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换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页 > 报刊

[首次披露]新中国首次向美遣返战俘
作者:张 伟

《百年潮》 2004年 第12期

  多个检索词,请用空格间隔。
分享到:
       1954年日内瓦会议之后,中美开始秘密接触。作为中美接触的一个层面,新中国开始向美国方面直接移交在朝鲜战争时当时未能遣返的美军战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档案馆2004年解密的20世纪50年代的外交档案中,详细记录了新中国首次不经过第三方向美直接移交战俘的过程。
       坦尼逊申请离境,罗瑞卿上报总理
       1955年9月2日,公安部长罗瑞卿向周恩来总理递交题为《关于拒绝遣返的美籍战俘坦尼逊要求离开我国及处理意见的报告》,罗瑞卿在报告中向周恩来详细汇报了遣返坦尼逊一事的原委。由于译法的不同,在部分档案中将“坦尼逊”译作“坦尼生”。
       总理:
       现在山东造纸厂工作的拒绝遣返的美籍战俘坦尼生,于八月十七日向中国红十字会提出书面申请,要求离开中国到印度居留。但在未确定他的行期以前,要求为他保密,不要宣布。同时在申请书内一方面申明他要求离开中国是经过了长时间考虑,已“下了决心”“决不改变”,并“决不听任何演说”,“如果有人试图说服我,说我错了,我不能保证我的态度和行动”。另一方面又表示走前仍好好守法,“好来好去”,“决不像已走的三个美国人那样闹问题”。对于他要求到印度居留的问题,事后曾向造纸厂领导口头表示,如印度不接纳他,“宁愿回美国去”。
       坦尼生要求离开中国的原因,据我们研究不是偶然的。早在一九五三年九月(他表示拒绝遣返后的两个月)在开城就闹回去的问题。一九五四年一月,曾一夜偷爬三次铁丝网企图逃走未果。在山西太原时,对去留的问题仍经常表示动摇。到山东造纸厂后,虽表面上一度表现积极,但思想并未解决问题,由于他与山东造纸厂的几名战俘的关系不好,自己很孤立,同时最近在厂内与一女工恋爱未成,成为他此次坚决要求离开中国的直接原因。现在坦尼生的表现还正常,每日尚按时做工。
       根据以上情况,遵照总理历次指示的精神,对坦尼生提出离开中国的要求,拟予批准,并作如下安排:
       一、立即由红十字会通知他,根据我国数次申明对拒绝遣返的战俘去留自愿的原则,可以批准他离开中国的要求,红十字会并即将为他安排一切有关他出境的事宜。同时正式告他,在未办妥出境手续之前,在中国居留期间,必须遵守中国政府的法律,并安心等待。
       二、关于去印度居留的问题,鉴于比籍战俘路易提出去印度,我红十字会曾向印度红十字会进行交涉,至今未作答复,估计印度可能不愿接纳。而坦尼生又曾表示如印度不接纳,可以回美国去。因此拟设法说服他直接返回美国,均由中国红十字会通过印度红十字会进行必要的安排。
       三、在未办妥出境手续前,仍令其住在济南,办妥手续后,即由济南直接送出境去,并由红十字会发一新闻(新闻稿另拟)。关于出境时所需要的服装及零用费的补助,仍按格瑞格斯等出境时的规定办理,即发给零用费港币一百元、服装费人民币一百五十至二百元。
       四、坦尼生要求在离开中国的问题上为其保密的问题,我们考虑,在出境手续未办妥前,可以不宣布,但出境手续办妥后,即将此事连同他给红十字会的信一并向北京人大和山东的其他战俘公布。
       以上处理意见已征得外交部乔冠华同志和红十字会、敌工部同意,是否妥当,请批示。
       罗瑞卿
       一九五五年九月二日
       笔者在另一案卷中找到了中国红十字会会长李德全于罗瑞卿的报告递交三周后,发给印度红十字会会长考尔夫人的电报稿。显然,有关方面此时已启动了遣返坦尼逊的程序。根据这份档案上原有的一行文字注释判断,该电报是中国红十字会在9月20日发给印度方面的,由于当时没有抄送外交部门,所以在外交部档案馆所藏的电报档案,是从相关部门借出的档案中抄录的复件:
       德里印度红十字会会长考尔夫人:
       由于拒绝遣返而申请来我国居住的前在朝鲜战争中美军被俘人员理查德·坦尼逊(RICHARD TENNESON)现在要求离开中国返回美国。中国红十字会愿意协助他回国,准备送他到香港。请贵会协助与有关方面接洽和安排坦尼逊到达香港后继续他的旅程。接洽妥当后请即电复,我们即可将他准备出境到达香港的日期电告。对于贵会的协助,请接受我预致谢忱。
