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报刊   

[每月欣赏]焊起生命的残缺
作者:马忠静

《青年文摘(红版)》 1999年 第05期

  多个检索词,请用空格间隔。
       丈夫是司机,差事甚苦,两头不见天地奔波,每日回到家中见他疲惫不堪自然就不忍再拿家务烦他,诸如洗衣、拖地、做饭、辅导孩子就由我一人包下了。这样也好,家庭中管事之人必定是大权在握:饭菜的品种调配,家什用具的颜色搭配就不用看他人眼色行事了。
       家中洗衣用的大塑料盆就是我按自己的意志,按自己的审美标准独具匠心地选来的。在琳琅满目花样繁多的盆中,那个褐色底的大塑料盆叫我眼睛为之一亮,盆底是一簇红色玫瑰花,褐色、红色搭配得让人足以闻见花儿散发的芳香。我几乎没迟疑没问价就买下了它。它太像是专门为我定做的了。
       兴冲冲拧开水龙头,让盆里注满清水,一幅美不胜收、能悟不能诉的画面出现了:主格调褐色像铺满了鹅卵石的河床,盆底那簇红玫瑰立时鲜活起来,随水波的晃动而颇具动感地摇曳起来,鲜活欲滴,让人痴醉。女儿兴致盎然地坐在上面洗澡颇像一尊憨态可爱的花仙子。这一瞬能让人品出“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真正韵味。
       我总是在洗衣服前把盆中注满清水,尽情欣赏大玩一番后才开始洗衣服,每每两大盆衣服洗毕并不觉得累,这自然要感谢成功的颜色搭配产生的神奇效应。
       忽一日再盛清水,屡盛不满,关掉水提起盆对着明媚的阳光一照。那簇玫瑰中间有一条尺把长的大口子,大口子挨边还岔出一个小口子。我慨叹:为什么喜欢啥就单单失去啥呢,怕啥就有啥呢?家里用了多年的洗菜盆女儿摔过来扔过去当球踢也没见出毛病!我又劝自己“节哀”:万事万物皆有生命,而生命终有极限。人有生老病死,东西也该有个新旧废弃。“妈妈,才两个口子哪能就扔了,街上不是有专门焊这种塑料盆的吗?”女儿说,我心下一喜,是啊,花得三两元钱焊一焊照样接着用。
       于是焊了。回家盛水一看。我都气傻眼了,那道焊痕酷似烙在剖腹产女人肚皮上的一条蜈蚣。它像一根棍棒打在那簇柔弱娇嫩的玫瑰上,似被打散,散得七零八落,还仿佛听得见她们嘤嘤的哭泣。那道焊痕囊括了沧桑、残酷、苦难等词的全部含义。盆中的残缺夸张而强烈地刺激着我的视觉神经。我心下暗叹:美感、灵感全没有了,我甚至担心今后是否还有足够的力气来洗衣服。
       我和女儿静静地瞅着盆底发呆。忽然,我像是看三维立体画面那样看得入了境,并惊喜地发现:这条焊痕竟然不是多余的,它不仅没有破坏她们的美,反而成了她们中间的一根枝干,自然得不能再自然了。我为了印证这不是错觉,问女儿:“看看,这道焊痕像什么?”我估计她会说像疤痕,像笨拙女人手下的针线活儿。谁知她不假思索地说:像枝干支撑的玫瑰盆景!对呀,一道丑陋的疤痕在不经意中转化成了浑然天成、巧夺天工的枝干。
       有了它,那簇玫瑰不再显得孤独离乱、散落无着;
       有了它,玫瑰们看上去有根有基、有依有傍;
       有了它,整个盆景已是枝繁叶茂,喷薄出盎然的春意和不可遏制的生命活力。
       我不庆幸裂痕,但却庆幸因了裂痕而把生命中的残缺天衣无缝地焊接成了美。
       前些时候,我因个性弱点的过失伤害了我的一位好友,我们被一个又一个误会怂入山重水复之中……静心思过,我念起这位好友在我人生最不潇洒的时段曾用强有力的双手帮助过我,仅仅因为不得体的某句话,不尽如人意的某件事使我们中间有了那道裂痕。虽已时过境迁,至今相互间仍不能面对,双方都有很重的负债感。珍贵的友情圣水在一点一滴的遗漏——让人痛心疾首的天漏。
       俗话说破镜重圆还有道印儿。然而谁又甘心仅仅因为一道印儿而放弃得来不易的人间真情呢?于是我想到了红玫瑰——塑料盆——焊接。
       我琢磨,焊接必备的原材料只能是真情。通过焊接使友情注入新的生命颜色,补起那道残缺和天漏。
       (马莅摘自《人民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