文帝宣帝及仁宗、神宗。升率傅尧俞、王嵒叟言,以文帝有弊,则仁宗不为无弊,以宣帝有失,则神宗不为无失。则又不满於轼。记争吊司马光事,亦不满程子。殆於党籍之中,又自行一意者欤?王楙《野客丛书》曰:临汀刊《孙公谈圃》三卷,近时高沙用临汀本复刊於郡斋。余得山阳吴氏建炎初录本校之,多三段。其后二段,乃公之甥朱稕所记。并著於此,庶几异时好事者取而附之卷末云云。今考此本,亦无此三条。盖楙虽有是说,而刊版迄未补入。谨据楙所录增入卷末,成完书焉。(案:三段载《野客丛书》第五卷第十五条。)
       △《孔氏谈苑》·四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旧本题宋孔平仲撰。平仲有《珩璜新论》,已著录。是书多录当时琐事,而颇病丛杂。赵与旹《宾退录》尝驳其记吕夷节、张士逊事。谓以宰相押麻不合当时体制,疑为不知典故者所为,必非孔氏真本。今考其所载,往往与他书相出入。如梁灝八十二为状元一条,见於《遯斋闲览》,钱俶进宝带一条,王禹玉上元应制一条,见於《钱氏私志》。宰相早朝上殿一条,见於《王文正笔录》。上元燃灯一条,诏敕用黄殿一条,见於《春明退朝录》。寇莱公守北门一条,见於《国老谈苑》。其书或在平仲前,或与平仲同时,似亦摭拾成编之一证。至於王雱才辨傲狠,新法之行雱实有力,而称之为不慧,殊非事实。至张士逊死入地狱等事,尤诞幻无稽,不可为训。与旹所论未可谓之无因。姑以宋人旧本,存备参稽云尔。
       △《画墁录》·一卷(内府藏本)
       宋张舜民撰。舜民字芸叟,自号浮休居士,又号矴斋,邠州人。中进士第,为襄乐令。累官龙图阁待制,知定州,坐元祜党籍,谪商州。复集贤殿修撰,卒。事迹具《宋史》本传。舜民所著《诗文名画墁集》,是书乃所作笔记,亦以画墁为名。中多载宋时杂事,於《新唐书》、《五代史》均屡致不满之词。盖各有所见,不足为异,其说不妨并存。至徐禧於永乐死事,朝廷赠恤之典,见於史册甚详。而舜民乃云徐禧不知所归,人无道者,或曰有人见之夏国,疑亦有之。是直以禧为屈节偷生,殊为诬妄。舜民尝从高遵裕西征,喜谈兵事,殆因恶禧之失策,故丑其词欤?其他载录,亦颇涉琐屑。以一时典故,颇有藉以考见者,故存以备宋人小说之一种云尔。
       △《甲申杂记》·一卷、《闻见近录》·一卷、《随手杂录》·一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并宋王巩撰。巩字定国,自号清虚先生,莘县人,同平章事旦之孙,工部尚书素之子。尝倅扬州,坐与苏轼游,谪监筠州盐税,后官至宗正丞。所记杂事三卷,皆纪东都旧闻。《甲申杂记》凡四十二条,甲申者,徽宗崇宁三年也。故所记上起仁宗,下讫崇宁,随笔记载,不以时代为先后,《闻见近录》凡一百四条,所记上起周世宗,下讫宋神宗,而太祖、太宗、真宗、仁宗事为多。《随手杂录》凡三十三条,中惟周世宗事一条,南唐事一条,吴越事一条,馀皆宋事,止於英宗之初。二书事迹在崇宁甲申前,而原本次《甲申杂记》后,盖成书在后也。卷末有其从曾孙从谨跋,称先世著书散佚,隆兴元年乃得此三编於向氏抄录合为一帙。前有张邦基序,言得其本於张由仪,由仪则少从其父得於巩家敝箧中。末题甲寅五月,为高宗绍兴三年,盖向氏之本又出於张氏。当时亲传手迹,知确为巩撰,非依托矣。三书皆间涉神怪,稍近稗官,故列之小说类中。然而所记朝廷大事为多,一切贤奸进退,典故沿革,多为史传所未详,实非尽小说家言也。《甲申杂记》中李定称苏轼一条,费衮《梁溪漫志》驳其失实。今考衮谓轼诗自熙宁初始多论新法不便,至元丰二年有乌台诗案,前后不过十年,定云二三十年所作,文字殊不相合,其说是也。至谓能记二三十年作文之因,则人皆能之,似不足为东坡道,则其说未然。书中所载定语,乃云所作文字诗句引证经传,随问即答,无一字差舛。则是指其所引之书,非指其作诗之故。衮殆未审其语欤?