       中国红十字会会长李○○(原件签名如此——作者)
       一九五五年九月 于北京
       两份普通公文显出遣返坦尼逊的意义:新中国首次向美直接移交战俘
       在外交部档案馆同时解密的档案《关于前美国战俘理查德·坦尼逊出境事的相关材料》(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档案馆111-00069-01(1))案卷中,保留了两张使用外交部便笺纸书写的看似普通的内部行文记录。而正是这两份简单的记录,向我们揭示了遣返坦尼逊一事的意义:这次遣返行动是新中国建国后第一次向美国方面直接移交战俘。
       第一件行文:
       冠华同志并转汉夫同志:
       汉夫同志提出的两个问题,我认为答复还都应当是正面。(一)以前关于坦尼逊对印红会的交涉,都是用会长对会长的名义,此次以不改为妥。(二)以前并无将前战俘交美方之事。现在要交美方,拟先打一个招呼为妥。如何请斟酌。电报明天(星期一)发还来得及。通知英代办可顺延一天,新闻照你改的日期发。
       (徐)永煐十一月廿七晚
       起草此文的徐永煐时任外交部美澳司司长,具体负责遣返坦尼逊的事宜。在本卷宗和其他相关案卷中,有不少公文都出自其手。从这简简单单的百余字便笺中,我们可以窥得中美刚刚开始接触时外交部工作人员的小心谨慎。乔冠华对于这件公文的批示是:同意徐的意见。乔,十一。二十七日第二件行文:
       章副部长:
       据公安部告,坦尼逊于二十五日下午一时离京去穗,二十八日可抵穗,二十九日到深圳住一夜,三十日出境。
       萧 扬
       在这份公文上也留下了外交部副部长章汉夫的批示:徐司长,请告:(一)李会长为何不在,可不可以用她来找?(二)过去美俘出境是否都要致电美红会的?是否必要?在同一份行文上也留下了不同字体的另一批示:此次不同,因需交给美方。
       坦尼逊接受采访,外交部邀请入京
       由于在外交部的相关档案中缺失了自1955年9月至11月之间有关移交坦尼逊一事的处理记录,我们无法了解到在这近两个多月的时间内有关移交坦尼逊问题的进展。而在相关解密外交档案中发现的与这一时间最为接近的一件记录是外交部美澳司负责人徐永煐11月15日给乔冠华等人的一纸简短通报:
       冠华同志并转张、章、姬副部长:
       十一月十四日参考消息所载坦尼逊给国际新闻社的信,态度很好,并且有相当政治了解。他如果保持这样的态度,那么在他回美后不但在对我的诬蔑宣传上可以起一些抵制作用,而且在民主和和平方面可以起些积极作用。因此我们在他离开之前(这大约是本月底,还有两个星期)应当注意巩固我们同他的友谊,并且在他对我们关于他回国的手续表示同意后,派适当的人同他游历参观一下,或邀请他到北京来住几天,派人同他谈谈,目的是巩固友谊,提高认识。如何之处,请考虑。
        徐永煐
       十一月十五日
       这件通报是写在一张窄长的外交部便笺纸上,其上有章汉夫的批示:可以考虑在他走前请他来北京谈一下。在该档案的同一页上还附有外交部办公会议对于以上问题的正式答复通知。在档案上只保留了这次会议决定中,事关释放坦尼逊的第四项决议内容,显然是档案人员在整理相关卷宗时从通知原件上剪下来粘贴上去的。
       通知 十一月十八日
       十一月十六日办公会议决定下列有关事项,现通知如下:
       四、在我国的前美军士兵坦尼逊给国际新闻社的信内容尚好,同意美澳司以及在他回美国前可在他自愿条件下,组织他参观一些地方,给他更多的影响。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办公厅(印)
       为查找档案中提到的这封信,笔者与现在北京大学新闻学院攻读研究生的同门师妹王珍遍查京城各大图书馆,还是没有查找到档案中提到的1955年11月14日的《参考消息》。这就使此文缺乏了一份宝贵的他证材料,实为一大憾事。
       山东省公安厅派人奉命与坦尼逊谈话
       也就在外交部准备邀请坦尼逊来北京参观的同时,山东省公安厅人员奉公安部之命,以红十字会名义与坦尼逊进行了一次谈话,详细了解坦尼逊离开我国之前的具体要求。外交部档案馆的解密档案案卷《山东省公安厅与美国战俘坦尼逊谈话情况报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档案馆111-00063-07(1))专门记述了这次谈话的内容。
