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报刊

[研究者]李白诗歌的生命意识
作者:王汉英 易世龙

《文学教育》 2006年 第16期

  多个检索词,请用空格间隔。
       杜甫称李白的诗歌“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是啊,李白是个生命力特别旺盛的人,他对现实有自己的真知灼见,对人生有深刻的透视,对历史有深知,对宇宙有参悟,纵笔之处,自有一种使茫茫风雨为之惊动,冥冥鬼神为之哭泣的力度。这些充盈着生命、充溢着力度的诗歌充分展示了李白的生命意识。
       因为李白是个有着充沛的生命激情的人、有大魄力的人。首先,大时代赋予杰出的诗人以宏大的魄力。李白生于一个具有世界一流国力和魄力的时代,大时代赋予杰出的诗人以宏大的魄力;另外,李白“一生好入名山游”,这些名山之游滋养了他的眼界和魄力。广阔、美丽、神奇的大自然孕育了他无比豪放壮阔的胸怀和热烈亢奋的感情,进而诉诸大自然而成为“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诗篇。正是由于有如此丰沛的生命激情,李白才在人生受挫时,发出“屈平词赋悬日月,楚王台榭空山丘。兴酣落笔摇五岳,诗成笑傲凌沧洲”。(《江上吟》)这一类生命狂笑,发出“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行路难》)这一类的生命绝叫。
       李白自身不仅是个有宏大魄力的人,有着丰沛的生命激情的人,而且是具有第一流的生命辐射力的人,当他把生命辐射给外物和文字的时候,无处不打上自己的印记。真正的写诗者处在一种特殊的精神状态,外物和文字就是在这种特殊精神状态中组合成新的生命。下面具体分析李白印上自己生命印记的诗歌。
       生命的有限性,乃是人类反省自身存在状态所反复面临的一大困惑。但对于人生有限性的体验,属于生命意识带悲剧性觉醒的范畴。李白的诗中不时飘散着人生有限性的迷雾。他不能超越这种人类不可逃避的生命困惑,却以他的特殊方式执著地领略着“使生活值得一过的东西”。如李白的《短歌行》(白日何短短),诗中麻姑见沧海桑田之变而鬓发斑白,天公与玉女开怀大笑,面对时间的流转,天上也有悲喜,而天上悲喜实际上是人间悲喜的折射。但豪饮中,人生几何的悲哀已在北斗酌酒的瞬间化作永恒。就这样李白把生命的困惑化作天地间绮丽的抒情。
       生命本是有限的,可李白并没有因此而困惑和颓丧,而是在有限的生命中追求人生价值的最大实现,追求生命意义的荣誉,他希望以生命的不朽来取代生命的速朽。怎样做到这一点呢?
       一方面,他清醒地认识到生命的有限和宇宙无限的矛盾,在一些诗中体现一种人生短暂的悲凉感。生命意识的觉醒使他从道教佛教中寻求解脱;另一方面,他虽然清醒认识到人生的悲剧,但却不屈服,他在接受老庄哲学的“齐死生”,顺应自然的同时,努力证明自己的价值,功成身退成为他人生的宗旨,在要求建功立业的同时,又要追求适意的生活,不愿丧失人格的尊严。这也是他一生不幸的内在原因和心灵痛苦矛盾的重要根源。诗歌是诗人性情外在的表现形式,它们往往是成为诗人生命的组成部分,所以他的诗歌里自然有些苦与悲、有些孤独与凄凉,而他不同于人的是,他往往在悲苦中寻求精神的解脱,使诗中透出一股旷达之气,比如《将进酒》。
       李白的《将进酒》激荡着壮美而奔放的生命旋律,开篇凌空落笔,气吞山河,把握着宇宙人生的瞬间与永恒的本质,生命的旋律中带有悲郁的音调。万古愁是一种古往今来的永恒感情,也是人类无法解决的矛盾,即如何在短促的一生中最大地实现自身的价值,从而使生命取得永恒的意义。
       李白的许多诗都反映了生命的大悲与大喜、人生的得意与失意。如《宣州谢眺楼饯别校书叔云》,诗句中具有难以言说的悲愤之情,其悲愤一是来自于人生的失意,昨天如此,今天仍然如此,未来也许还是如此,二是因为人生的失意而倍感岁月的流失,年岁老大,功业不成。而天地的博大激起他的豪情,冲淡他内心的烦忧,充满了人生的快意,不过心里的快意终究消退在“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中,回到现实,于是在这悲与乐中人生的丰富性由此得以展示。
       李白生命力是旺盛的、丰沛的,他意识到生命的有限性,却要超越有限去探寻不朽、去探讨生命的意义,在探索生命的过程中,他不可避免地感受孤独。他的诗由于丰富的生命投入和独特的生命感觉而显得构想奇丽,情感激荡,直扑人们心灵中的生命之弦。
       王汉英,易世龙,湖北黄石市中等专业学校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