       △《湘山野录》·三卷、《续录》·一卷(左都御史张若溎家藏本)
       宋僧文莹撰。文莹字道温,钱塘人。《文献通考》引晁公武《读书志》以为吴僧,今案《读书志》实无吴字,《通考》误也。其书成於熙宁中,多记北宋杂事。以作於荆州之金銮寺,故以湘山为名。《读书志》作四卷,《通考》则《续录》亦作三卷,皆与今本不同,未详孰是。厉鹗《宋诗纪事》称文莹及识苏舜钦,欲挽致於欧阳修,文莹辞不往。今考录中欧阳公谪滁州一条,称文莹顷持苏子美书荐谒之,迨还吴蒙见送云云,与鹗所言正相反。岂别据他说,未及考此书耶?《续录》中太宗即位一条,李焘引入长编,启千古之论端,程敏政《宋纪受终考》,诋之尤力。然观其始末,并无指斥逆节之事,特后人误会其词,致生疑窦,是非作者本意,未可以为是书病也。吴开《优古堂诗话》,论其以阳郇伯妓人入道诗误为陈彭年送申国长公主为尼诗;朱翌《猗觉寮杂记》,论其载琴曲贺若一条,误贺若夷为贺若弼;姚宽《西溪丛语》,论其记宋齐邱事失实。盖考证偶疏未为大失。王士祯《古夫于亭杂录》,论其载王钦若遇唐裴度事,小说习径,亦不足深求。惟朱弁《曲洧旧闻》曰:宇文大资言,文莹尝游丁晋公门,晋公遇之厚,野录中凡记晋公事,多佐佑之。人无董狐之公,未有不为爱憎所夺者。然后世岂可尽欺,是则诚其一瑕耳。
       △《玉壶野史》·十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宋僧文莹撰。据晁公武《读书志》,文莹《湘山野录》,作於熙宁中。此书则作於元丰中,在《野录》之后。前有自序云,收国初至熙宁间文集数千卷,其间神道、墓志、行状、实录、奏议之类,辑其事成一家,盖与《野录》相辅而行。玉壶者,其隐居之地也。《文献通考》载文莹《玉壶清话》十卷,诸书所引亦多作《玉壶清话》,此本独作《野史》,疑后人所改题。然元人《南溪诗话》已引为《玉壶野史》,则其来已久矣。若曹溶《学海类编》摘其中论诗之语,别名曰《玉壶诗话》,则杜撰无稽,非古人所有也。周必大《二老堂诗话》,尝驳其记王禹偁事之讹;赵与旹《宾退录》,亦诋其误以梁固之弟为固之子;王楙《野客丛书》,又摘其误以庞籍对仁宗事为梁适。盖不无传闻失实者,然大致则多可考证云。
       △《东轩笔录》·十五卷(内府藏本)
       宋魏泰撰。泰字道辅,襄阳人,曾布之妇弟也。《桐江诗话》载其试院中因上请忿争,殴主文几死,坐是不得取应。潘子真《诗话》称其博极群书,尤能谈朝野可喜事。王铚跋范仲尹墓志,称其场屋不得志,喜伪作他人著书,如《志怪集》、《括异志》、《倦游录》,尽假名武人张师正。又不能自抑,作《东轩笔录》,用私喜怒诬蔑前人。最后作《碧云騢》,假作梅尧臣,毁及范仲淹。晁公武《读书志》称其元祐中记少时所闻成此书,是非多不可信。心喜章惇,数称其长,则大概已可见。又摘王曾登甲科,刘翚为翰林学士相戏事,岁月差舛,相去几二十年,则泰是书宋人无不诋諆之。而流传至今,则以其书自报复恩怨以外,所记杂事亦多可采录也。

本站图书检索

本书目录

卷首一 圣谕
卷首二 进表
卷首三 凡例二十则
卷首四 门目
卷一 经部一
卷二 经部二
卷三 经部三
卷四 经部四
卷五 经部五
卷六 经部六
卷七 经部七
卷八 经部八
卷九 经部九
卷十 经部十
卷十一 经部十一
卷十二 经部十二
卷十三 经部十三
卷十四 经部十四
卷十五 经部十五
卷十六 经部十六
卷十七 经部十七
卷十八 经部十八
卷十九 经部十九
卷二十 经部二十
卷二十一 经部二十一
卷二十二 经部二十二
卷二十三 经部二十三
卷二十四 经部二十四
卷二十五 经部二十五
卷二十六 经部二十六
卷二十七 经部二十七
卷二十八 经部二十八
卷二十九 经部二十九
卷三十 经部三十
卷三十一 经部三十一
卷三十二 经部三十二
卷三十三 经部三十三
卷三十四 经部三十四
卷三十五 经部三十五
卷三十六 经部三十六
卷三十七 经部三十七
卷三十八 经部三十八
卷三十九 经部三十九
卷四十 经部四十
卷四十一 经部四十一
卷四十二 经部四十二
卷四十三 经部四十三
卷四十四 经部四十四
卷四十五 史部一
卷四十六 史部二
卷四十七 史部三
卷四十八 史部四
卷四十九 史部五
卷五十 史部六
卷五十一 史部七
卷五十二 史部八
卷五十三 史部九
卷五十四 史部十