       与坦尼逊谈话情况报告
       中公部:(戌政字19号)
       十一月十八日政甲戌字一一六号电悉:我厅已遵示派一科长以红十字会名义与坦尼逊进行了谈话。结果坦除表示同意到广州随美国红十字会的来人一同回国外,并提出两点要求:
       1. 要求红十字会给做一套西服。
       2. 要求能提前走两天,以便到广州市选购一些中国的纪念品。
       我们表示将这些要求转达中国红十字会研究答复。事后并告厂方给做一套西服。
       另外,厂方最近按他个人的要求已买了外套、绒衣各一件、衬衣二件,其值四十余元。为表示来者欢迎,去者欢送。厂方应拟采取如下形式欢送:
       1. 连同其他外侨一起聚餐一次,表示欢送。
       2.利用车间技师以师徒关系请坦吃一次饭,以表示友谊。
       3. 坦以前向翻译提出要求能带一新的中国缎子被面给他母亲,拟满足其要求。以上特报,望速指示。
       (根据指导小组的意见,已令坦尼逊于今日(二十二日)晚或明日早来北京。出境时间仍按以前规定于本月三十日出境——公安部一局)
       山东省公安厅
       一九五五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外交部拟就新闻稿,批示虽小尽显总理工作严谨
       就在山东省公安厅人员与坦尼逊谈话前后,外交部美澳司也拟就了有关遣返坦尼逊的相关照会和新闻稿。11月26日,徐永煐将稿件的底本递交章汉夫和乔冠华。
       章副部长、乔部长助理:
       有关坦尼生出境事的通知稿与新闻稿已拟就,请予审阅修正。
       处理这些稿件的时间,我司建议作如下安排:
       (一)二十七日由外交部办公厅致美国红十字会电。
       (二)二十八日上午
        ①中国红十字会致美国红十字会电。
        ②欧非司告英代办处。
       (三)二十九日新闻司将新闻稿交新华社,拟请办公厅打印五份,分送公安部局、红十字会、欧非司、新闻司、办公厅各一份。以上当否,请示。
       徐永煐
       十一月廿六日
       这份公文虽然看上去普通,但有意思的是周恩来总理对这份公文的批示:事由没有写出,使批文件的人摸不着头脑。请在办公会上告徐司长以办公事的必要手续,发回外交部办。周恩来十一.廿七。
       寥寥几字,尽见周恩来严谨的工作风格和对干部在日常工作中的严格要求。建国初期的外交工作一直是由周总理全面负责的。周总理曾多次叮嘱在外事部门工作的干部“外事无小事”。在以下的几份稿件上,都留下了周总理的批示和修改记录。同样让人回味的是,周总理对稿件的修改内容基本上全是对于标点符号的修改。这又从另一个角度洞悉了周总理思维和处世之严谨。
       以下是在档案中保存的通知英代办稿、新闻稿和通知美红十字会稿原件内容:
       通知英代办处稿
       奉黄司长之命,我们通知你下列事项:
       坦尼逊先生(Mr. Richard R. Tenneson)是一个经由中国红十字会申请来中国居住的拒绝遣返的朝鲜战争中的战俘,他最近申请离开中国,已经获得中国有关方面的批准。他已经由中国红十字会人员陪送前往中国边境,本月三十日上午十时到达深圳罗浮桥头,由中国红十字会人员将他交托给美国红十字会人员。
       周恩来总理在档案上的批示是:照办。周.十一.廿八
       新闻稿
       前联合国军美籍士兵坦尼逊离开我国
       [新华社十一月卅日讯]前联合国军美籍士兵坦尼逊(Richard R. Tenneson)申请离开中国,已经获得中国有关方面的批准。中国红十字会派员陪送他到广东省深圳,并把他交托给美国红十字会人员。他已在本月三十日上午从深圳出境。
       坦尼逊是一九五四年二月经由中国红十字会申请来中国居住的拒绝遣返的朝鲜战争中的战俘。离境前,他在山东省济南的国营造纸厂中工作。
       周恩来在档案上的批示是:照发。周.十一.廿八 通知美红十字会稿
       美国华盛顿美国红十字会主席包克先生:
       坦尼逊先生(Mr. Richard R. Tenneson)是一个经由中国红十字会申请来中国居住的拒绝遣返的朝鲜战争中的美籍战俘,最近提出离开中国的申请,他的请求现已经获得中国有关方面的批准。中国红十字会已经协助他作了一切必要的安排。他将于本月三十日上午十时由中国红十字会人员陪同到达深圳,把他交托给美国红十字会按惯例前来交递美犯包裹的人员。我们希望并相信美国红十字会将对他提供必要的协助。
       中国红十字会会长 李德全
       与前两份稿件不同的是,这份通知的发出方和接受者都是以中美两国红十字会最高负责人的名义。在这份稿件上留下了周恩来的两处批示,一是“照发。周。十一。廿八”;二是在中国红十字会会长李德全的落款签名旁加上了副会长“胡兰生代签(一九五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的字样。
       同日,外交部美澳司将有关遣返坦尼逊的通知稿和新闻稿递送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次日,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回函外交部美澳司。同日,外交部美澳司又将关于遣返坦尼逊出境的通知稿、电报稿和新闻稿递送公安部相关部门审阅。
       从以上档案可知,我方向美方移交坦尼逊的各项前期准备已基本完毕,只差最后移交一个环节。不料,就在移交坦尼逊万事具备、只欠东风之际,突然横生枝节。
       美红会来人拒绝接收,遣返行动横生枝节
       11月30日,是我方原定在深圳口岸将坦尼逊遣送出境的日子,让我们先看一下外交部美澳司当日晚些时候递交的一份报告,来了解出现了什么变故。
       章副部长、乔部长助理:
       (一)今日上午美国红十字会在深圳送包裹的人员表示未奉上级指示,故不拟接收前美国战俘坦尼生;而当日在场的英国红十字会人员则表示愿意接收他。我红十字会代表当场表示将于今晚答复英国红十字会人员。
       (二)我于上午十二时向部办公会议报告了此事,并请示处理意见。经办公会议指示,我们不必将坦尼生交给英方,应等候美国红十字会的答复。
       (三)根据上述指示,我于下午二时邀集了公安部一局王鑑副局长和红十字会联络组纪锋同志共同研究此事。他们一致同意张副部长的处理意见,并当场与我司拟就了我红十字会代表今晚答复英国红十字会代表的讲话稿一则。此稿已由王鑑同志带回局去用电话告诉在广州的负责伴送坦尼生出境的公安部人员。现将该讲话稿呈阅。徐永煐
       档案批示:坦尼逊留穗时间要红十字会通[知](原件批示字迹不清——作者)
       在同一份档案中保留了徐永煐和王鑑拟就的谈话稿底稿。
       中国红十字会代表关于交托前美战俘给美国红十字会一事对英国红十字会代表的讲话稿一九五五年十一月卅日晚用
       我的任务是把坦尼逊先生交托给美国红十字会人员。中国红十字会总会会长已经通知了华盛顿美国红十字会总会主席包克先生:我们将在今天上午十时将坦尼生先生交托给送包裹的美国红十字会人员。但是今天上午美国红十字会亚当·诺克斯先生表示没有接到上级的指示,因此请你协助转告美国红十字会驻香港代表,请他向美国红十字会总会查问。北京中国红十字会等候美国红十字会总会或它的驻香港代表的答复。
       当天晚上,中国红十字会收到了美国红十字会对于拒绝接受坦尼逊一事的说明电报。因中美两国有13个小时的时差,而此电的收发时间均为收发地的当地时间,故而从字面上显示的接收时间较长。在这封电报中,美方要求我方在遣返坦尼逊的同时,将在华的美国人白可慕和白喜蕙德夫妇(以下档案中译名略有不同——作者)一并移交美方。
       华盛顿美国红十字会一九五五年十一月廿九日十八时零五分来电(十一月三十日二十二时三十分收到)
       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胡兰生:
       关于十一月廿八日你会来电,我们正在通知我们的代表于十二月十三日上午十时坦尼逊到达时接收之。我们收到白喜蕙德太太家庭的请求,据我们了解他在广州患重病并已被宣布为自由的人。她的家庭问是否能够协助把她从广州送到香港。如果中国红十字会能协助白喜蕙德太太,可能的话并协助她的丈夫白可慕大夫,进行必要的安排,并在广州到深圳的旅行上予以协助,我们甚为感激。如能同意则我们将指示我们的代表准备在十二月十三日接坦尼逊时一并接收白喜蕙德等。请你们通知。
       美国红十字会执行副主席尼柯逊