卷五十五 史部十一
卷五十六 史部十二
卷五十七 史部十三
卷五十八 史部十四
卷五十九 史部十五
卷六十 史部十六
卷六十一 史部十七
卷六十二 史部十八
卷六十三 史部十九
卷六十四 史部二十
卷六十五 史部二十一
卷六十六 史部二十二
卷六十七 史部二十三
卷六十八 史部二十四
卷六十九 史部二十五
卷七十 史部二十六
卷七十一 史部二十七
卷七十二 史部二十八
卷七十三 史部二十九
卷七十四 史部三十
卷七十五 史部三十一
卷七十六 史部三十二
卷七十七 史部三十三
卷七十八 史部三十四
卷七十九 史部三十五
卷八十 史部三十六
卷八十一 史部三十七
卷八十二 史部三十八
卷八十三 史部三十九
卷八十四 史部四十
卷八十五 史部四十一
卷八十六 史部四十二
卷八十七 史部四十三
卷八十八 史部四十四
卷八十九 史部四十五
卷九十 史部四十六
卷九十一 子部一
卷九十二 子部二
卷九十三 子部三
卷九十四 子部四
卷九十五 子部五
卷九十六 子部六
卷九十七 子部七
卷九十八 子部八
卷九十九 子部九
卷一百 子部十
卷一百一 子部十一
卷一百二 子部十二
卷一百三 子部十三
卷一百四 子部十四
卷一百五 子部十五
卷一百六 子部十六
卷一百七 子部十七
卷一百八 子部十八
卷一百九 子部十九
卷一百十 子部二十
卷一百十一 子部二十一
卷一百十二 子部二十二
卷一百十三 子部二十三
卷一百十四 子部二十四
卷一百十五 子部二十五
卷一百十六 子部二十六
卷一百十七 子部二十七
卷一百十八 子部二十八
卷一百十九 子部二十九
卷一百二十 子部三十
卷一百二十一 子部三十一
卷一百二十二 子部三十二
卷一百二十三 子部三十三
卷一百二十四 子部三十四
卷一百二十五 子部三十五
卷一百二十六 子部三十六
卷一百二十七 子部三十七
卷一百二十八 子部三十八
卷一百二十九 子部三十九
卷一百三十 子部四十
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
卷一百三十二 子部四十二
卷一百三十三 子部四十三
卷一百三十四 子部四十四
卷一百三十五 子部四十五
卷一百三十六 子部四十六
卷一百三十七 子部四十七
卷一百三十八 子部四十八
卷一百三十九 子部四十九
卷一百四十 子部五十
卷一百四十一 子部五十一
卷一百四十二 子部五十二
卷一百四十三 子部五十三
卷一百四十四 子部五十四
卷一百四十五 子部五十五
卷一百四十六 子部五十六
卷一百四十七 子部五十七
卷一百四十八 集部一
卷一百四十九 集部二
卷一百五十 集部三
卷一百五十一 集部四
卷一百五十二 集部五
卷一百五十三 集部六
卷一百五十四 集部七
卷一百五十五 集部八
卷一百五十六 集部九
卷一百五十七 集部十
卷一百五十八 集部十一
卷一百五十九 集部十二
卷一百六十 集部十三
卷一百六十一 集部十四
卷一百六十二 集部十五
卷一百六十三 集部十六
卷一百六十四 集部十七
卷一百六十五 集部十八
卷一百六十六 集部十九
卷一百六十七 集部二十
卷一百六十八 集部二十一
卷一百六十九 集部二十二
卷一百七十 集部二十三
卷一百七十一 集部二十四
卷一百七十二 集部二十五
卷一百七十三 集部二十六
卷一百七十四 集部二十七
卷一百七十五 集部二十八
卷一百七十六 集部二十九
卷一百七十七 集部三十
卷一百七十八 集部三十一
卷一百七十九 集部三十二
卷一百八十 集部三十三
卷一百八十一 集部三十四
卷一百八十二 集部三十五
卷一百八十三 集部三十六
卷一百八十四 集部三十七
卷一百八十五 集部三十八
卷一百八十六 集部三十九
卷一百八十七 集部四十
卷一百八十八 集部四十一
卷一百八十九 集部四十二
卷一百九十 集部四十三
卷一百九十一 集部四十四
卷一百九十二 集部四十五
卷一百九十三 集部四十六
卷一百九十四 集部四十七
卷一百九十五 集部四十八
卷一百九十六 集部四十九
卷一百九十七 集部五十
卷一百九十八 集部五十一
卷一百九十九 集部五十二
卷二百 集部五十三
本站道藏繁體打包下载
民国教科书(共232册)
中医古籍txt格式1000余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