       抄送:总理办公室、外交部、公安部
       章副部长、乔部长助理(已圈阅)
       此件档案上留有不同字迹的两段批示,一为:退 徐永煐 十二月一日;二为:永煐同志:办公会议意见,由中国红十字会复美红会,说明同意十三日将坦尼逊交出。白喜蕙德已获释,随时可以出境。白可慕是犯法美人,将按中国法律程序处理。(签字)十二.二
       由于第二段批示的签字字迹不清,因此无法准确判断批示者的身份。但从这段批示在档案上的位置判断,有可能是外交部副部长章汉夫。
       随即,我方以中国红十字会名义将答复通知美方:
       华盛顿美国红十字会尼克逊先生:
       十一月廿九日电悉。我们同意在十二月十三日十时由我会代表伴送坦尼生先生到深圳边境,请你会代表届时准备接收。据我们向有关当局查询结果,获知白喜维(蕙)德现以普通侨民身份留居中国。如她本人提出申请,随时可以离境;中国红十字会可根据她的需要给予可能的帮助。至于白可慕,他是犯法的美国侨民,将按中国法律程序处理,我会无能为力。
       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胡兰生
       档案原件注释:此系红会所拟,我部同意的电稿。另一注释:发王大使电已发。6/12
       可以肯定的是,美国红十字会此举绝非仅代表其本身表态,这一要求背后一定有其他背景。事实上,在另一解密档案卷宗《关于遣返美国战俘坦尼逊事》(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档案馆111-00063-05(1))中,笔者就发现了在上一封电报稿注释中出现的,外交部就遣返坦尼逊一事向在日内瓦的王炳南大使拍发的通知电报。因此,就有这样一个可能摆在了我们面前:遣返坦尼逊一事已出现在中美大使级会谈的谈判桌上。
       王大使:
       前战俘坦尼生(Richard R. Tenneson)急于出境。我红十字会于十一月廿八日电告美红十字会,我将在十一月卅日将坦尼生交托给按惯例来深圳交递包裹的美红十字会人员。此事并已由我红会通知印度红十字会,并由我部通知英代办处。
       卅日坦尼生随我红会接受包裹人员到深圳,但美红十字会交递包裹人员未获上级指示,拒不接受。十二月一日美红会通知我红会称,准备在十二月十三日接收坦尼生。我红会已表示同意。美红十字会在复电中并请求我红十字会在同日交出美犯白可慕及其妻白喜维德。我红十字会答复说:白喜维德已释放,如申请出境,可以随时离境;白可慕是在押犯人,应按中国法律进行处理。
       外交部
       十二月六日罗抄
       在同一案卷中,收录了此时印度红十字会致我红十字会李德全会长的回函:
       关于我遣返美兵坦尼逊事
       外交部:关于李德全通知印红十字会我遣返美兵坦尼逊事。考尔二日复函李殊称:欣闻遣返事,料该美兵已平安返国。特报。驻印度大使馆十二月五日
       考尔夫人的这件回函与遣返坦尼逊一事此时的进展风马牛不相及,因此在这一回函中所透露的信息容易被忽视。如若联系到前面档案中记载遣返坦尼逊一事最初是希望通过印度方面进行,而此回函却显示印度红十字会此时对遣返的进程毫不知情,因此,可以断定
       :此时新中国方面已与美国方面建立了直接的联系,这就为将遣返坦尼逊一事定义为新中国向美国首次直接遣返提供了有力旁证。
       12月9日,公安部政治保卫局长凌云利用外交部系统的电报通知广州方面在遣返之时的注意事项:
       广州市公安局并转张海秀同志:(公一壬亥49号)
       关于美俘坦尼逊出境问题,美国红十字会于十二月二日来电允于十二月十三日上午十时在边境接收坦尼逊,请广州市公安局协助于十二月十二日到达深圳,等候翌日办理移交。在移交前美国红十字会代表接触时,张海秀同志可首先说明“我是中国红十字会的代表,奉命将坦尼逊先生移交给你方”,同时问清对方姓名,再予移交。
       移交时估计美方可能问及其他问题,均应以“我是受命来移交坦尼逊先生的,其他问题因未受命不能奉告”,予以答复。
       移交情况请先电告。
       中央公安部政治保卫局
       一九五五年十二月九日
       这件档案是笔者在外交部档案馆解密档案中查阅到的最后一件相关档案。笔者在写作此文时查阅了此事前后的《新华月报》,没有找到新华社就坦尼逊出境一事编发的新闻消息。